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绝处

作者:洛池更新时间:
    寒寂城内在三天三夜底朝天似的搜寻后,依旧是一无所获。

    寂和琳为此彻底震怒,不仅将骊音宫内的所有宫人拘入暴室审讯,还直接下令将与盛京城连通的周边十城一同封城,誓不寻到容瑛夫人不罢休。

    不知究竟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还是有人刻意为之。这不过一两日的光景,盛京城内上至门阀贵胄下至寻常百姓,近乎家家都传遍了寒寂城内丢了个娘娘的消息。

    而这一切,自然一早便传入了洛府之中。

    身着烟色衣袍的洛云垚轻抚着手中的白鸽,若有所思地倚坐院内围绕于箭竹林内的八角亭中。亭内正中所置的莲花铜炉上所架着的直颈曲把银壶中,烹着的正是其素日里最爱的西湖龙井。

    洛云垚心下微叹,眼下来势汹汹的局势对于日日嚷着西行的纾云来说着实很不乐观。

    失踪之事闹得如此满城风雨,莫说眼下出府出城,怕就连日后纾云归宫也成了难题。市井上已传出了各式各样难能入耳的流言,去诋毁那个他们素未谋面的帝王之妃。而清白遭到质疑的事,自古以来又哪是寻常女子心内能够承受的呢?

    望着眼前氤氲的水汽,洛云垚的脑海中不禁出现了那张香培玉琢的娇美面庞。

    其静若何,松生空谷

    其艳若何,霞映澄塘

    其神若何,月射寒江。

    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仪态风华,似乎用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去形容亦不为过。洛云垚想自己的那位表哥大抵是真的很爱宫内的那位俪贤妃,爱到竟连身边有着这样美好的女子都会选择忽略。

    想到此处洛云垚不禁自嘲一笑,继而瞬间恢复了眸光的清明。随即他取出了袖中的纤细的纸卷,仔细地塞入了白鸽爪上那小小的竹筒中,并将其放飞于空中。

    正当洛云垚回身落座欲净手倒茶之际,只见不远处玄姑姑绕过水榭石阶,步履匆匆而来。

    “少爷,情势不妙。大公主身侧的路将军正带着亲卫军入了司徒府,意欲一间间屋子搜过来。”

    “所有门阀皆是如此?”

    “大街小巷,挨家按户,门阀世家,皆是如此。”素日里甚为稳重的玄姑姑此刻亦透露出了颇为焦灼的神色,“如今他们已入了正厅,打算去往羽燕小姐的伶仃阁。估计再不到一炷香的功夫,那群人便要到往您这儿来了。”

    洛云垚忙忙熄了身侧炉中之火,并将炉架上的一壶热水倒于几步外的景观池中。

    “夫人现在在哪?还有馨儿呢?”

    “二人应该都在房中。”

    “好,我马上过去。”洛云垚利落地将手中的银壶摆放归位,转身便欲离开,“玄姑姑,一会你便在院门前做出极力阻拦之势便可。”

    “是。”

    玄姑姑不疑有他,领命告退。

    当洛云垚微微气喘地赶至纾云房内时,只见她头梳双螺髻,身着府内的束腰侍女裙,整个人闲适地靠在软榻上,正端着小圆绣架悉心地缝着一件婴孩所穿的金色肚兜。而侍女馨儿便位于其身侧,手执长毛羽扇替她微微扇着风。

    “洛公子,你怎么来了?是已替我备好车马可以出发了吗?”

    “馨儿,快将衣服脱了!”洛云垚进屋之后根本来不及回答纾云的问题,便一把将她从榻拉起并往床边带去,“你,跟着我过来。”

    纾云一时慌了,忙忙想甩开他的手,却发现一时间竟怎样都逃不出他的桎梏。

    “洛云垚,你这是在做什么!你别耍流氓!”

    “路翼成来了。”洛云垚不费吹灰之力地将纾云抱起放在床上,继而俯身凝视着她道,“听我的,保命要紧。”

    眼下二人在床笫间的姿势暧昧如斯,若放在平日纾云早已大骂登徒子。但在听到路翼成名字的那一刹那,周遭的空气恍若瞬间凝固,心底那深深的恐惧再度袭来。

    洛云垚利索地掀开被褥,挪开床头的丝质屏风,轻移位于内侧床角的机关,随即床板间竟缓缓开出了一条能予一人钻过的长缝。

    “千万不要出声。”洛云垚一把抱起纾云,继而将其放置于床板下的隐蔽的黑暗空间中,“一会就好,相信我。”

    正当洛云垚意欲回身阖上床板之际,纾云忽然紧紧地拽住了他宽大的袖角,素白着一张脸泪盈于睫地嗫嗫声道,“我怕。”

    “放心,有我在。”

    情知难舍弃,何似莫分飞。

    望着身下那张梨花带雨的美丽脸庞,刹那间洛云垚竟情不自禁地躬下身来轻吻了一下她那皓若凝脂的额头。

    不远处恍若传来了玄姑姑极力阻拦之声,听闻此音洛云垚不再迟疑,亦来不及去看纾云的表情,便忙忙按下机关阖上床板,极为迅速地铺平被褥,继而招手示意身上褪得只剩肚兜亵裤的馨儿赶紧躺过来。

    于是当路翼成神色不耐地推开房门时,见到的便是一幅极为香艳美妙的场景。

    丝质的纱窗微微地敞了一条细缝,使得室内青色的纱缦随风轻拂,香炉中焚着的百合花香沁人心脾,更显室内氛围暧昧异常。洛云垚精贵的外袍被随意地丢在床下的青石砖上,玉树临风的他此刻更是上衣尽褪,精壮的上身一览无余。而承欢于他身下的女子更已是呻吟连连、衣不蔽体,形态风流百媚。

    “什么人?滚出去!”

    洛云垚一手扯过不远处的锦被将女子的身躯与面容一齐遮掩,随即捡起了自己的外袍随意的披在了身上。

    路翼成眉梢一挑,轻笑抱拳道,“哟,洛公子好兴致啊。”

    “哦?原是路大人!”洛云垚瞬间褪去了不耐的神色,继而倚着身侧的盆景案几似笑非笑道,“不知大人如何匆匆而来,所为何事?”

    “想必宫内容瑛夫人失踪之事公子亦略有耳闻。”路翼成打量着内室四周不紧不慢道,“今日在下奉大公主之令搜查全城,由此还请公子恕在下无礼了!”

    “原是如此。大人例行公事,我自然是要配合。我的院落就这么大,你随便寻看着便是……”说至此处,洛云垚忽然俯身靠至路翼成耳侧压低声道,“只是还望大人莫要惊着我床上的小美人儿!”

    “在下明白。”

    望着眼前翩翩佳公子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表面恭敬的路翼成心下冷哼。平日里还曾听闻司徒家的这位三公子是位清高出尘的儒人雅士,素日里偏爱寄情于烹茶论道、吟诗作画。如今看来,大抵也只是徒有其表之徒。门阀世家的公子又如何?不过也是泛于俗世的声色犬马。

    于是在得到洛云垚默许后,路翼成便细致地四周搜寻了起来。

    一圈走完,各处翻看,确是不见有何异常之处。正当路翼成欲回身离去时,却忽然扫到了软榻上的肚兜绣架。他随意地踱步上前,却不想走近一看,只觉着这歪扭的绣工何其眼熟。

    那不正是纾云在骊音宫里平日间最爱摆弄的玩意!

    火光电石间他忽而有了一个极为可怕的猜想,为了即刻验证自己的想法,他顾不上身后洛云垚的追喊,大步流星便走到床榻前,一把掀起了瑟缩于床榻间的女子得以蔽体的碧色锦被。

    馨儿的尖叫声顿时响彻了整个院落。

    “路大人,你在做什么!”洛云垚匆忙上前,怜香惜玉般地将馨儿揽至怀中盖好锦被,“你吓着她了!”

    “多有冒犯,还望公子海涵……”眼见洛云垚的愠怒之情溢于言表,此刻老谋深算的路翼成也有几分手足无措,“在下还有要事在身,今日便先行告辞了,改日再向公子好好赔罪。”

    洛云垚头也不抬地淡漠声道,“恕不相送!”

    黄昏临近,护国公主的亲卫军已仔细地搜查过府内的每一院落房间,均是毫无异常。而路翼成在颇为窘迫地踏出洛云垚的房间后,心下还是觉着有几分莫名的古怪。他缓步前行,极力想在脑海中拼凑些什么,可却想不出一些所以然来。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的光景,当玄姑姑通传到亲卫军已全部离开府内,一直坐在榻上的洛云垚才放心地让馨儿穿起衣服与玄姑姑一同离开房内。

    当他再次急迫地打开床头的机关时,不想却只见纾云竟已在床下密闭的小空间内安然入睡。

    洛云垚一时微怔,复而哭笑不得,只好小心翼翼地俯身将她从床榻下捞了上来。睡梦中的纾云亦感受到了这份细微的动静,随之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

    “人都走了,你也可以起来了。”

    “嗯?啊……”纾云微眯着睁开了眼,却在看到眼前只着寸缕的男子后大惊失色,“你怎么又耍流氓?还不快将衣裳穿起来!”

    “若我不去扮个风流之徒,又有谁能来救你?”洛云垚不以为意地轻笑一声,继而慢悠悠地穿起了里衣,“不过话说我倒也是佩服你,在这种情况下竟还能睡得着,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哎,都怪你的沉香木床太好闻了!且你又叮嘱我千万别动,我又有些困,于是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纾云恢复了神志的清明,于是刻意地对刚才情切之际洛云垚对自己的俯身一吻避而不谈,可她却到底无法忽略自己被他那柔软的嘴唇触碰过的肌肤此刻仿佛正火辣辣地发烫。从前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会容许这样的情形发生,明明她甚至还不曾和泽修有过这样的经历……

    想至此处,纾云不禁羞红了芙面,于是她忙忙佯装缕着发髻随之将目光无意地望向别处。她心乱如麻,寻思着要赶紧越过洛云垚跳下床去,尽快摆脱掉眼下这个暧昧异常的环境。

    主意自是极好的,却不想双腿在站起的那一刹那竟忽而一麻!

    于是下一秒,她便以更为窘迫的形态扑倒在了洛云垚的身上,整个玲珑有致的身躯都紧紧地贴上了其微敞着的温热胸膛。

    黄昏渐去,暮霭深沉。窗外的天色一寸寸地灰暗下来,室内却未曾点上一盏灯。两颗通通直跳的心脏隔着胸腔第一次感受到了彼此的存在,两对仓惶的瞳孔对望,须臾间却使他们心内最为恐惧且抵触的情感破茧而出。

    此刻洛云垚的眼底蕴满了旖旎温柔,犹如破去寒冬的一泓春水,猛然撼动到了纾云的心。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错了,便错了吧。

    一辈子能有这么一瞬,一切似乎也算不枉。

    脑海中源于道德的最后一道束缚彻然崩塌,继而洛云垚徐徐扬起脸来轻吻住了纾云那微微发颤的秀美樱唇。

    水遥山远谩相思。他不曾想过,她的味道竟然如此美好。甜美而又温软,让他怎么尝都不觉得够。他的理智似乎已渐渐泯灭,只能下意识的、像是溺水之人想要游上岸一般本能地想去索取更多……

    却不想等来的竟是下一瞬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啪!”

    花容失色的纾云大抵是用尽了所有勇气才打下了这一巴掌。

    她的心跳加速,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她不得不承认,在与洛云垚短暂的相处下自己也感受到了心内有了一些前所未有的改变,甚至曾荒唐地想过自己若未嫁于泽修,又会不会和他有着几分可能?

    明明忍不住去思虑,可心内却是那样害怕且抵触着这样的想法。

    她原是为了保全自身清白才历尽千辛地逃出了寒寂城,可真真出了皇宫后她又做出了什么事?纵使他人有着百般好,可自已终究已经嫁过人了,又怎能容许事情竟发展到了今日这个地步!

    “从前,我还觉着你和别人有些许不同。却不想你和其他人终是一样的……”咬牙切齿间,纾云一双美目已然泪眼朦胧,可她的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决道,“我要走,今夜便走!若你不答应,那我今日便死在你这里也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