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芙笙

作者:洛池更新时间:
    或许是先前焚宫的缘由,吴寰的丧葬之事办得极为简略,寂泽修自始至终亦未给礼部什么特别交代,所以一切还是依着贵嫔的仪制操办着。至于那可怜的遗腹公主寂晴沁,则是归给了庄瑞贵太妃阮瑾熙抚养。

    吴寰的离去并未给诺大的寒寂城带来太大的风波,而宫内也为沐家二小姐的册封入宫而引起不小的话题。

    城南沐家亦是璧朝五大世家之一,数百年间在寒寂城中亦出了几位皇后与高位嫔妃,可谓与璧朝皇室血脉相连、根基雄厚。沐家的大小姐沐莲妆,早在去年就被庄懿皇后亲手指配给了先帝长子勤王寂泽勉为王妃。而现被册封为和孝公主的沐芙笙,正是如今宫内身居高位的晋德太妃沐曼嫣的亲外甥女,亦是俪贤妃纳兰贤玥自小交情极好的表妹。

    此番芙笙册封公主入宫,倒真真是让近年来一直在世家中趋为末位的沐家荣耀一时不二。

    斓秀宫里也是一早便忙活起来,大小宫人各鞠其力,都为芙笙册封后的初次到来而有条不紊地准备着。

    汐岚性急,督促好了膳食便里里外外地探了好些个来回,秀眉轻蹙的搓着手道,“吉时已过了好久,沐二小姐在含元殿那儿也该好了吧?”

    悦岚闻言含笑踱步上前,轻轻挽住汐岚的手,“你好糊涂,咱们今后可得改口喊芙笙小姐为永嘉公主了。”

    “永嘉?这封号真是喜气又好听,看来咱们娘娘倒真是疼爱这位表小姐呢!”花茵抬头冲贤玥甜甜一笑,双手依旧匀匀地研着磨。

    “所有堂表姊妹中,当属芙笙妹妹性子最好。”贤玥谈笑间并未抬头,依旧倾身朝着桌案,悉心地用勾线笔描绘着画上的一双娇俏美人面。

    悦岚走近倾过身来,望着正被贤玥仔细勾勒着的画卷。只见诺大的皇家园林中,亭中那位淡绿色的少女专注地抱着诗经念念有词,而一旁青阶上的嫩粉色少女却踮着脚用锦帕逗着满园的蝴蝶,一静一动,好不欢喜。

    “小姐画的可是舒颐和睿胤两位公主?”

    “是啊,”贤玥扬唇浅笑,连语调也不觉柔下三分,“挽歌一直嚷嚷着要呢,如此待她们一会儿午膳过来便也正好带了去。”

    言语间贤玥几笔便轻松勾勒出泠霜秀美的樱唇,花茵在一旁好不赞叹,“一直当咱们娘娘的山水画宫内一绝,不想连人像也画得这样好。瞧着两位公主都不在,娘娘竟也能画得和真人无二般!”

    “那你是瞧着少啦!”汐岚从桌下起身,将洗净的新砚池盛好清水换上桌台,“小姐少时练手,可将咱们太师府上的老老少少都给画了个遍,后来咱们到越王府时,小姐也经常喜欢画四殿下,那大大小小的画堆起来都好似床铺一般高了……”

    “汐岚姐姐……”花茵见汐岚不经意间提到了寂泽修,忙忙松下手来拽了拽她的衣摆。

    “无妨,”贤玥抬眸朝花茵温柔一笑,“下次寻个日头好,我也帮你画一张。”

    “诺!”

    花茵一瞬间答的亦极为响亮,又忙忙向贤玥福身,抬首间只见其连月牙眉都笑得弯弯,果真是极其欢喜。

    忽然间殿门一动,还未等刘真喊门就远远传来了挽歌娇俏的呼唤声。贤玥手中还有几笔未完,于是示意悦岚先前去迎接。

    悦岚会意,连忙踱步向外,在门口稳稳福身道,“奴婢给六公主、八公主请安。”

    “悦岚你是玥姐姐身边人,可别见外啦!”挽歌笑容明媚,一伸手便扶起了悦岚,又径自忙忙绕过白玉屏风,抬眼只见贤玥刚放下画笔,便一把跳上前去圈住她的肩,“玥姐姐,母妃前段时候怎地也不肯放我出来,寂泽珉这个混蛋也不进宫来陪我玩,连你也不来找我,可把我给闷坏了!”

    “这么大的人还撒娇,小心你五哥知道又笑话你!”贤玥安慰似的拍了拍挽歌的背,想着挽歌究竟是年纪小,许多事情姨母亦是护着她而并愿不让她知道。

    “四嫂好。”泠霜倒不似挽歌般活泼好动,款款地走至俩人身前,略带羞涩地向贤玥问好。

    贤玥抬眸,只见不远处的泠霜身姿楚楚,肩若削成。昔日不喜着艳色的她今日倒着了件颇为艳丽的淡绯色长裙。水芙色的披帛曼佻腰际,更衬着她腰若纤柳。从前贤玥只觉得泠霜好似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片尘不染。而如今这数月未见,当真是已成沉鱼落雁之姿。

    “许久不见泠霜,可又是美上了好几分!”

    花茵将一旁案几上刚备好八宝茶捧来奉上,“可不是,方才六公主那一进屋,都要将奴婢们都给看痴了。”

    “你们一个个都偏心,怎地也不夸夸我?”挽歌佯装生气,双手略为不耐地摆弄起项上玲珑剔透的璎珞串,“不过我六姐姐本就是个大美人,今后可不知四哥得找个怎样的驸马才能配上她呢!”

    “难得出来一趟,你净来取笑我……”

    许是人多,众人这你一句我一句的夸奖惹得平日内向的泠霜更为羞涩,连说出的话都细如蚊音。

    挽歌嬉笑间忽然望见了身前平铺于桌上的画卷,不禁感叹出声,“呀,泠霜你快来看,这画里头可是咱们呢!”

    “咱们?”泠霜闻言踱步上前,低头将画瞧的极为细致,双手挽着鬓间垂落的碎发赞叹道,“四嫂的画技果然名不虚传,当真是像极了咱们!”

    挽歌一把挽过一旁静立的贤玥,仿佛像自己受夸了赞扬般得意洋洋地向泠霜说道,“可不是,你们不知道从前,连四哥的画都得咱们玥姐姐指点!”

    花茵闻言洗着笔管的手忽然一滑,但见贤玥神色如常,便又很快收回了探寻的目光……

    泠霜小心地抚过画中自己温柔秀美的眉眼,“四嫂当真是厉害极了的!”

    就在此时,刘真的喊门声忽然响起,“永嘉和孝公主到。”

    “呀,芙笙表姐来了,”挽歌执过一旁泠霜的手,笑嘻嘻地和她耐心解释道,“泠霜,今日宫内新封的那和孝公主也是我的表姐,与你同岁,你还未曾见过呢。不过她的性子倒和你像得很,叫什么来着?闭月羞花……”

    汐岚噗嗤一笑,“八公主,这闭月羞花可是个什么性子?”

    “就是长得漂亮惹人喜欢呀,”挽歌伸手轻点泠霜秀美的琼鼻,“六姐你说是不是?”

    “你真是愈发坏了,净跟着大伙儿一块笑我!”

    正当两位妙龄少女嬉笑打闹之时,一袭烟紫色正装的芙笙悄然而入。

    贤玥侧身抬眸,只见眼前少女的容色愈发秀丽,一双杏眸顾盼间仍带羞涩,但到底身姿已成,虽华服加身可犹见纤细处娇柔将折,风姿好不妙曼。

    一年不见,芙笙也都长大了……

    倒也是正好。

    到底是年龄相仿的少女,不过一顿午膳的功夫,羞涩如芙笙亦很快与挽歌泠霜聊到了一块儿去。

    然而端坐主位之中的贤玥多数时候并不说话,亦甚少动筷,只是静静地望着她们巧笑倩兮的俏丽面容怔然出神。

    一席午膳嬉闹散去后,挽歌自知两位表姐仍有话要聊,于是好不伶俐地一手抱着画卷一手拉着泠霜,悠哉悠哉地跑到乾东殿庄瑞贵太妃那头去看小毓愿。

    不时桌上汤盘便尽数撤去,屋内熟悉的檀香渐起,一室静谧无声。

    悦岚神色向一旁示意,屋内顿时只剩贤玥芙笙二人。

    望着内殿中宫人们尽数唯诺退去,芙笙不免有些紧张地揉起了自个儿衣角,半晌终于鼓起勇气转头向贤玥轻声问道,“表姐,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贤玥微笑的执过芙笙的手,倒也不避讳地直言道,“芙笙,时至今日,你还想不想嫁给你表哥?”

    芙笙似是始料未及,瞬间移开了与贤玥对视的目光,双颊霎时一片绯色,半晌才垂着头嗫嗫声道,“表姐莫要笑话我,表哥样样那般好,我却如此平庸,又怎能配得上他……”

    “芙笙,你自小容貌出众,待谁亦都是一般温和的好脾气,在大家眼中又何为泛泛等闲之辈?”倚在贵妃榻中的碧玉色身影忽然轻叹了口气,“如今你可是皇室亲封的宗室公主,若哥哥真有幸能娶到你,那便是他的福祉,更是纳兰家天大的福气……”

    “可是表姐,你是知道的,表哥他一直以来对我始终只有兄妹之情。”

    “那你自己呢芙笙,你对他又是如何?”

    芙笙闻言一张俏脸顿时羞得通红,喉咙更好似被郁结着,堵塞着,连呼吸亦不再顺畅。不知从何时起,她的这份感情便开始生根发芽。可长久以来,她似乎都习惯躲在角落静静地看着纳兰贤拓,看着他吟诗作词,看着他习武练剑,甚至看着他与阮瑾仪从相互嬉闹变得百般亲昵……

    她比谁都要清楚,表哥是有意中人的,于是她这份少女心事便被深埋在了心底,无法见光,更无法同他人分享分毫。唯有在夜深人静时,才敢独坐床前,为此流下几滴伤心泪。

    望着眼前华服少女泪光点点,娇喘微微,贤玥自是心疼不已,她连忙轻靠上前揽过芙笙的圆润的肩头,将她单薄的身影搂入怀中。

    “芙笙别怕,这一次所有的决定权都在你手中。你不用担心,更不用着急,表姐愿等你慢慢想,或是十天,或是半年,一切都由你自己拿定主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