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千二百二十二章:生巧

作者:浮梦流年更新时间:
    主人,那是麒麟大神!和祖龙大神可是一个层次的。宋婉仪有些哭笑不得,我笑了笑,说道:丑小鸭长大变成天鹅了么?多年前,它也不过是只彩狗的模样吧?

    麒麟大神过得很好!现在居住在圣山之巅呢,而山巅之下,则是各属性的麒麟栖息地,主人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宋婉仪对我的称呼当然是感到很无辜。

    好吧,有机会带我去见见它老人家,好容易来一次圣兽仙城,总不能不拜会它。我笑道。

    好呀,明日早晨,我带主人前往便是,相信它肯定会见主人的。宋婉仪高兴说道。

    哦听这意思,不是谁想见都能见到?我看向了周围的苗小狸和新垣影等,宋婉仪回答:当然不是谁都能见,它坐镇圣兽仙城,这里的各种荒兽和恶兽皆不敢胡作非为,不过它轻易也不现身,并不是谁要见就能见到,需得有极强的气运才行。

    原来如此,说得我倒是很想见见它了。我也感到了麒麟的神秘,这等气运圣兽,当然需要多见见,没准一段时间能运气爆棚也说不定。

    宋婉仪当即答应,也提醒了我一些麒麟的忌讳什么的,我倒也认真听了,毕竟它帮我守住这圣兽仙城,我也不能把它惹毛了。

    我们说话的时间,这些姑娘们酒意也跟着上来了,围在那莺莺燕燕的说着话,显然是醉了有七八分了,陈善芸并不善喝酒,早早就趴在了台上,算是睡过去了。

    而春夏秋冬这八个女将也把陈善芸抬了回去,临走的时候还幽怨的看了我和身边抬着她的女将一眼,估计还兀自郁闷不能跟宋婉仪那样死皮赖脸的趴在我身上。

    苗小狸肯定是拉不下脸了,在宋婉仪的示意下,很不甘的就甩袖离开了,至于新垣影,她当然没办法遣走,就笑嘻嘻的说道:影儿,今晚你就睡主人的卧房如何?

    啊?这好么?新垣影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小酌了几杯,她脸上红润,也就没那么害羞了。

    有什么不好的?你可是主人现在的贴身小尾巴,不睡主人的驿馆睡哪呢?宋婉仪乐道,这让新垣影一阵的开心:那那影儿今晚就睡夏大哥的驿馆好了。

    嗯,睡吧睡吧,真乖。宋婉仪伸出手拿起了新垣影的手,摸着她的手背说道:那还不快去暖被窝?这圣兽仙城晚上可冷了,别给冻着了。

    好新垣影害羞的说道,这暖被窝都说出来了,她这性子当然有些感到难堪,不过基于以我为中心,她站起来后还是眼巴巴的看着我说道:夏大哥,您今夜不知尽兴否?飞了一整天了,法力消耗不少,休息一下,明日也好去见麒麟大神吧

    即便是再厉害的仙家,法力消耗后也得想办法尽快恢复,静修冥想都是好办法,当然,睡觉同样是不错的,好比这醉了仙酒之后,睡下的时候恢复最快,修为也能得到一定提升。

    嗯,本来还想问问圣兽仙城的一些情况,不过现在也太晚了我点了点头,而新垣影顿时高兴起来,准备扶我离开,但宋婉仪连忙笑道:既然影儿今晚睡在驿馆了,那主人今晚就到我府邸休息好了,刚出道那几年,主人一旦入眠,可一直都由我照顾呢。

    新垣影听罢这话,顿时酒醒了七八分,目瞪口呆的才发现自己刚才中了宋婉仪的计策,这送客送得确实是太过高明了,她一时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原来这暖被窝是给自己暖的。

    我心中苦笑,新垣影最近不但在少梓那边吃了哑巴亏,来这里还接连受挫,也算是个很老实的小姑娘了,连苗小狸都能欺负她。

    见新垣影一脸的愕然,宋婉仪笑道:小影儿,吃亏是福,你吃亏了,主人才会疼你,你要是不吃亏呢,主人第二天就能把你给忘了,明白了么?

    新垣影一脸哭笑不得,随后说道:婉仪姐姐说的是,影儿记住了,那影儿这就先回驿馆了。

    新垣影有些不舍的看了我一眼,我也是深感无奈,既然都说了客随主便的话,就得听宋婉仪的安排了,毕竟我实在亏欠她们太多了,这一次不能再辜负了她的心意。

    新垣影在纸仆的带领下去了驿馆休息,而这大殿内,也很快歌停舞罢,喝下了最后的一杯酒,我已经是有些昏呼呼了,宋婉仪搀扶着我,一路飞去了她的府邸。

    她的小别墅看来很是精致,进入了其中,有种文静而典雅的气质,仿佛让人置身与书卷之中,让人看了就很是舒服,而宋婉仪的衣裙修长,一身的明黄色裙子拖到了地上,行走的时候,仿佛莲步在画卷摇动,令人沉醉其中。

    婉仪,你走路的步态很好看,有种步入画中之感。我忍不住说道,宋婉仪噗嗤一笑,说道:主人喜欢么?

    嗯,这摆动的姿态多一分,少一分都会有所欠缺,你的是刚刚好我由衷说道,宋婉仪吃吃笑道:那是因为我的脚生得好看呀,你又不是没见过。

    很快进入了香闺,这里的摆设着许多的字画,画卷写意如云歌渺渺,而字体飘逸似尘烟,而落款的都是‘新雨居士’,我看向了宋婉仪,说道:好字画,应该都出自于你之手吧?

    主人何以知道?宋婉仪诧异的问我。

    我指了指其中一副画作上仙逸绝尘的女子背影,说道:我看画上的女子的背影,猜出了便是你,画里还提了一首诗,上面写道:‘凉意未消新雨斜,残词作赋总是伤,十生若闻如初见,何时悲风见画梁。’,看来新雨居士的‘新雨’两字,应该就出自这里这里吧?所以觉得你就是新雨居士,也是理所当然的。

    光看背影便知是我,难道真的画得那么像么?这可不是白描宋婉仪笑起来两眼自然弯曲,如下弦月一般好看,让人一看就觉得温柔可人。

    寥寥几笔,足以认出是你了,而这窗户下笔墨纸砚都有,进来就是书香气,不过真没想到,你对于这一道的造诣越来越深了,意境可谓了得。我由衷说道,这算是公允的夸赞了。

    只是平日里闲着就画着玩玩,和一些大家的作品自是无法比的。宋婉仪笑道,我摇摇头,说道:这可不是只浸淫数十年就能有的功力。

    那主人可喜欢这样的婉仪?宋婉仪双手环着我的脖子问道,她的眼中带着狡黠的光芒,却也有着深邃的期待感。

    嗯,喜欢,只不过太能耍小聪明了,其实你比别人都聪明,连胡清雅这小狐狸都比不上你,就是韩珊珊怕都给你玩弄于鼓掌之中了。我苦笑道,宋婉仪其实真的很聪明,而且一直都是,出道开始她就是我的军师,一直出谋划策,当然这次把我骗来这里,也应该是她授意韩珊珊的。

    宋婉仪一脸的狡猾,笑道:该是我的,当然不能总让着小姑娘,就算是主人愿意,我也不会乐意了,如今多年过去,主人也该给我个交代了吧?

    是,这一天,我们都等了太久了。我笑了笑,随后低下头亲吻她的双唇,宋婉仪自然的回应,没有丝毫的慌乱,仿佛这一刻在彼此的心中早就重演过无数次,几乎熟能生巧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