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六章 神医风澜

作者:竺晓更新时间:
    第十六章神医风澜

    慕昭一走进门,便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恨意如冰冷的毒蛇缠绕在她身上,这毒辣的目光出自哪里,她当然知道。

    慕怀仁坐在上位,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女儿,那越肖似云锦的容颜让他心中升起一抹怜惜。

    “爹爹,你找我?”慕昭福了福身,垂恭顺站定。

    慕怀仁点点头,沉默了片刻,开口问道:“昨日在王府可有受到什么委屈?”

    慕昭身子一怔,不知道这句话是问她还是慕良莹。

    想了想,正打算回答,却听到宋芝兰尖声不满道:“她现在好好的站在这里,能有什么委屈,说不定心里还正得意着,可怜我的莹儿现在还昏迷不醒。”

    慕怀仁眉头皱了一下,眸光阴沉瞪着眼前疯狂作乱的女人,呵斥道:“胡说什么?昭儿可是莹儿的大姐,都是自家人,你说话用一下脑子!”

    “大姐?”宋芝兰呵呵笑道,眸中写满讽刺,她阴冷的盯着慕昭指责道:“她做大姐的怎么就不知道照顾一下妹妹,莹儿至今还躺在床上,外面是怎么传莹儿的,她知道吗?莹儿的清誉已经毁了,这辈子就完了!”

    慕昭抬看着宋芝兰,眸中闪了闪,溢满了委屈,急切辩解:“二妹出了这事我也很难过,可姨娘你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污蔑昭儿,昭儿母亲去的早,一直将姨娘尊为亲母,姨娘这话未免太伤昭儿的心了。”

    “我可只有莹儿一个女儿,当不起大小姐的娘!”宋芝兰冷笑,盯着慕昭的目光充满了嫌弃和厌恶。

    “宋氏,住口!”慕怀仁狠拍一下桌子,倏地站起身,胸膛起伏压抑着满腔的怒火,“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昭儿哪里得罪你了,你这么出口伤她!你的女儿是宝贝,我的昭儿就是根草,能让你这般随意侮辱?”

    “我只不过说她两句,你就受不住了,那我的莹儿受了这么大的伤害,你这个做爹的怎么不为她出头?”宋芝兰眼中充满怨恨,恶狠狠的盯着慕怀仁:“同样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可以这么偏心?是因为她是嫡女,我的女儿是庶女,还是因为她是你最心爱女人生的,所以你眼中只有她一个女儿?”她受够了这一切,这些年她伏低做小,表面上要对敌的女儿呵护备至,只为了讨他一个笑脸,可是直到今天她才现,不是她心爱的女人做什么都是错。

    宋氏的歇斯底里,慕昭看在眼中,心大好,慕良莹和慕怀仁是这个女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毁了,一个根本不屑她,这个打击可比杀了她还难受,只是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慕怀仁眸光闪了闪,心里生起了一点愧疚,毕竟这个女人替他掌家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良莹是她唯一的女儿,她这般也算有可原。

    慕昭如何不知她这位心软父亲的想法,就是因为他这样的反反复复,一个个姨娘抬回家里,她的母亲才会郁郁寡欢,最后被宋氏害死。

    “二姨娘,你怎么可以这般错怪爹爹?”慕昭不给慕怀仁反悔的时间,立刻站出来愤怒辩驳:“二妹是父亲的女儿,出了这事,父亲也难受,你这么一味的指责我和父亲,有没想过,二妹变成现在这样,姨娘和宫中的苑妃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如果不是你们为了面子,让二妹参加女儿宴,今天的祸事完全不会生!”

    没错!从一开始良莹如果没去女儿宴,这一切都不会生,慕怀仁脑海警醒,刚升起的那抹愧疚立刻消失的一干二净,剩下的只是对眼前女人的鄙夷和不喜,这个蠢女人掌家这么多年,还分不清大局,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欺君,女儿就是会在她手上,可恨的是她现在还不知悔改,诋毁他另外一个女儿。

    慕怀仁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他怎么就允许这样一个蠢货掌家这么多年?他不敢想象,她这样不择手段,以后还会给侯府带来多大的麻烦。

    想到这里,他一阵冷汗,看向宋芝兰更加的冰冷,“昭儿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你强求的后果,本来她好好的呆在家里,一切都不会生,你眼红世子妃的位置,硬要送你女儿去争,可曾想过你宠出来女儿的脾气,她得罪人都不知道,贵女那么多,哪一个不是有两把刷子,就你有个贵妃撑腰?你应该庆幸她现在只是昏迷,再这么展下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宋芝兰脸色一白,她的女儿昏迷不醒,闺誉已损,以后哪个高门会要她?这跟死了又有什么分别!可是他们都说这一切的祸是她。

    不,她没错,她只是想给女儿最好的,真正有错的是慕怀仁,是云锦,是慕昭……

    “侯爷,风澜公子求见!”屋外小厮高声禀报。

    风澜,厉王府的幕僚,医术高超,被誉为东临神医。

    “快请!”慕怀仁立刻吩咐,急忙往外走,经过宋芝兰跟前,他冷声警告:“给我安分点,再出岔子,你给我直接滚回宋家去。”

    宋芝兰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那无冷漠的背影,她的心仿佛被刀割一般,血肉模糊。

    “二姨娘,你可得坚强点,二妹现在还躺在床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她怎么活?”慕昭眼含笑意,劝慰道。

    宋芝兰看见那刺眼的笑容,双唇抖动,却一句话说不出来,胸口一阵气血上涌,身体一软,整个人晕阙了过去。

    汀兰园,慕良莹的闺房中,一袭红衣的风澜捏着手中的银线,银线的另外一端绑在了慕良莹的手上。

    “风公子,我女儿如何?”慕怀仁带着恭敬,小心翼翼道。

    “放心,没事,我开一副药吃上三天就醒了。”风澜语气冷漠,瞥了床上那脸色惨白如鬼的女子,眸中一抹厌恶闪过,想到今日来的目的,他皱眉道:“我给二小姐诊治,现她体内有一股虚火,二小姐清誉受损那件事恐怕是被人下了药。”

    慕怀仁心中早有猜测,此刻得到证实,心中不免一阵生气。

    “这个是方子,你拿好,我先走了。”风澜没理会慕怀仁的挽留,径直走了出去,这个地方他是一刻不想呆,想他翩翩公子,东临神医,竟然沦落到给庶女看诊,这传出去可是多损他高贵的形象。

    突然目光触到等候在外的女子,他嘴角划过一抹诡异,走到跟前道:“他说你欠他的人,可得还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