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442章 我将永不止步(感谢“第一百个盟主”的盟主打赏!)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大战之后,方醒准了麾下十天的假期,任由他们放松。

    李嘉在营房中发呆,铺位上有纸笔。

    ——阵列不可动摇,剩最后一人也不可动摇!

    李嘉在回想着这次大战中的细节,但总是不得其门而入。

    想了许久,他把纸笔收好,起身出门。

    营地中少了大半人,等到了街上时,却是人山人海。

    堡内的军户人家都出来了,各种商品被摆在街边贩卖。

    那些军士操着各种口音在砍价,可看那洋溢的笑脸,买东西分明只是顺带,享受普通生活才是真。

    一路挤到了城外,李嘉遥遥的就看到了那座京观。

    对于方醒把京观铸在离兴和堡不远的地方,从明军到军户都没人有意见。

    大多数人觉得看到这个京观心中就安稳了,比什么大军都有用。

    什么异族,且来看看这座大京观,不怕死你就来吧。

    从堡门外到京观的这条路上人流不绝,李嘉慢慢靠近京观,发现那里已经多了不少人。

    呃

    李嘉惊讶的发现,那块京观石前站满了人,其中几个妇人居然点了香火,然后虔诚的祈祷着。

    而那些没有香的妇人们只是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的在说些什么。

    那只狭长的眼睛冷冷的看着这一切,红色的瞳孔中仿佛隐藏着暴戾

    她们为何要膜拜这座京观石?

    李嘉百思不得其解,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大概是祈祷完毕,就心满意足的转身出来,李嘉就拱手请教道:“大嫂,敢问你们为何要祭祀这个石碑呢?”

    这妇人诧异的看了李嘉一眼,然后理所当然的道:“这只眼睛是兴和伯用来镇压这座京观的,肯定法力无边,来祭祀一番,家中有什么邪祟都跑了,哎!看你还年轻,赶紧去上香,那眼睛神奇呢,肯定能护佑你平平安安的”

    李嘉的耳边是妇人的唠叨,却没感到厌烦。他看着那些妇人虔诚的跪下,双手合十,默默的祈祷着,心中有些莫名的忧郁。

    这个妇人看来不识字,也不知道什么悔教夫婿觅封侯,可她的话里却饱含着这个意思:要平平安安的啊!

    没有升官发财的愿望,只希望一家平安,这大概就是普通百姓的缩影吧。

    这妇人唠叨了半天,见李嘉在发呆,就说道:“你这人好生无礼,老娘都说的口干了也没回话,走了走了!”

    妇人旋风般的走了,李嘉看着前方的烟雾缭绕,只觉得心中一片宁静。

    三哥,我从军了。我将延续着你的脚步一直往前走,直至战争消亡,或是我战没在某一次战斗中。

    我

    李嘉看着石碑上的眼睛,嘴唇蠕动

    “我将永不止步!”

    “有人在祭祀京观石?”

    草原上此刻没有了威胁,方醒也给自己放了大假,今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吃着早饭,顺便听沈阳说着大小事务。

    沈阳苦笑道:“是的,那些妇人最为热衷,说是能驱除邪祟。”

    方醒放下筷子,只觉得有些荒谬。

    所谓的祭祀,不管是祭祀祖先还是祭祀神灵,求的不过是心安而已。

    可京观石代表的却是杀戮,这些人

    “这个淫祀”

    历代都对淫祀管理很严,没有官方的认可,所有的祭祀都是淫祀,都是打击的对象。

    沈阳看着屋顶,昧着良心说道:“伯爷,这不是祭祀,只是保平安罢了,算不得淫祀。”

    方醒擦擦嘴,起身道:“我认为,正面的都不是淫祀,谁若是敢来捣毁这块京观石,怕是会被这些妇人打死,所以溜达去!”

    走出门外,杨竹也在外面,方醒笑道:“你们俩同时出现,可是有了什么发现?”

    杨竹笑了笑,跟在方醒的侧后方说道:“就是哈列国那边的事,刚才锦衣卫的人传来的消息说,哈列国内还在整兵备战。沈大人不在,下官就来禀告给您。”

    沈阳看了得意的杨竹一眼,说道:“脱欢兵败的消息还未传到哈列国,否则此时必然国内震动。”

    两人之间的明争暗斗方醒就当没看见,他慢悠悠的沿街乱逛,笑眯眯的和那些军户将士们打招呼。

    “鞑靼人也进城了。”

    杨竹看到人群中不少都是鞑靼人,而且摆地摊的更多,就有些忧郁。

    就怕生乱啊!

    沈阳挑眉道:“你不懂,这是伯爷说的融合。”

    鞑靼人卖的东西大多是牛羊皮毛,还有奶制品,倒也吸引了不少汉人去询价购买。

    方醒一路看着,看到那些鞑靼人收到铜钱后满脸的喜悦,也看到那些鞑靼人拿着铜钱去买自己需要的粮食等物品。

    张羽带着人在人群中寻到了方醒,低声道:“伯爷,鞑靼人买粮食的最多,要不要禁止?”

    方醒摇摇头,“不必了,秋天就是他们储备粮草的季节,若是此时不准备好,等到了冬季,牲畜和人都活不了。这是习惯,无需干涉,就算是咱们不卖,可等他们没饭吃了,难道咱们能坐视?那还不如通过买卖来交换更好。”

    张羽点点头,然后陪着方醒一路到了堡外。

    京观那边依然有人在祭祀,方醒看了一眼后说道:“大家久居塞外不容易,总得找个寄托慰藉,也就是求平安罢了,不必去管。”

    张羽心中嘀咕着,以后要是哪位大佬来兴和堡视察,看到这个场景怕是要发飙吧!

    “本伯铸京观由来已久,还没人敢动,你放心好了。”

    张羽放心了,就带着人去看鞑靼部操练。

    方醒就站在原地,问道:“你们有人在哈烈,记得告诉他们,若是哈烈国内震动,那就等待着,收集各种消息,等哈烈决定出兵时,马上把消息传递出来,记住,拼死也要传出来,抚恤从优。”

    沈阳点头应了,而杨竹却有些尴尬。

    “兴和伯,东厂还没来得及在哈烈布局。”

    方醒觉得自己渐渐的变得冷血了,把人命视为无物。

    人总是这样,地位越高,就越冷漠,看人就像是看着蝼蚁,人命在眼中只是数字。

    “让他们尽量保全自身吧。”

    身处异国他乡收集情报,这种危险谁都想得到,所以沈阳笑道:“伯爷,下官当时带着那些兄弟在哈列国几度遇险,开始紧张,后来也就无所谓了,刻意不去想生死之事,慢慢的就变成了铁石心肠”

    后面的话有些隐晦,方醒却听明白了,他说道:“你们做的那些事都是在为大明服务,若有天谴,也无法撼动大明的煌煌国势,尽管放手去做。”

    沈阳唏嘘道:“没人怕这个,大家都想着把消息收集到手,苦熬几年就能回来,也算是先苦后甜吧。”

    杨竹有些艳羡,东厂成立的时间太短了,许多地方都没有布局,独有锦衣卫依然为大明在塞外亡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