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453章 忽略之人

作者:祁非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已是初升,‘摇光’御于长空,光芒幽暗,吹刮的劲风加剧心神疲惫,晕乎乎,几乎从高空栽落。

    落到玉屏宫,不远处空相、怀左几人皆在盘坐疗伤,已简单处理伤势。

    感知冷幽出现,四人缓缓站起来,空相叹道:“今四方飘摇,多灾多难,也感激冷施主在这关键时出手相助。”

    “此战伤亡如何?”冷幽问道。

    空相神色悲凉道:“空化、空山两位师弟先受诅咒天书诅咒附身,在后面未能幸免于大战,法尊与凶兽厮杀后浑身是伤,空性师兄正照料着,恐怕很难好。”

    空化大师不陌生,曾经持伏魔令入忘墟古荒追杀过冷幽,空山冷幽去寂灭法门时曾见过几次,是净山师父,不动金刚法门已通神,法力无边。

    神婆死后诅咒天书失去控制,诅咒开始作祟,空化不慎被仙人柱封禁压制,法力大降,死于巫族巫潮围杀之手,而空山最后也无力招架对手袭杀,寂坐火海,被通天火柱活活灼烧至死。

    之后怀左开口,也道出了一个极坏的消息:“云海对上血扇,浑身血管爆裂,如今已垂死。”

    怀左继续道:“血扇支援无情时一路背后袭杀,我与玉琼师妹尚好,而赤火被修罗寒大量寒冰杀伐之力侵入,短时间很难恢复,至于四位大长老,现只剩下重伤的陆长老和钟长老。”

    眼前四位,法力枯竭,灵气损耗几近殆尽,伤势惨重。

    此通神之战,谓之惨烈。

    空相惨淡开口:“南巫力弱,可各种无上秘宝足以填补差距,尚好冷施主一开始就雷霆杀掉邪巫神婆,否则通神级别诅咒天书一旦发力,无人招架。”

    诅咒天书,可移花接木,以诅咒方式无声无息转移怨气于一人,形成恶源,即是毒恶一面的‘逆阴阳、改因果、掌生死’无上神通,若神婆不死,必借此大战横生的怨戾肆意散布诅咒,难想象会造成如何惨局。

    离恨天上,灯火通明。

    直到今日魔道逼山已经有大半月,前前后后不知多少宗门在大战中覆灭,此次联手法门大退魔潮,残余的宗门禁不住喜悦。

    来到玉屏大殿外,冷幽凝神感知了一会儿,略微忌惮道:“神僧可感受到什么?”

    空相凝重道:“那就是修罗殿持有的未知之力气机,若有若无,无处不在。”

    回了离恨天,颤栗的气息仍未随之消散,比起众宗和法门战后余生的喜悦,几位神僧、宫座没有半点喜色,反而更沉重。

    玉琼缓缓开口:“我等还忽略了修罗殿另外一人。”

    怀左微震,“绝情!”

    无情号令魔潮,连接发起大半月惨烈攻势,几乎所有人都忽略了修罗殿还有一个几乎不出世的存在。

    绝情在何处?

    玉琼微点头,略显郑重述道:“魔尊共传有两位传人,一是绝情大殿主,二是无情,自始至终,绝情未出现在山外……不在山外,那就在山上。”

    玉琼话音一落,仿佛四周声音一下都低了下去,安静无比。

    玉琼言下之意在场谁都清楚,让人惶惶:若绝情在离恨天,则魔道未知力量极有可能被带到了天境内!

    “不是周胜!”

    怀左脸色一下变得极其难看。

    环视了玉屏宫一阵,玉琼清淡开口:“这一次,只怕凶多吉少。”

    以前仙毒门覆灭,有毒神子为内应,今离恨天内更深藏了魔道殿主,空相、空境微微震动,随后只能沉叹。

    冷幽脑海闪过一系列面孔,后脑便隐隐刺痛,几乎爆炸开。

    连番施展数次修罗刺,心神已然损耗厉害。

    吐出一口浊气,冷幽徐徐道:“两位宫座熟悉山上,内应一事两位费心,另有一事,则是务必让众宗做好防备,庇护心神,不能被任何诡异所侵。”

    冷幽已能预知,当魔器祭出,会造成怎样灾难性后果。

    就在冷幽即将离开时,玉琼混开口道:“清儿什么时候死的?”

    “昨日下午。”

    冷幽回应后已不必多说,静静负手离开。

    除了玉琼,三位前代高手不免谈到何清儿,空相沉重诵了一声,“苦海无尽……”

    一人之力有穷,纵使神僧,又能如何呢。

    神僧叹息,随后跟着玉琼去清静地方调息。

    冷幽未寻地方调息,只是随处走走,夜里来往的弟子忍不住避开,总有一种错觉,仿佛眼前黑衣之人自主吸收着空气中不干净的东西。

    冷幽已不想动用心思念头,随处走着,离开殿群,走到哪,就算到哪。

    凄凉月下,小径独凉。

    穿过竹林,来到一半山清亭,微风从亭下云海吹来,带来一分凉夜的清爽,清凉到脑海,冷幽负手伫立亭边,一时清寂不动。

    问姬衣裳染血,瞥见清亭后顿住脚步,与一众散仙分别后,向清亭走去。

    停在远处,问姬步子缓缓停下,五味陈杂,不知是叹还是不叹。

    之前一直有紫舞陪伴,尚不觉什么,此时冷幽独自景象,竟有一种孤寂凉意。

    仿佛此时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只是冷幽孤寂不孤寂,谁又知呢?当主观的判断驱使着念头,则一切不过自作多情,问姬一生久经无数风浪,又在天都山修身养性数载,何尝不悟。

    问姬无声走到亭外缓缓停下,郑重拱手道:“宗主。”

    冷幽吹着清凉夜风,魂游天外,过了会儿心神才徐徐回归,未回身清寂回应,“进来吧。”

    问姬走进清亭,迟疑道:“宗主怎么不调息疗伤?”

    冷幽略开口:“清静一会也好。”

    冷幽想疗伤,可似乎已经来不及了,纵使能恢复巅峰状态又如何呢?能抵抗魔道带来的杀器么?如今,有更为重要的事情去做,仅仅是想先独自清静一会。

    “宗主是想如何对付无情持有的力量?那等力量或已超越世间存在,无人能匹。”问姬苦涩道。

    冷幽清寂不语,不想说则什么都不必说。

    “只是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这等力量,则必有他力可超越之,历代前辈有说‘长久地与天命相合,自求多福’,即是如此。”

    问姬看着眼前缥缈的云海,却是渐渐有些感触,重拾心情,最后拱手道别。

    冷幽耗费心神的话都已不必多说,只是淡淡清寂留话:“若有变故,可与宗主夫人一处,她保你无事。”

    问姬身子微顿,郑重拱手离开。

    冷幽清寂伫立。

    时光悄然,不知何时冷幽已然离去了,只剩下空荡荡一座清亭,小亭无声,清爽夜风徐徐独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