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章 事实真相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第二十章事实真相

    “你说谎!”慕良莹脸色突然僵住,不可置信的扯了扯嘴角,往日和她交好的小姐不是被母亲以她身子不适为由给劝回了,而是根本不屑上门来看她。

    想到这个可能,她气得浑身颤抖,双手紧紧抓着床单,目光如剑,狠狠瞪着慕良莹,咬牙切齿道,“四妹,我知道你一直嫉恨我从前不把你介绍给她们认识,但是你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我是为你好!”

    “身份?我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份,我和姐姐都是安阳侯府庶小姐!”慕良叶拨了拨涂着鲜红豆蔻的手指,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看到慕良莹青白交错的脸,她心大好:“我和姐姐可是一直站在同等地位上的,你可以以庶女的身份和她们交好,我为什么不能?”她可是一直忘不了过去受压迫,唯唯诺诺,巴结讨好的日子,那时即使她表现再好,她这个二姐一直担心自己抢她风头,将她禁在侯府里,从来不带她参加上流的宴会。

    “住口!你是个什么身份?胆敢和我相提并论!”她最耻辱的便是这个庶女身份,偏偏这些不看眼色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她面前提起。

    “你的母亲四姨娘只是我娘身边的一个卑贱丫鬟,抬为了姨娘,当真以为能和我娘平起平坐了?别忘了,我娘背后还有苑妃还有宋家!”慕良莹一双眼狠狠盯着慕良叶,眸中充满凌厉的阴沉。

    慕良叶嘴角微微僵住,双手下意识的握紧,她恨极了眼前这个二小姐。当年宋氏为了对付正得宠的三姨娘,瞧重了母亲有几分姿色,便威逼利诱让母亲伺候安阳侯,最后被抬为了四姨娘。听母亲说,她原来在老家是有定亲的,原本打算存够银子赎身,回家过小日子,可是这一切都让宋氏给毁了。

    宋氏已经毁了她的母亲,她绝对不能让慕良莹毁了她的幸福。

    “二姐,这里可是安阳侯府,你娘和我娘都是侯府姨娘,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安阳侯府的家事断没有让外人插手的道理,刚才那番话以后可别再说了,你那是打了父亲的脸,今天四妹我听听就算了,要是让父亲听见了,可是会生气的。”慕良叶眸中带着鄙夷,高高的仰着头,没有了往日的怯懦,这样的她眉眼间流转着一股别样的风采。

    慕良莹脸色通红,恶狠狠的盯着慕良叶,眸中蕴藏着怒气,找不到泄的地方,便直接抄起手边的茶杯狠狠朝着对面掷了去。

    慕良叶利落的闪了一步,砰的一声,那个茶杯砸在了她的脚边,应声而裂。

    她脸色一冷,眸中闪过怒意,正色道:“二姐,四妹我可是说的真心话,你可别不领,毕竟现在二姐在帝都可是大有名气,父亲现在除了上朝可是哪里也不敢去了,他老人家现在正在气头上,如果不小心再惹恼了,恐怕二姐你的日子不好过!”

    “你滚,你给我滚!”慕良莹指着门口,眸中带着痛苦和愤恨,厉声呵道,“来人,将她给我撵出去!”

    外面的丫鬟听到叫声,片刻不敢懈怠,立刻进了房间,看到二小姐的怒气,也知道侯爷现在看重四小姐了,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犹疑,“四小姐,二小姐身子不适,您还是先离开吧。”

    慕良叶轻轻笑了笑,这些丫鬟以前可是根本没把她这个四小姐放在眼里,何曾对她这般尊敬过。

    她心极好,见慕良莹气的不轻,也算收获不小,便转身离去,走到门口之时,她脚步顿了一下,转头说道:“嫡庶有别,安阳侯府嫡小姐一直都是慕昭,二姐你以后还是看清自己的身份,别妄想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样会摔的很惨!”

    蓦然想到什么,她恍然大悟,捂嘴轻笑:“我倒是忘记了,二姐你已经很惨了,那些小姐们现在可是对二姐避如蛇蝎,都纷纷巴结大姐姐去了。”

    慕良叶走后,慕良莹起身,将屋里能摔的东西都摔了个干净。

    当宋芝兰端着热气腾腾的汤过来,看见屋里一片狼藉,脸色大变,紧张上前:“莹儿,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了你?还是她们没伺候好你?”

    屋里除了女儿再没有其他人,想到那些贱婢在她离开之时欺负她的宝贝女儿,她便一阵火大:“都给我滚进来!”

    门外的丫鬟原本心惊胆战,此刻听到叫唤,忙进去跪倒在地。

    其中一个丫鬟眼尖,为了避免惹祸上身,急忙将之前生的事告诉了宋芝兰,宋氏听完,脸色别提有多难看,原本以为经过上次警告,那个贱丫头能收敛一点,没想到她竟然敢挑这个时间上门示威。

    “莹儿,走,我们去秀兰园会会四姨娘,真是反了,一个贱丫头竟然胆敢在你面前如此放肆!”只不过仗着这几日侯爷歇在她那里,就敢如此不将她放在眼里,她这还没死呢,她的女儿竟然敢欺负她的宝贝!

    “不,我不去,她可恨,慕昭更可恨!”慕良莹想到慕良叶最后那句话,想到女儿宴上众人对慕昭的赞美,想到温玉绣那杯下毒的酒……她心中一把火烧了一起。

    “莹儿,你……”宋芝兰怔了怔,有些迟疑,她讨厌慕昭没错,但是以后有的办法除掉她,当前她们应该是去秀兰园。

    “娘,那杯酒本来温玉绣是敬给慕昭喝的,后来她不愿意喝,才被女儿喝了!”慕良莹终于无法忍受心中的屈辱,疯狂的喊出声,她拳头紧握,身子止不住的颤抖,“那是杯毒酒,慕昭肯定之前就知道了,所以才不愿喝,她就是故意陷害我的!”

    宋芝兰原本因侯爷对慕昭的偏袒,心里恨意萌生,此刻听到事实真相,那恨意如一粒种子,经过催化,瞬间心里了芽生了根。

    压不住心中的仇和恨,她扯住慕良莹的胳膊,拉她往外走,恶狠狠地道:“走,去云锦园,娘倒要看看她还如何抵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