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60章 北境领主大会(中)

作者:点爷01更新时间:
    怎么看

    琼恩雪诺语塞。

    这件事,从不同角度不同立场看可以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女王驭龙为守夜人而战,作为回报后者支持她对铁王座的宣称……这场互惠互利既合情又合理,说是皆大欢喜也不为过——障碍在于:守夜人、或者说守夜人总司令,没有资格进行这场交易!

    艾格在赠地和长城拥有等同领主的地位和权限,但毕竟不是真的领主,他并不“拥有”他所统治的这片土地,从这一点上来延伸分析,他实际上连一个有产骑士都不如——他没有权力带着赠地加入任何一方!

    在这种情况下违背他所发下的神圣誓言、破坏守夜人长久以来的中立性质……板上钉钉的背誓和违法行径,根本无从可洗,该怎么回答

    琼恩脑中一团浆糊,完全没有任何思路。

    作为追求荣誉而主动申请加入军团的“志愿型”守夜人,琼恩曾经做好了一辈子都看守冰冷长城的准备。从粗略分类上来讲,他本该是军团内部最反对艾格过线举动的人之一。但今天,他却在这场本该由他“提供内部信息为北境对付现任总司令提供方便”的会议上为其仗义执言——这其中,除了两人间的私交、情谊和单方面的崇拜心态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艾格所效忠的女王。

    这事要从近一个月前说起。

    ……

    长城阴冷而寻常的某天,代表史塔克家北上访问长城激励守夜人士气的凯特琳夫人按着行程规划从后冠镇赶到了前线第一站——黑城堡。作为自小就不受她待见的私生子,要塞指挥官琼恩原本安排了首席事务官等人代为接待这位“明明是父亲的妻子自己却不能叫她母亲”的特殊客人以免尴尬。但不知为何,史塔克夫人这回却一反常态地坚持要见他。

    实在躲不过,琼恩硬着头皮出了面,但很出乎他预料的,凯特琳夫人这回一碰面就表现得异常亲切:明明近二十年来都没给过他一个好脸色,这次却慈祥和蔼得像个老母亲,待到屏退左右、两人独处,更是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地对面而坐,亲密地抓住了他的手……

    然后告诉了他一个惊天秘密。

    琼恩雪诺,从来就不是艾德史塔克、凯特琳丈夫的私生子,而是其“父亲”的妹妹,莱安娜史塔克和疯王之子雷加坦格利安的孩子!

    他的真名,应该是伊耿坦格利安,他是艾德和凯特琳的外甥!

    化身绿先知的布兰从心树中看到了这一切,却不知该如何对琼恩开口,只能先拿证据向母亲证明自己的能力然后告诉她此事,由她来决定到底怎么做。

    理智告诉凯特琳,不告诉琼恩此事,瞒着他一辈子是最好的选择,但忽然发现自己这十多年来刻薄对待的孩子不是丈夫的私生子而是他们外甥、她全部的冷漠和怨恨都发泄错了对象的凯特琳歉疚难当,这份自责和羞愧,让她在一夜思考后做出了不一定妥当、但能让自己轻松释然的决定:任何人都有权活得明明白白。

    就这样,琼恩从她口中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世。他是黑城堡指挥官,所管辖的要塞位于修缮一新的国王大道北端尽头,在长城沿线十九座要塞中距离后冠镇最近交通也最便利,在那场围绕赠地之都展开的惊心动魄的防御战结束、总司令发出“聚集全赠地力量追击并一举消灭敌人”的号召后是长城沿线第一批响应并赶上南下大部队的守夜人。他虽未见证艾格向丹妮莉丝屈膝的历史性一幕,但在那趟几乎把人腿都跑断的雪地行军中,他是能每天都看到女王的……

    在得知自己真正身份后,琼恩眼中的丹妮莉丝便自带了不可名状的亲切:这是自己的亲姑姑,世上仍活着的人中与自己关系最亲近的女子,也是最后一个和自己有着相同姓氏的人。即使抛开这层关系,客观而中立地从旁观察,琼恩也发现:这个在七国尤其北境人口中被妖魔化、谈及必带上“疯王女儿”前缀的女王,不仅美丽非凡且有三条龙,还是个相当和善易亲近,关心士兵、体恤百姓的人……不但和疯不沾边,简直有着一个好女王该有的一切特质。

    【自己是否应该、又怎样、在何时何地与她相认】

    上面这个问题琼恩尚未想清楚眉目,一个更残酷且迫在眉睫的难题摆在他面前:坦格利安、史塔克,龙、狼两个与他血脉相连的大家族,一边是自己最后的同族,一边则是生他养他的家人,如今正走在互相战争的边缘,自己该怎么回答,才有可能阻止这场灾难发生

    ***

    在一大帮北境糙老爷们和女汉子齐刷刷的注视下,琼恩居然一时间脑子空白,无话可说。

    不不不,不能这样……怎么能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卡住琼恩强抑住战栗,尝试拼凑起词句,此刻无比想念艾格。如果是总司令大人自己在这里就好了,以他的口才和反应速度,绝对能把这屋里所有人都说得明明白白的。

    如果是总司令大人在这里,他会怎么做

    琼恩绞尽脑汁地思索着,一段回忆钻进了他的脑海:艾格曾经随口教过自己,当在一个话题上并不占理时,那就想法转移话题并绕过它!

    罗柏问“自己对艾格的背誓”怎么看……对一件错的事情还能怎么看如果想在背誓这个污点话题上讨论下去,设法说服别人“守夜人打破中立是合情合理的”,最后绝对只能以尴尬收场,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避而不谈,从其它方向回答。

    大体思路有了,但说服人毕竟不是琼恩的强项,他支吾了一会,好不容易起了个头:“我听说,女王在骑着龙抵达后冠镇,准备参加赠地军队对异鬼的追击时,是当众要求艾格先宣誓效忠,然后才带着龙加入部队的……”

    芭芭蕾达斯丁夫人冷哼一声后刻薄地打断了他的话:“不错,但那小子发誓加入守夜人在先,向女王效忠在后,疯王的女儿要他发的誓根本是无效的!”

    “当两个誓言冲突,哪个有效哪个无效,谁说了算”琼恩不甘地反驳道,“难道夫人您的意思是,总司令大人当时迫于形势答应女王的条件可以理解,但等女王白死一条龙,受帮助的人在她浪费时间和牺牲龙帮助守夜人和北境打赢这场战争后,应该告诉她:‘对不起我先前发的誓是无效的,你该回哪去回哪去吧’”

    “他决定遵守与女王的约定,当一个守诺的人,这没有问题。”罗柏沉声说道,“但现在的问题是,他的决定背离了他的身份职责,还正危害着北境的利益,我们不可能因为他信守承诺而坐视其变成威胁。”

    太好了,转移话题这招果然有效,哪怕是自己这样的菜鸟使用,也顺利把话题从“艾格的背誓”转移到“北境的利益”上来了。

    琼恩一阵欣喜,但并未放松,脑子飞快运转着,意外地很快思路顺畅起来:“危害北境的利益可总司令大人的要求,是北境让出道路让他率军南下去实现对女王的承诺,这到底对北境有多大危害了”

    “本该守长城的人,穿过北境的地盘去帮疯王的女儿打天下,这还不是对北境的危害”海伍德史陶说道,“况且,他们走国王大道南下,要经过包括临冬城在内的一众北境城堡,谁知道那小子会不会偷袭就算相安无事地顺利过境,出了北境抵达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