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燃眉

作者:洛池更新时间:
    而今贤玥的情形并不好。

    因着素体忧郁,孕后情志内伤,肝失条达,气性不畅,而生郁滞。气滞轻则使得血行受阻,胞脉不通,遂致小腹疼痛,重则易血下养胎,诱发最为凶险的小产之兆。

    可现如今,成日在御医局大肆烹药不免令人起疑。

    于是蝶盼思量再三,还是决定用以药膳供其调养体息。用药疗效虽快,可毕竟是药三分毒,对母体多少犹有些损伤,且用以药膳虽效果稍缓,但却不失为无损母子元气的稳妥方式。

    由此随后整整一个下午,蝶盼便独自一人端坐于偏殿之中,长长短短地写下了数十页的药膳良方,供得今后斓秀宫的小厨房为贤玥烹调。尔后直至黄昏时分她方才停笔而止,并对汐岚花茵二人再三叮嘱过后才翩然别去。

    自始至终,贤玥并未单独与她说上什么话,更不曾提及泽珉半句。

    可慕容蝶盼的言行举止却处处戳入了她的心坎之中,其气质清雅,雍容有度,举手投足皆是利落敏捷的大家之风,竟让自己思索良久亦寻不出一丝错处!

    泽珉能遇此佳人相伴,亦是他自己的福分了。

    可这一切,终是要建立在泽修安平归来的前提下……

    夜晚终是横扫了些许白日里的燥热,晚膳过后天色渐黯,于是花茵替贤玥置一紫竹躺椅于中庭处小池旁,供她稍而吹吹风乘凉。

    微风如许,躺在摇椅之中的贤玥轻闭双眼,可一双玉手却不曾离了自己的小腹。

    她到底不曾想到今日的情形竟如此严峻,若真有了什么闪失后果连她自己亦不敢想象,眼下腹中的这个小小的胎儿,终成了她所有等待与坚持下去的勇气。

    身后忽而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贤玥犹阖着双眸,以为大抵是花茵替她取来了羊绒薄毯。果然不过须臾,触之绵软的薄毯便被人悉心地盖在了身上。

    “今日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为何却不唤人来寻我……”

    姜璃的声音犹是封存在脑海中那般低而柔,可其深邃的双眸之中,却蕴着难掩的失落之意。

    贤玥睁开双眸,秀眉微挑,神思骤然苏醒。

    只见此刻的姜璃穿着一袭并不甚合身的藏青色如意节内侍服,中灰色巧士冠戴在他那张俊美出尘的面上,竟令人有着说不出的怪异别扭之感。

    随之他缓缓俯身靠近了神色迷蒙的贤玥,而贤玥随即近乎是下意识地便抬手抚上了他那温润如玉的面庞,继而轻拉位于其颔角的细长丝带,替他小心地摘下了略为笨拙的巧士冠。

    “姜璃哥哥,我并不喜欢见你穿戴成这般……”

    月色初登,其光甚为星点微芒,恰如此刻贤玥那朦胧似水的清澈眸光。

    荷塘月色之畔,姜璃沉醉于这一瞬竟能感受到身下佳人如蕴幽兰的鼻息,且在她澄莹的双眸之中亦能真切望见自己的身影。

    他不知有多希望时光能在这一刻永久停驻。于是尔后话一出口,声色竟是又柔下三分。

    “小玥,今日你为何不来找我?”

    “我……”贤玥如梦初醒,一时语塞,随即便慌乱地半推开了位于她身前的姜璃,“我听汐岚说了,彼时你不是正在蝶盼那里。”

    “蝶盼曾是我在外求学医术时的小师妹,今日她寻我过去,不过相互商议着该如何改善晋德太妃近日的药膳。”姜璃眼见此刻贤玥情态骤然疏离,心内不免钝然一痛,“悦岚或许怕我吃心,便说她在去风清楼之前曾去御医局寻过我。可她却不知道我曾和我的药童小董交代过,若有斓秀宫的人寻来,不论我身在何处,都要第一时间前来告知于我……”

    贤玥轻绾着如丝鬓发,浅笑莞尔道,“从小到大,我身旁最为心细之人便当数悦岚,却不想她终是败在了你的手上!”

    眼前此刻身前之人形态随意,恍若对自己先前所叙之事分毫不以为意。

    姜璃心下一紧,继而不禁神色落寞道,“小玥,你是不再信任于我了吗?”

    “如今外界战事不得知晓,但在寒寂城中,我最担心的犹是今后你会因着我而受到牵连与伤害。”贤玥苦笑一声,随即徐徐地别过脸去,尽可能地不让姜璃看见其眼底的幽深的哀凉,“还有一个月,或许并不用一个月,我的肚子便彻底瞒不住众目睽睽的双眼。我不知自己究竟该如何与寂和琳抗争,但我却知道我一点也不想你有事……”

    微风稍许,月色满园。

    不远处后殿檐角下整齐垂着的八角铜铃宫灯犹静静地散发着明净的光亮,无尽的苍穹之下一片静谧,此刻恍若天地间唯剩下他们二人。

    姜璃心内感慨万分,一时间有太多情绪正向上翻涌。

    如果那年没有互生变故,或许而今他犹然锦衣玉食,两耳不闻窗外事,坦然地享受着万人簇拥的生活。

    他并未不曾努力过,可惜万事终无转寰,一切终已成了过往。

    眼下于他而言,只要能好好守护着眼前这令自己多年来魂牵梦萦的女子,便已心愿足矣。

    “小玥,人生路茫茫,艰险何以令人所惧。无论如何,一切我都甘愿承担。”

    丽质仙娥生月殿,贤玥终是在不觉间红了眼眶,继而略为语无伦次的呢喃道,“为什么……你明知道我已为人妇,并且有孕在身,还要来对我这般好?”

    “因为这世上,我唯独想对你好!”

    其音断然,如撼天地。姜璃一双如琥珀般光华璀璨的双眸中蕴满了深情,怕是这世间所有的女子此刻望之其情,亦难能不为之感怀万分。

    四目对望,贤玥怔然良久,一时难言其它。

    正当此刻,后殿之门忽而被人吱呀声推开。二人皆是迅速回身望去,却只见汐岚那一张气喘吁吁且面色惨白的脸。

    记忆之中,贤玥似乎从未见过汐岚如此慌乱的神色,于是她忙忙直起身来,随之眉目肃然地沉下声道,“悦岚,发生了什么事?”

    “小姐,小姐出大事了!”汐岚虽仍断断续续地说着,可眼泪却已止不住地淌了下来,“宁王殿下方才自宣德门处扮成御膳房采购的内官入宫,恰巧被大公主的亲信路翼成认出来了!”

    贤玥的心内顿时犹若被细绳紧拧,近乎要喘不过来气一般。而今寂和琳已然严明寒寂城内皇室亲眷一律不得自由进出,可今日泽珉的作为,却恰巧成了忤逆于她旨意的第一人。她真的想象这位素来淡薄血脉情谊的护国长公主将如何处置这个素来与她并不亲近的弟弟?

    “然后呢?然后如何了?”

    话一出口,贤玥这才惊觉自己连声音竟亦哑上了三分。

    汐岚重重地用袖角拭着泪,继而神色伤怀道,“如今那爪牙已把殿下带至光明殿处,正等待着大公主前来处置。”

    贤玥眉心紧蹙,随即下意识地抚着小腹站起身来。

    “帮我更衣,我要去光明殿。”

    正当贤玥打算向殿内迈出步伐,姜璃温热而宽大的手掌忽而轻握住了她的手腕,“小玥,你并此刻的身子不宜出行……”

    “你在说些什么?”贤玥凝眸回身,形态翩若轻云出岫,而眼底却布满果决之意,“泽珉可是我的弟弟,我怎么能束手旁观?”

    “小玥,可你也在拿自己与孩子的性命在赌……”

    “若换做是你,我亦会如此。”

    贤玥向着姜璃淡然一笑,刹那间天上绚烂的星光仿佛都尽数倒映在了她那双惊世的美眸之中。随即她毅然地转过了身,并轻轻地挣脱开了他的手。

    汐岚等人诚然不甚情愿,但却犹是按贤玥的吩咐替她梳妆更衣,并备替她备好了出行的銮轿。

    可正当一身华贵宫装加身且妆容精致的贤玥欲踏出斓秀宫门之际,一顶熟悉的朱雀金顶銮轿忽而稳稳地停在了殿门之前。

    还未待贤玥回神之际,犹是白日里一身装束的纾云已被如菁妥帖地扶下了銮轿。

    纾云的动作敏捷了当,她示意宫门里外的所有宫人一律倒退十步。随即她便迈步至贤玥身侧,并靠近了其耳畔郑重道,“妹妹,今日这一趟,我替你去。”

    贤玥唇若朱丹,齿如编贝,闻言蹙眉摇着头轻声道,“姐姐,这如何使得!到底他是我的弟弟,今日他闯下的祸,自是该由我去补过!”

    “如今你我之间何须见外?他既是你的弟弟,那在我心内便早已类同于自己的弟弟了。”纾云眸若秋水,神色坦然,随之徐徐抬手轻拥住了贤玥,“且我并不仅看在你的份上,我亦是替泽修着想,我与他这些年来没有爱情亦有一份亲情在,我并不想他心爱的女人和孩儿有事……”

    融融宫灯照明廊,闻言如斯,贤玥霎时便红了眼眶。

    “姐姐,可我也不想你置身于危险之中!”

    纾云丰神冶丽,清喉娇啭道,“你要相信我,我是有法子的。方才来之前我已唤人将寂和琳挟制宁王殿下的事情唤人在宫内传开。寂和琳就算心比天高欲做女帝,亦不能不顾宫内悠悠之口非议,他日被按上个戕害手足这般不光彩的罪名。”

    “可我还是不放心,此计虽可缓一时之急,可来日若被寂和琳得知,不免要遭其怨恨!”

    “好了,别说了。”纾云莞尔一笑,轻拍了拍贤玥纤瘦的肩膀,随即缓缓倒退着向宫门外走去,并用宫内外众人皆能听见的声音朗朗道,“妹妹,今日我的小竹篮落在了你这里……你要记得帮我收好,我明日便来你这儿取!”

    情知难舍弃,何似莫分飞。望着朱雀金顶銮轿缓缓抬起离去,犹伫于宫门前的贤玥终而泪如雨下,无语凝噎。

    她知道纾云口中那个小竹篮。

    那是纾云特意为她而学的女红,小小的竹篮之中,皆是纾云为自己那犹未出世的孩儿所缝制的衣裳。

    这份情,不知自何时起竟便得这般深沉。

    纾云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百般信任、关怀与无悔付出,到底不知何时才能得以点滴相还而清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