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重逢

作者:洛池更新时间:
    阮瑾熙原以为再也不会遇见云霆了。

    那是几个月后的上元佳节,寒寂城中灯火通明。

    璧朝的门阀贵族皆携着如花美眷,盛装与皇室贵胄一同出席盛宴。

    庆霄园内环肥燕瘦的妙龄的世家小姐对着天上的一轮明月围坐成了一片,而瑾熙坐落其中,自然也是众星捧月。

    “许久不见,阮姐姐竟又美了这样多,让我们瞧着如何不自形渐惭!”

    “那纳兰家的玥妹妹亦是稀奇,少时也曾与我们来往的,如今却再难一见了……”

    “她堂妹韵诗不也是个脾气怪的,我和纳兰家的女儿可处不来!”

    “莲妆姐姐,我怎瞧着对面的二皇子总是在看你?”

    “那可不是,莲妆姐姐这般的天姿国色,日后自然是要做皇子妃的。”

    ……

    莺燕声不绝于耳,瑾熙悄然坐得离她们远了些。一向很是喜欢她的洛家小妹妹羽燕倒是眼尖,也跟着挪至瑾熙身边,“阮姐姐,前些日子听母亲说你身子不适,可是在府中歇了好些时日,如今应都已大好了吧?”

    瑾熙眉目舒展,对着春半桃花的羽燕莞尔一笑,“有你关心,我自然好多了呀!”

    一旁桃红复裙的沐莲妆眉梢轻挑,不动声色地接过这头的话茬,“幸好只是病了一场,起初我还听说你是被东郭余孽给掳了去,可把我们姐妹担心了好几日呢!”

    世家小姐们闻言顿时噤声一片,大气不敢出地望向神色略带仓皇阮瑾熙。

    正当莲妆过了这把得意劲儿,想启声转个话题时,一阵伶俐的女声骤然从不远处传来,“看来沐大小姐耳旁刮得风还真是不少呢,可有哪阵风告诉你何时才能如愿以偿地嫁于四殿下,彻底地实现你的皇子妃梦?”

    众人循声望去,原是康慈翁主的孙女、礼部崔尚书的长女纾云一袭碧色华服翩然而至。而在一旁挽着她的蓝衣少女,正是当朝六公主寂泠霜。

    莲妆虽是怒极,此刻却也只能朝着纾云那头,恭敬地向六公主请安。

    瑾熙对纾云浅浅地报以一笑,继而起身缓缓离开。

    明明只是一群十四五岁的贵族少女,却已这般勾心斗角,说起话来竟半点不饶人,听着真是觉得怪烦的……

    瑾熙四处打探,却见自己妹妹瑾仪早已跑到了太师府长公子的那桌,与其猜酒划拳。她黯然地笑笑转身,有时候倒也羡慕这个妹妹,从小便有了喜欢的人,还能与之寸步不离。

    瑾熙招手唤来南影,让她和自己那应酬繁忙难以抽身的父母通报一声,自己身体不适先行回府了。

    于是瑾熙便在开宴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坐上了回程的车鸾。

    出了寒寂城,一路上街边亦是灯火阑珊、热闹非凡。

    瑾熙掀开车帘望着繁华的盛京夜景,忽然间不知想到了什么,便忙忙让素锦唤车夫停车。

    素锦小心地将瑾熙搀下车,继而替她围上了厚厚的狐皮披风,并唤着车夫一众在街尾的长桥边守候。

    城北的老街上十分热闹,街上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孩童们兴奋地举着俏丽的花灯。各种商贩小铺沿着老街摆了整整一长条,如此望着竟让人觉得恍若无边。

    望着满眼的红粉艳绿,瑾熙却又不自觉地想起碧峦山上那抹灰青色的身影,心下顿时一片黯然。

    也不知他现在会在做些什么……

    瑾熙唇畔牵起一抹淡淡的笑,可那笑容到底太过淡薄,不过一瞬,便消逝地骤然无影。

    远处的寒寂城中忽然扬起了大片大片的璀璨烟火,姹紫嫣红,缤纷如潮,光耀万千。街边的行走的百姓无一不驻足叹声观望,暗羡那一墙之内的奢丽华美。

    街边有几个七八岁卖花灯的孩童,远远便望见瑾熙衣着不凡,想着定是有钱人家的官小姐,此刻便有一个撞起胆迈上前询其要不要买花灯。

    瑾熙望着眼前女童略带怯懦的笑脸,自然不忍拒绝,弯下腰来便挑起了花灯。

    “姐姐你真美,就像说书先生嘴中天上的嫦娥仙子。外头都说嫦娥仙子素日里抱着玉兔的,姐姐你不如就买只玉兔花灯吧!”

    瑾熙一时忍俊不禁,笑着点头接过女童手中的玉兔花灯。

    素锦上前付过灯钱,还不忍夸上了女童一句道,“好一张伶俐的小嘴!”

    女童见眼前两位官家小姐面色可亲、出手阔绰,一时间也放戒备,甜甜地应答道,“那是当然,我娘亲都说,这条街上就没人比我花茵的嘴更巧啦!”

    瑾熙提着灯笼,出神地沿着街边向前静静走着,素锦在一旁终是不忍地轻叹了口气道,“小姐,您每年都最喜欢上元灯火,今年这是怎么了呢……”

    是啊,她是怎么了呢?

    忽然,人群中响起了凌厉的尖叫声,伴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瑾熙神思在外,一时间并未反映过来,不时间马蹄声越来越近。

    火光电石间,一个高大的身影将她猛然一带,瞬间圈入怀中。

    瑾熙骤然抬眸,整个人却如遭点击,静静地楞在原地、蜷在那个熟悉的怀中。

    人声鼎沸,她再也听不见。

    灯火通明,她再也看不见。

    眼前只能放下的,就是这个日思夜想、对她来说犹如梦境的身影。瑾熙还未缓过神来,两行清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玉珠般滚滚滑落,一颗颗滑出尖尖的脸庞。

    “公子,是你,真的是你……”

    云霆心下一动,下意识地将怀中的温软佳人揽得更紧,仿佛一不留神,她便会瞬间消失无踪,再也无法寻觅,“瑾熙,跟我走吧。我的家在盛京以北,与这里相隔万水千山,只要我们快马加鞭、日夜兼程,这里的人便再也没法找到我们。”

    一时间瑾熙的脑中划过了很多面庞,日日繁于公事喜怒无常的父亲、随着选秀将近愈加苛严的母亲、日日无忧沉浸欢乐中的兄弟姐妹、明明一同长大却终日堆着半真半假面容的世家小姐们……

    而这万千面庞在她心中终而犹如密布的乌云般消散,尔后不过化为口中轻答的一句好。

    云霆似乎开心极了,一时间在人潮汹涌的闹市街头竟笑得竟有如孩童一般。

    他双臂轻松一举,登时便不费吹灰之力般地一把将轻柔曼妙的瑾熙高高举起。瑾熙一时欣喜地大笑,满头的琳琅满目的珠翠随之摇曳作响,碰擦间竟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悦耳之声。

    云霆继而又将她放下,紧紧地抱回怀中,似乎是想她揉入自己的身体骨血之中……

    瑾熙的头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听着他那盖过烟火炮竹的那一声声强有力的心跳。她从未想过自己此生还能有这一日,可如今这一刻又这般真实的于她存在着!

    一旁的素锦终是看傻了眼,她竟不知自家小姐到底是何时倾慕于眼前这位容貌出众的年轻男子,而此刻她只能轻拉着瑾熙的衣摆,缓缓出声道,“小姐,您是要离开了吗?”

    瑾熙望着眼前从小与她一同长大、向来处处护她周全的素锦,一时竟无言以对。过了半晌,方才再度羞赧抬首启声道,“素锦,我是真心十分喜欢云公子,今日须得和他离开……”

    素锦觉得眼前有些恍惚,此刻发生的一切就仿佛一个梦境。但她心底却清清楚楚地明白,无论是在现实还是梦境,她都必将永远和小姐站在一边。于是片刻间,她便极力地忍住了自己心底的不舍与悲戚,继而上前紧握住瑾熙的手,并用她一贯沉稳的声音郑重道,“小姐,那您今后要多注意身子,冬日记得及时添衣御寒、夏日也切莫贪凉,您的胃一直不太好……”话正说着,她又忙忙从织锦袖中取出了一包沉甸甸的钱袋交予瑾熙,“这些您都拿着,一路上需要用这个的地方想必有很多。小姐,您若真心要走,便和这位公子即刻出发吧,走得越远越好。一会儿我先行回府,若是有人问起,我便说您仍和车夫一众在一块儿。如今能多一时算一时,待到事情败露,大人定会即刻遣人来寻您的!”

    瑾熙只见素锦面色沉着、眼底却有着难掩的凄切伤感,一时不禁悲从中来,随即哽咽声道,“素锦,我不想离开你,我想你同我一块儿走!”

    “小姐,我也不想离开您,可如今的情境,却由不得我同你一起离去,”素锦说到此处顿了顿,“今后若您在外面过得不好,便回来吧,素锦会永远在盛京等您……”

    话至此处,瑾熙到底才算真正地意识到自己即将离开这座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盛京皇城。她怔怔地站在原地,任凭周遭人声鼎沸亦充耳不闻,只是垂着头望着手中素锦交予她的钱袋,另一只手攥紧着云霆坚实的臂膀。

    “瑾熙,相信我。”

    就在此刻,云霆温柔而又坚定地声音自头顶传来,瞬间就好似一枚定心丸般定下了瑾熙徘徊的心绪。

    没错,她相信公子,她要离开,她须得离开。她不要日后漫长的年岁被囚禁在寒寂城中,她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朝朝暮暮、相依相守、永不分离!

    “素锦,日后我会同公子过的很好很好,我约莫再也不会回到盛京来了。”

    这是瑾熙惜别素锦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望着二人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相携离去、继而逐渐模糊的身影,素锦这才背过身来,惊觉着自己竟早已泪盈于睫。于是她忙忙想要伸手从襟中取出帕巾来拭干,可低下头来,这才发现手中执着的仍是瑾熙方才在街边被女童哄买来的玉兔花灯。

    小姐,她的小姐……

    素锦不是不明白,今日一别,大抵便成了她们主仆二人间的永别。想至此处,她亦终于忍不住地蹲坐在了地上,继而捂住脸小声地抽泣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