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摊牌

作者:洛池更新时间:
    一室静谧。

    殿内置于正中的鎏金蟠龙祥云火盆中炭火正浓,熟悉的沉水木香一如所料地斥满着诺大的太极殿。

    贤玥轻吸了口气,继而唇畔一扬,缓缓走至寂泽修那雕满莽龙纹样的黄花梨木桌案。

    “陛下,好久不见。”

    寂泽修一身正紫色的银丝云纹锦袍,在殿内明晃晃的长灯照射中,更衬得他身形高硕、华美俊朗。只见他徐徐地放下手中的赭色奏折,继而抬首轻揉眉心,眼神倦怠地望着眼前已换了一袭繁复宫装前来的贤玥。

    “什么事?”

    “我猜你不会不知道,昔年阮瑾熙与炙凤王子的情事。”

    窗外新月皎洁,殿内暗香萦绕。寂泽修骤然回首望向了身后端丽冠绝的佳人,刹那间四目相交,岁月仿佛若流水般倒逝,瞬间穿透了慢慢光阴。

    “嗯,那又如何?”

    “放过阮瑾熙吧,”贤玥径自走至案前,纤柔的玉手轻触于花纹繁复的桌角。“你知道的,她本就不该属于这里。心如死灰地被寒寂城囚了这些年,不是不可怜……”

    寂泽修一怔,似乎有些出乎预料地轻笑出声道,“朕为什么要答应?”

    “为什么?”贤玥似乎亦觉得有些好笑,继而慢慢地垂下了一双美眸,“其一,阮瑾熙是越昭媛的亲姐姐,如今你如此心仪于越昭媛,给她个面子自然不算难事;其二,如今虽时境变迁,可你应当还未忘记,当年若非她在骊音宫中滴水不进,先帝亦不会忽而罢手,从而成全了昔日中的你我。于我而言,即便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亦不足为过。”

    “你的记性到一直这样好……”寂泽修平静地收回目光,似乎未有丝毫动容,只是淡淡转身道,“可她到底还是寿康宫的贵太妃,也是如今阮氏门阀的权力象征。如此草率行事,他们必然会起疑闹事。”

    “权力象征?”贤玥顾盼生辉,莞尔一笑道,“只要你想,你亦可以把你的越昭媛扶上那个位置。”

    寂泽修的身影萧萧冷寂,“即便是中宫之位?”

    贤玥似笑非笑,一时不予作答,只是略微出神地望向了秀腕中成婚那日寂泽修亲手替她戴上的一双皓若凝脂般的羊脂白玉镯,指尖轻触即暖容。

    “我刚认识阮瑾熙的时候,她八岁。我记得那日是花神节,哥哥偷偷地拿去了母亲给我新制的芸豆香囊送给阮瑾仪,我很伤心,却也不知该如何言语。那时阮瑾熙见了,竟把她那比我原先那枚还好看上许多的新香囊赠予了我。那时我便觉着这个人人夸赞的阮家姐姐不仅人美,心地也是那样好。约莫谁也不会料到,脾气一向最为温驯的她十五岁那年竟会为了与心上人私奔而离府出逃……你我并非无法想象,这些年来她过得并不好,若我是她,大抵断断难以撑到今日。然而事到如今,阮瑾熙的命运完全掌握在你的手里,为什么你就不能帮她一把?她才二十二岁,人生亦可重新来过,你为何不让能她好好地再活一次?”

    贤玥不知为何嘴上分明说着瑾熙,心里竟渐渐描绘出了自己凄清的身影。她佯装不经意地回过身去,担心被寂泽修看出她的异样,哪怕一分一毫。

    “好好地再活一次……”寂泽修垂首默念道,“若是可以,你可想再活一次?”

    “陛下问出这话,可真是贻笑大方了。”

    寂泽修的眸中漆黑一片,似已不欲再言,“夜深了,你回去吧。”

    “泽修,炙凤老王近年来身体日下,而炙凤这几年来内政亦是动荡不安。那凤云霆虽非嫡氏、亦非长子,可近些年来却因炙凤王世子的意外离世而在朝中颇受拥戴,并已在不久前代行监国。你并非不知,这三五年内,他很可能就成为那漠河以北的炙凤新王。近些年来天公不佑,帝国连受天灾,虽不至以动摇国本,可到底也是暗伤元气。而那远在北上的炙凤呢?这三两年来却出乎预料地风调匀顺,收成大增。泽修,没有人是不贪婪的,也没有人想永远甘为附属……你怎知他们在日日富庶后会依旧臣服帝国而不起二心?太平了数十年的边境就真的不会再起战火?”

    殿内烛火依旧通明如炬,可恍惚间却似乎有些黯淡的光影笼罩了下来,蕴含着些许晦暗不明的危险气息。寂泽修眼若寒湖深寂,方才的些许倦色早已殆尽,而是神色冰冷地望着眼前毫无怯色的贤玥。

    贤玥从前多怕他和寂泽修会走到这一天,而如今,她却不得不去面对眼前的这一切。深吸了口气后,她隐于袖中的双拳悄而握起,复而缓缓开口道,“前朝日日上书立后之事我亦有所闻,如今我自然明白这个位置你并非属意于我,我亦不欲你为难,若今日你能应我所求,他日纳兰家与沐家对你立后之选都不会再有异议。世家一心,你的立后大事,自然水到渠成。”

    寂泽修终而有些始料未及地望向贤玥,却不想她的神色顾盼间竟难能温柔起来,犹如昔日时望着他时那眸含秋水的楚楚模样。

    沉静如水的声音再次从身侧传来,“就算作我们对她先前的报答,好不好?”

    寂泽修一时并未回应。

    贤玥也不急,就那样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寂泽修,她已不知多久没像这样这样好好地看过他了,而今后这样的机会,想必也是屈指可数……

    此番之事,他终是渔翁得利。炙凤那头且不细谈,不日得以册立阮瑾仪为后,倒也不枉他与朝中众臣抗争良久。

    寂泽修良久抬首回望于一脸平静的贤玥,终而沉沉开口答道,“好。”

    贤玥隐隐悬着的一颗心终究重重地落了下去,只是一时心中亦道不明究竟是喜是悲。

    迈过重重的凭栏挂落,就在内侍恭敬地阖上五丈殿门的那刻,贤玥忽而没来由地双腿一软,幸得守在殿门外的悦岚眼疾手快,忙忙倾身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她。

    汐岚一声惊呼,连忙上前握住贤玥彻骨冰凉的双手,“小姐,你还好吗?”

    映着明廊内延绵的长生宫灯,虽是极美的韶颜,却有着无法掩去的苍白。面对着一语不发的贤玥,汐岚与悦岚面面相觑,却不敢出口多言,只能慢慢地将其扶去銮轿前。

    贤玥眸中酸涩,可却始终没有半滴泪水落下。当被搀扶至銮车的那刻,一直恍若魂不守舍的她终而开口向铜车外候着的刘真开口道,“先不回宫,去趟韵琴斋。”

    韵琴斋中丝竹清冷,再不似当年繁华时。

    “都别跟着,容我一人走走。”

    月凉如水,星子皎洁。

    贤玥披着的白狐锦貂的毛尖扫过地上细碎的灰尘,掀起不易察觉的细小尘埃,她径自提起织锦厚重的裙摆,略微迟缓地一步步向前走着。明明已事如所愿,她也确为瑾熙而欣喜,可为何心底却如此难受……

    她恼极了此刻自己的脆弱,可却无法遏制分毫。仿佛刚才那一刻,就在寂泽修答应她的那一刻,有什么一直紧握手中的东西彻底于掌心流逝,犹如白云苍狗,再不回头。

    千百年后与他一共载入史册的正妻,终究是别人。

    贤玥真的想不明白,曾以为就算身处宫中亦能相伴白头的彼此,关系为何会沦落至今日?相互猜忌、防备、甚至要挟,就连多说一句话都要思量得那样辛苦!

    上天厚她,当年曾让寂泽修付诸一切带她走出水火;可上天亦是薄她,生生将她从短暂的美梦中彻底拉入冰窟……

    说没有不甘心那定是假的。昔日武帝为祖姑母明裕皇后,有如废除后宫而专宠之。贤玥并未想过寂泽修要全然似这般待她,但亦至少不是如今这般两两相忌的模样……

    或许从一开始就不曾拥有,她倒会比现在好过许多。

    “妹妹,你怎么在这里?”

    熟悉的清透婉转之声自身侧不远处响起,贤玥仿佛有些难以置信般地循声回首,不想竟真在此处遇上了纾云。只见纾云手抱缦幛罩着的梨木长筝,着了一身色泽明丽的芙蓉色扶柳宫装,玉颜雅致,窈窕无双。一头乌黑细软的发丝翩垂于细软腰间,青丝绾风流别致的飞云髻,项上犹挂着玲珑剔透的翡翠串珠,明艳照人,莫可逼视。

    “姐姐,我……”

    话一出口,贤玥这才惊觉喉头肿胀,声音亦有些发哑。

    檐下的麒麟八角轻纱宫灯随风微微摇曳,望之贤玥眼圈发红,纤瘦的身形犹如受惊的小动物一般瑟瑟打颤,纾云忙忙放下手中的长筝,几步迈下青玉石阶心疼道,“妹妹,你可是受了什么委屈?快同姐姐说,姐姐这就去帮你出气!”

    “我刚从太极殿中出来,”贤玥稍顿了顿,抬眸便对上了纾云关切的目光,“约莫过不了过久,阮瑾仪就要封后了。”

    纾云花颜失色,惊呼一声,犹是一副难能置信的模样。

    “什么,寂泽修竟真不属意于你?这当真是太匪夷所思了,且那阮瑾仪庶女出身,这宫入的亦是名不正而言不顺,我就不信那朝中一众老臣能依着他胡闹!”

    贤玥面色从容,似是已不以为意道,“姐姐,我诺了他,日后纳兰家与沐家对此绝无异议。”

    闻言至此,纾云怔然,自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过了良久,她才稍而缓过神来,继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天资聪颖犹如贤玥,如今做出了这般决定,自是亦有着难能道尽的缘由吧。

    “妹妹,先前一直不忍问你,你们先前如此情投意合、难舍难分,他甚至愿为了你在众目睽睽下长跪三日不眠不休。可如今这一切连我这个局外人亦当真是看不懂了,你们到底是怎么了……”

    自与纾云渐而交好过后,这几个月来,贤玥并非不知纾云对自己情真意切地关怀,她亦能感受到纾云性子中的纯粹真挚。

    “我不知道,姐姐,我觉着自己愚蠢透了,当真是一无所知。自母后离世过后,他便没来由与我起了嫌隙,到如今连话亦不愿多言须臾了。”过往种种恍若流水般倒逝,言至此处贤玥胸口发紧,终是抬手轻捧住脸,继而哽咽声道,“起初他新宠连连,我是想相信他的,我总想着他亦或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可不想到最后他竟将我哥哥未过门的夫人也夺了去。或许从那时起便是我一厢情愿,他已是九五至尊,天下苍生尽握手中,又能有什么真正的难言之隐呢?”

    “妹妹,你别难受了。都怪我,方才问的那些话惹你伤心了。过去的事便让它们都过去了,日后无论这寒寂城中谁主沉浮,咱们都在一块好好过。我就不信有我在一日,有谁还能真真给咱们一丁点儿委屈受?”

    纾云上前一步,心疼地拥住了梨花带雨、禅露秋枝的贤玥,并抬手轻抚着她犹带幽香的柔软发顶。

    贤玥此刻的委屈,她想当年的自己大抵也曾多少感受过吧。

    但贤玥到底同自己不一样,寂泽修昔日里对她那情真意切、仿佛世上只她一人的感情又怎会有假?纾云虽然嘴上未曾言明,但心内却隐隐笃定着他们二人此刻未解开的误会他日终会守得云开,且他们亦会有重修旧好的一日。

    时至今日,她并不嫉妒亦不羡慕,甚至真切地希望这一天早早到来。

    毕竟在这向来孤独凄冷的世上,这是难能曾给过自己温暖的两个人了。

    只是自己这一生的好时光,终究是不会再有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