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440章 捷报入京(感谢书友‘AVera’的盟主打赏!)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感谢教主的两次万赏!

    感谢书友:‘人生几何对酒当歌’的万赏!

    感谢书城书友:‘小雨点’的万赏!

    感谢大家支持,三千字大章奉上!

    ......

    小旗官瞬间就懵了,喃喃的道:“我的天,瓦剌没了?”

    刚才被赶到边上的一辆马车上传出来一个声音,女人的声音。

    “可听清了?是兴和伯大胜?”

    马车边上的婢女赶紧说道:“姑娘,说的是瓦剌没了,那个什么脱欢死了。”

    马车里沉默良久,这时前面放开了通行,马车缓缓出城,车中传来一声叹息:“想我凝香自负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自视甚高,可在伯爷的面前却一直抬不起头来,果然是”

    “大明万胜!”

    这时外面有百姓已经在欢呼起来,那婢女说道:“姑娘无需在意这些粗人,马上就出城了。”

    车里的凝香依然风姿不减,她想起了自己和朱济熿,以及和方醒之间的纠葛,最终还是靠着方醒才逃过一劫,不禁幽幽叹道:“无碍!瓦剌去了,北方再无敌人,大明读史从未见有这般煌煌威势的国家,大明果然是威武啊!”

    “捷报!脱欢身死,瓦剌败亡!”

    沿街的百姓被前方开路的军士和衙役驱赶到边上,看着吴跃打马绕路冲向皇城。

    这就是报捷,要把消息传递到百姓的耳中,这才算是报捷。

    “脱欢死了?瓦剌没了?”

    任何朝代都一样,京城的百姓政治敏感度最高,最关心时政。所以听到脱欢和瓦剌都完蛋了,顿时就联想颇多。

    “瓦剌没了,北方安定了!好啊!好啊!”

    一个老人背着个箩筐,激动的冲着皇宫拱手道:“陛下万岁!一定要万岁啊!”

    “陛下万岁!”

    长久以来,北方人都知道,瓦剌和鞑靼就是盯着大明的两头野狼,时时试图再次入侵中原。

    如今鞑靼俯首称臣,瓦剌败亡!

    “大明啊!”

    一个中年男子忍不住热泪盈眶的道:“想我那儿子远征马哈木时战没,如今陛下万岁!”

    各家商铺听到了这个消息,马上叫人写了告示出来。

    “为瓦剌败亡贺,小店今日七折!”

    “来看看啊!小店今日所有饭菜价钱折半,为大明贺!”

    无数商家就像是过年般的贴出了打折告示,无数兴奋的百姓纷纷走进各种档次的酒馆酒楼,觥筹交错间,兴奋的满脸发红。

    而在第一鲜,叶青一边叫人去方家庄送消息,一边大声说道:“今日第一鲜三折!全部三折,为陛下贺!为大明贺!”

    可这话马上就被人给挤兑了。

    一群商人进来,听到这话就不屑的道:“谁差那点钱!叶掌柜莫不是看不起咱们?”

    叶青一怔,才想起来第一鲜吃饭的人非富即贵,就拱手道:“是在下孟浪了。”

    一个腆着肚子的商人冷哼道:“兴和伯在草原上为大明征伐,咱们不占这个便宜,照给!”

    “对!入金兄此言大善!要贺也是咱们为陛下贺,为大明贺!叶掌柜,拿好菜,上好酒!今日不醉不归!”

    “好!为陛下贺!为大明贺!不醉不归!”

    第一鲜顿时就开了锅,那些食客们在楼上楼下高呼着上酒。

    不过依然有人趁着第一鲜打三折的机会混了进去,然后吃过过瘾。

    “兴和伯才领军一万余人,居然就把瓦剌给灭了?”

    两个刚在第一鲜吃了午饭,在街上遛食的读书人面色郁郁。

    “捷报可不能乱传,出错了就是大罪,那人谨慎,想来正是如此。”

    “脱欢无能啊!”

    一个读书人忍不住跺脚说道:“那人又立下了这般功劳,以后谁还能治他?”

    这时边上一个在看热闹的男子听到了这话,就回身喝道:“你这人好没道理!莫不是觉得大明就该败给脱欢?狗东西!”

    北边越安全,北方的百姓生活就越好,这个道理谁都知道,所以一听有人居然敢说这等话,马上就有人暴起了。

    那读书人却不肯服输,说道:“学生哪有说这话?你这人粗俗不知礼,且去!”

    这人一听他矢口否认,顿时就忍不得了,大怒之下就扑了上来,旋即以一打二,把这两人打的两连败退,最后被五城兵马司的人给抓了。

    等五城兵马司的人一问缘由,顿时就怒了,然后那两个读书人被安了个罪名,估摸着今年是出不来了。

    而吴跃一路奔到了皇城,再次验证身份之后,被带着进宫。

    消息早就被传入了宫中,等吴跃被带到乾清宫外时,大太监亲自出来迎接。

    进了大殿,朱棣和群臣都在,等吴跃行礼后,朱棣接过大太监递来的捷报和奏章,细细的看了起来。

    吴跃接过大太监递来的大碗,一仰脖,咕噜咕噜的就喝了。

    朱棣的神色没有变化,等看完捷报后,他说道:“方醒以鞑靼部的营寨诱敌,最后从兴和堡出兵夹击,一战击败瓦剌。脱欢战死,瓦剌部不足五千人逃走。”

    “好!兴和伯威武!”

    金忠右手握拳,用力的砸在左手心上,满面红光的道:“陛下,瓦剌没了呀!哈哈哈哈!”

    大太监凑趣道:“陛下,老奴方才听闻外间百姓在高呼陛下万岁,大明威武!各商家也纷纷打折,为陛下贺,为大明贺!”

    “臣等为陛下贺!为大明贺!”

    文武官员们纷纷躬身道贺。

    朱棣抚须,目光凌厉的道:“脱欢是狼崽子,一朝覆灭,兴和伯为大明除此祸害,好!”

    “瓦剌没了?那头饿狼没了?”

    金幼孜有些恍惚的喃喃自语着,“还记得马哈木在边墙叫嚣的日子,恍如昨日,可今日居然都没了?”

    杨荣微笑道:“是啊!没了,大明的北方安定了!”

    “不,还有哈列国!”

    张辅也有些惊喜,听到这话却正色道:“哈列国那是比之瓦剌和鞑靼加起来还要强大许多的敌人,大明的北方远远还未安定,只有打败了哈烈人,大明才能安享太平。”

    杨荣笑了笑,并未反驳。

    孟瑛的心中有些苦涩,瓦剌历来都是大明的强劲对手,一朝被方醒覆灭,这功劳又离他远去了。

    吕震面无表情的看着地面,偶尔抬头,看到黄俨的眼神闪烁,不禁就心中嗤笑。

    得罪了太子太孙,你还想找什么出路?

    朱棣看完了方醒的奏章,脸上浮起了一抹红晕,说道:“方醒俘获了哈烈副使,那是个软骨头,把哈烈人国内的实力说了不少。诸卿,那是劲敌!”

    看到群臣面色严肃,朱棣满意的说道:“他们能调动的兵力至少五十万,不过这是竭泽而渔,若是战败,哈列国怕是要分崩离析了,所以不可能。”

    五十万?

    文官们被吓得不行,五十万大军,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掉边墙,然后潮水般的涌入大明。

    想想那可怕的场景,杨士奇不禁打个冷战,看看其他同僚,除去杨荣和金忠还能保持镇定之外,人人变色。

    而武勋那边却是云淡风轻,张辅说道:“陛下,五十万听着吓人,就如同大明的兵力一般的吓人,可终究也只能吓人罢了。”

    孟瑛打起精神道:“陛下,臣也以为如此,哈烈人大抵会虚张声势,可实际出兵不会超过四十万,否则就是疯子。”

    朱棣抚须,目光深沉的道:“兵力数量是一回事,能否敢战才是大事,操练不好的军士,去了只是累赘。”

    大明军队的数量属于绝对机密,在场的人也就是金忠和孟瑛知道,当然,朱棣也知道。

    大明的卫所不少,兵力在整顿之后依然有一百多万人。

    这数量大抵能吓尿任何觊觎者,可朱棣却知道,一是国内要留守,二是那些卫所的战斗力参差不齐,一股脑儿的拉上战场去,那真的会坏菜。

    想到这里,朱棣轻蔑的道:“五十万吗,加上民夫,那需要多少辎重粮草?哈烈人有这个家底吗?”

    夏元吉出班道:“陛下,别说是哈烈人,大明若是出兵五十万,臣也只能找个地方一头吊死,免得被愁死。”

    朱棣皱眉道:“当世还没有能让朕出兵五十万的异族,你还是好好的活着吧。”

    朱棣难得调侃一回臣子,顿时气氛就活跃起来。

    杨荣笑道:“夏大人,家中的妻小尚在,万万不可轻生啊!”

    金忠用肩膀碰碰身边的夏元吉,取笑道:“既然要去了,那就把家中的钱钞分了吧,老夫家贫,给点?”

    夏元吉皱眉说道:“本官死里逃生,金大人今日可愿摆酒宴为本官压惊呢?”

    金忠正准备调侃几句,上面的朱棣轻哼一声,于是群臣收敛心神。

    朱棣握着奏章,淡淡的道:“兴和堡此战后就成了侦探控制草原的前方,方醒应当知道去监控哈烈人的动向,那么注意维持驿站的畅通,消息及时送来,还有”

    “五十万虽然不可能,可二三十万却是说不准,兵部再调集些精兵来北平操练。”

    金忠出班应了。

    朱棣的身体微微后仰,俾睨的道:“他有五十万,可大明有百万大军,任他来多少!户部,多准备些粮草,随时待命。”

    夏元吉赶紧应了,然后再议了几件事之后,朱棣就让他们散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