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初见

作者:洛池更新时间:
    果不其然。

    第二日午后正待贤玥有些犯困想小憩片刻时,泽珉忽然风风火火地闯到屋内,不分由说地将她给闹了起来。

    几个在内室侍候的小宫女忙忙别过头去偷笑,本还半梦半醒的贤玥顿时没了好气。

    “寂泽珉,你下回再这般进屋不通传,我就告诉姨母去!”

    “那可别……小心母妃一听还以为我看了什么不该看的,顺势就把你许给了我可怎么办?”

    “你!”

    贤玥气不打一处来,忿忿地扭过头去不再理他。

    可是寂泽珉是谁……从小便自诩一张油嘴走遍寒寂不吃亏的堂堂璧朝五殿下,哪能这么容易就打了退堂鼓?

    “你是不知道,我刚才在明廊溜达那会儿便见着好多花花绿绿的姑娘赶着往庆霄园那头去了。她们一个个的,都不是我瞎说,那可当真是比不上你的!想着我一晚上对面就只能坐着她们,我可哪里还坐得稳、吃得好……你知道的,从小我就喜欢和你在一块儿,见不着你我连用膳都食不知味!你说说,我好歹也是个帝国皇子,若是这么小的一个心愿都实现不了,我都不知这皇子当的还有什么意思?”

    贤玥到底是没忍住,终而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

    “花茵,刚才咱们五殿下的肺腑之言你可曾记住了?一会儿定得一字不漏地转告给德妃娘娘去!”

    静立在榻边不远的粉衣少女忙忙笑着直点头,“是是是,表小姐。”

    泽珉见贤玥笑靥初绽,自知情势转好,忙忙乐呵呵地从身后掏出了一包衣物向她递去,“玥姐姐,你一会儿就穿着这个跟着我,管保没人能发现了去!”

    贤玥最后也不知怎的,竟真鬼使神差般地穿上了泽珉递来那灰青色的内侍服。她起先觉着自己一身扮奴为婢的模样还挺稀奇的,可一随着泽珉出了重华宫,便有些不自在了起来……

    耳闻阵阵丝竹声愈加悠远,贤玥有些疑惑地戳了戳身前的泽珉,“你没记错路吧,庆霄园真的是往这儿走吗?”

    “是呢!”

    泽珉答得极快。

    望着泽珉日渐长成的高大身躯,贤玥这才忽然发现,原来这个自小爱跟在她后头的皇子表弟,早已高过她半尺之长……她只得随着泽珉继续向前走着。所幸今日的天气极好,一路上秋日名花争相迎风吐蕊,繁茂草木亦是欣欣向荣,就连协心湖侧的悠悠微风都似带着些清新的水汽,令人不觉间心旷神怡。

    贤玥心里暗暗想着,何时若能在协心湖畔畅快地作画一番便好了!

    正当贤玥内心犹在慢慢描绘着景象之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三两人声。她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原是自己竟已跟着泽珉走到了抱素书屋。

    这抱素书屋位临协心湖南畔,虽景物清素、环境幽静,但到底是平日里皇子公主习书之处。贤玥下意识地垂下了头,这等宫闱要处,又怎是她能乱闯的……

    众人见今日跟着泽珉的竟不是平日里憨态可掬的孙喜,而是个身材瘦削、形态柔弱的小内侍,一时间不禁觉着有些稀奇。倒是三皇子身旁的曲炀胆子大些,开口便嬉笑问道,“五殿下,孙喜莫非真被你调去御膳房中劈柴去了?”

    “还没呢,”泽珉倒也不顾后头还候着的一众宫女内侍,一把便得意地牵过身旁大气不敢出的贤玥,“这是我表姐呢,贤玥,纳兰贤玥,我前些日子的课业可都是抄她的!”

    周围的一众瞬间噤声,贤玥垂着头有些哭笑不得,她还从未听过这般引介他人的话语……

    盛京内声名在外的世家小姐并不为少数,阮家名动天下的瑾熙、沐家衔花而生的莲妆、洛家灵巧之至的羽燕、纳兰家娇媚可人的韵诗……而纳兰贤玥的名讳,在场诸位其实大多并未有所耳闻。众人见她始终垂着头,似是一脸维诺,想着她约莫只是太师府中哪个姬妾所出的女儿,不过是五殿下素日里唤得亲近些罢了!

    不知是谁开口了一句,“这位纳兰小姐,倒是穿的特别……”

    泽珉有些不好意思地降了个声调,“还不是因为母妃不许她出来,我这回可是好不容易地带她溜出来的!”

    贤玥的腿险些一软。

    看来这回是半分不愁姨母知道她溜出来这茬了……

    “玥姐姐你来你来,这便是我前日里和你说的三哥,寂泽郇。”泽珉说到一半,又回身了半步向前拉来了另一个的身影,“还有我四哥,寂泽修。”

    因为背着光,眼前二人的面容贤玥其实看得并不真切,但她此刻也只能顶着衣着不适的身躯规规矩矩地向有如蒙着一层光影的二人福身道,“臣女给三殿下、四殿下请安。”

    “哎,别生疏啊,我哥就是你哥,亲的很!”寂泽珉说到这儿似乎很是得瑟,“姐,我和三哥有点事儿,你和四哥先聊着啊!”

    于是泽珉很是自然地将那素未谋面的二人撂在了一边,自个儿回身几步便勾上了三皇子寂泽郇的肩,“三哥三哥,人你瞧着了吧,觉着我表姐怎么样?”

    “这事可是认真的?晋母妃知道吗?”

    寂泽郇不禁觉着有些好笑,那纳兰家的小姐显然还是一副状况外的模样,而泽珉这会子却急得恨不得尽快定下来似的。

    “当然是认真的啊!你瞧我表姐,长得美不说,脾气也好得很。你是不知道,从小我给她下马威她都不敢给我回个脸色瞧的!你看她和二哥家我那另一位表姐相比,可不是天上地下?”泽珉说着说着,神色竟还故作凝重了起来,“我许久前便听母妃说姨夫要给她寻觅夫家了,但我想着若她就嫁给那些个不学无术的世家子弟,可不是糟蹋透了?我当然要找一个三哥你这样的人中龙凤做表姐夫,我这个当弟弟的才放心,而且你看我这还是一下放心俩……”

    贤玥虽是垂着头,但依旧狠狠地白了寂泽珉一眼。

    给她套了个内侍服拉出来就算了,竟然还左亲朋右好友的一一告知,真是要多头疼有多头疼。更别说现在,还把她一个人晾在这里对着素未谋面的四皇子!

    就算她现在背着光又垂着头,似乎都能感受到一旁投来的那没几分善意的目光……真是让人浑身不自在透了!

    贤玥一咬牙,索性豁了出去,抬起头来对着眼前的四皇子僵硬地笑了笑。

    “四殿下,着实抱歉,在下穿成这样很失仪吧?”

    寂泽修虽没出声,但却意料外地摆出了一副赞同的神色点了点头。

    面对如此尴尬的回应,贤玥却只能讪讪地笑。

    这简直是比言语讥讽还让人窘迫万分!

    贤玥局促地搓了搓手,双手交握赫然碰到了个坚硬之物,低头一看原是出门时慌张忘了取下手上的指环。这指环虽不贵重,但胜在式样别致,亦是年少时母亲便予了她的,这几年都更是戴着都未曾离了手。可如今瞧自己这糙糙的一身,一会儿宴席上还难免要做些侍候的活,若到时被人瞧见了定得使人惹疑心。可现今就算取下也没个收纳之处,这可如何是好?

    “寂泽珉!”贤玥侯了半天,只能硬着头皮趁泽珉和三皇子寂泽郇聊散了些,方才悄悄上前拉了拉他的衣袖,“你和三皇子嘀嘀咕咕这么久说些什么呢?”

    “当然是在议论……玥姐姐你看这乌云是不是出来了?你猜今晚会不会下雨啊?”

    “少来,”见泽珉藏着掖着,贤玥也懒得和他计较,“对了,我手上的指环方才在屋内忘取下了,我怕待会儿让人见了不方便……”

    “哦,要不先你先放我这儿?”

    泽珉随意地从袖中掏出了个碧玉色的锦袋,贤玥粗略一撇只觉着绣工很是细致,倒不像是宫里的手艺。打开锦袋前她还臆想这里面会不会是装的什么宝贝物件?可垂首一看,不过只是包半满的金叶子……

    “那你可得小心些啊,”贤玥虽有些不放心,但此刻也没别的法子,瞧着前头的三皇子似要回过身来,于是她只能快快地将指环褪下来放入了泽珉的锦袋之中。

    “这入了秋,天到晚上也难免有些凉,纳兰小姐身上这衣服也太薄了些。”寂泽郇笑容和煦,垂着头打量了番贤玥略为羞涩的神色,回头对身后低声吩咐道,“曲炀,待会儿你去长乐宫替纳兰小姐取件披风,为晚上备着吧。”

    “多谢三殿下。”

    贤玥面对这三皇子忽如其来的关怀,惊异之下忙着福身作谢。

    比起四皇子,这三皇子似乎好相处多了!

    “不用这么客气,你既是泽珉的姐姐,也就算是我半个妹妹了。”

    瞧着贤玥和泽郇这你来我往的,泽珉在一旁心情大好,感觉自己琢磨着想把玥姐姐配给三哥这主意真是太明智了。

    这事儿要是成了,回去在母妃挽歌还有姨夫姨母面前可真有够长脸的!

    于是他连忙喜滋滋地贴到了一直处于状况外的寂泽修耳边轻声嘀咕道,“四哥,你觉着三哥和我表姐在一块儿怎么样?我这鸳鸯谱配的是不是绝了?”

    “一般般,”寂泽修嘴一撇,似乎不愿再在寂泽珉营造出的浓浓的八卦氛围里多做停留,“时候差不多了,走吧。”

    泽珉闻言一怔,继而恍然大悟般地一拍腿,“对对,还是四哥明智,是该给他们留点空间,咱俩先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