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十三章 两个无底洞袭来

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更新时间:
    (刚刚那章应该是七十二)

    程燃没搞明白,怎么的,重生者说了不算?

    难不成这是自己扰动了时空所致?

    程燃有点不明白,是不是沟通的方式不对?

    程齐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可以说,我和李哥介绍过来的那位部门主管沟通得很好,甚至我们都要签协议了,但是突然上面下了红头文件,让电信部门内部自查项目,资金流向,而是正好撞上了他们内部清查**的枪口,那位部门主管哪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

    程燃蓦然反应过来,前世的联众和现在的联众是不同的,他们只是名字相同,业务类似,就和cq一样,但其实已经因为时间的节点和发源地,成了截然不同的事物。

    程燃的记忆和没有相关信息,自然不知道前世的联众最初是被中公网以500万买下了79的股权,也因为中公网和首都电信的这层关系,所以才能谈下来这个国内首开先例的分账模式,所以程燃用来倚仗的联众影响力只是促成这个事件的一个方面,但却不是决定性的方面。

    如今天时地利都不具备了,只有人和,这件事成不了其实也是一个大概率问题。

    只是他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然而程燃留意到自己大哥隐隐面露难色,开口道,还有什么,你说。

    程齐难堪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以为这块会成功。其实之前为了扩张,我们的钱早就不够了,我质押了一些股权,而且看着这个单子可能能成,我就压了更多,打算分账回款的时候,再把这笔钱赎回来

    程燃愕然。

    你押了多少这种事怎么会做?程燃已经考虑到他是大哥而尽量克制了语气了,但还是透出一些凌厉。

    难怪从最开始程齐就顾左右而言他,努力复盘发展的状况,其实一直是在酝酿启口的铺垫。

    程齐现在更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孩,眼底流露出惘然和懊恼,最初时我见报,有一家叫鑫盛投资的公司找上门来了,说如果我创业,他们愿意给我提供资金,用股权进行质押。我手头上正好钱有些不够,然后就抵押了一些股权,确实拿到资金了。后面就像是拆东墙补西墙,桌游我和你五五分账,到我这边的钱,全部用来投入发展了,但是还是不够我没想到发展这么快后面我得到那位电信部门主管的拍板,以为这事成定了,所以就和任齐商量,他也同意我们这么干,于是我们把股权质押了。

    你们质押了多少?

    我和任齐的全部股权。

    那就是百分之六十了。

    对方跟我说,质押股权其实是很普遍的现象,没有公司不缺钱,很多创业的民营的公司百分之九十都会进行股权质押,这不求人。我了解了一下,对方说的也是那么一回事。

    程燃沉默了一下,道,缺钱为什么不找我要?

    程齐梗了梗脖子,我做生意,不找亲戚朋友借钱。亏了算自己的,不打在别人头上。

    所以你就一下子砸进去百分之六十的股权?等于是只要一翻船,我也没法了。

    不质押那么多没有办法啊对方评估了一下我们的公司,认为整个公司价值只值五百万,可以以这个估值给我们贷款,我计算了一下,贷款少了拿来杯水车薪,我估算了这两年发展所需要的费用,两三百万是需要的,正恰好那位部门主管跟我说,isp分账,资金的拨款也是年度分账的模式,那么最后资金到位,还是需要一年时间。我也就决定质押三百万,他那边给我的是三百万用三年,一年利息三十五万。再说,我想到你还有百分之四十的股权,应该没多大问题。

    程燃恍然,对方看来是真的看上了联众平台目前全国第一网上游戏平台的价值,否则也不会同意这种类似于要套现的大额股权质押方式,问,现在还有多少钱?

    到手就扣了一年利息,再加上这两个月的开销,还有两百二十多万

    程燃皱眉,知道自己还是忽略了程齐这一边。

    最重要的是,他哪里知道,程齐的联众竟然发展得很是迅猛,甚至隐隐超越前世他所知道的程度,而自己预言的isp分账方式,竟然也因为天时地利不对,再加上不可抗力没能实现。

    这简直是,说好的重生者对一切了如指掌呢!

    现在这种四面八方有刀兵将至的感觉,开始影影绰绰的围了上来。

    程燃很不喜欢这种感觉,那有一种局面开始不受自己控制的恐慌。

    他知道自己无法控制所有事情,但怎么也没有想到,破口是从自己大哥这边发生。

    关键的问题是,他虽然有两处现金流,但难道要养cq和联众两个饿死鬼?

    本来cq就可能捉襟见肘了。如果联众再这么发展下去,那真是两个深不见底的窟窿,又哪里是程齐所预测的估算?

    程齐贷款的公司肯定是正规公司,一年的利息,也算是中规中矩,民营企业对资金的渴求,其实也多见需要这种投资公司或者银行以股权质押的方式输血的情况,这并不罕见。

    程齐成为了报纸上的国内第一大游戏平台,有这种公司找上门是自然的事情。

    现在程齐为了解决燃眉之急,还选择了有成本压力的资金,这就更加为未来雪上加霜。

    程燃现在手头上是还有资金储备的,但天行道馆二层楼的建设消耗了一部分,每个月现金流是有,但现金流现在要支撑cq和联众,压力骤增,卖股票融资?以现在cq和联众的体量,卖就是低价割肉,而且是大刀往身上割。

    程燃在短暂的沉默后,对程齐道,你这两百多万,既然一年的利息都付过了,就先用着吧,这样,你回去后立即做一个最近几个月发展所需要的预算,越精确越好,做好了之后给我,我给你预留下这笔钱,然后把剩下的钱给我。

    现在你就回去统计,最好今天晚上就给我。

    停顿了一下,程燃道,时间紧迫,准备打仗。

    阳台上,看着程齐的富康车发动离开,程燃久久蹙眉伫立。

    最终还是得用那个办法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