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426章 耐心消失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瓦剌人潮水般的退了回去,脱欢留在最后面,仔细观察了周围的防御,特别是鞑靼部的防御,然后才在侍卫们的簇拥下离去。

    “示威无果,脱欢挨了当头一棍,看他后不后悔!”

    王贺记下了方醒刚才直面脱欢时的布置,觉得这样的见面方式太拉风了,值得学习。

    “那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

    方醒出去和脱欢见面却不是为了王贺想的拉风,他想了解一下这个对手。

    “他在最后惊呼了一声,那是在强行装成一个好奇的人,一个城府不深的人,可我却知道,好奇的人不适合做首领,不然瓦剌三部也轮不到他来统一。”

    方醒放下望远镜,皱眉道:“这是一个枭雄,若是置之不理,他会越来越强大,所以陛下的几次北征是必要的,否则我们将会看到草原上出现一个强大的敌人。”

    王贺有些抑郁了,因为他知道方醒这是在为朱棣正名,在军方为朱棣正名!

    军方许多人其实心思并不复杂,只要有胜利,有功劳,有功必赏,那么这人就是好皇帝。

    至于懂得未雨绸缪,为家国忧虑,这等人少的可怜。

    至于方醒的动机,王贺不愿意去想。他只是想到了端端出生前的那些明枪暗箭。

    “伯爷,斥候可要撒出去?”

    林群安问道。

    “不必了,暂时不用。”

    论机动性,瓦剌更胜一筹,在这种情况下把斥候放出去,那就是送死。

    “令鞑靼部继续加固营寨,操练他们的人,脱欢的粮草不多,估摸着会”

    方醒突然低头沉思,他觉得不大对。

    “脱欢能把瓦剌部的男丁全都带来,那就是孤注一掷。既然都下了血本,他今日至少要攻一攻的,否则他哪来的粮草?”

    大家心中一冷,都想起了一个国家。

    “哈烈!只有他们才有这等供给几万人马粮草的实力。”

    方醒迅速想通了里面的弯弯绕:“哈烈人想要让脱欢出击,舍些粮草算什么?”

    从兴和堡内备战开始,也思牙就知道,瓦剌人大概要发动进攻了。

    哈烈的心思瞒不了人,别说是方醒,连远在北平的朱棣都瞒不过。

    谁能赢?

    堡外那密集的马蹄声传到了屋里,也思牙起身,对看守自己的两名军士示意自己到门外看看,然后得到了许可。

    街道上冷冷清清的,除去一队军士在来回巡查之外,看不到百姓。

    明人果然是井然有序啊!

    此时正好传来了炮声,也思牙看着堡外方向,心中痒痒的。

    他想亲眼看看明军的火器威力,然后

    回身看着两个懒洋洋的军士,也思牙觉得自己逃跑的想法怕是有些荒谬。

    这两人看似懒散,却都是假象。他曾经在上茅厕时测试过逃跑,结果刚扒拉上墙,干咳声就传来了。

    就这样看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堡外没动静了。

    失败了呀!

    也思牙摇摇头进屋。

    过了没多久,外面传来脚步声。

    “脱欢来了,估摸着还有哈烈人在里面观察,也思牙,你想见见那些哈烈人吗?”

    也思牙垂首呆坐在椅子上,闻言抬头,看到是方醒,他咧嘴笑了笑,一口白牙。

    “不了,我冒险来此就已经很过分了,若是你想让我去阵前亮相,那我会告诉你什么是哈烈男儿。”

    “那你此刻就可以去死了,撞墙吧。”

    小刀给方醒搬来一张椅子,他坐下后,不屑的说道。

    这话瞬间击溃了作器宇轩昂状的也思牙,他冷笑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我是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方醒没有卸甲,感觉有些累。他靠在椅背上,淡淡的道:“在本伯的眼中,不存在什么王子不可杀,杀了你又如何?把消息散播出去,反而能激怒你的父亲出兵,那才是我的目的。”

    也思牙一怔,仔细看着方醒的神色,却是懒洋洋的。

    “我”

    智囊布布不在身边,也思牙失去了判断能力,不,应该说是他怕了,畏惧了。

    人在害怕时会有多种反应,而也思牙的反应却让方醒冷笑不已。

    他快步冲向墙壁,那两名军士想出手拦阻,方醒却摇摇头,于是大家就看着他直接冲到了墙边。

    墙是砖墙,很坚实。

    “噗!”

    额上和墙壁相撞发出很轻的声音后,也思牙却没倒下,他身体摇摇晃晃的回身,额头上可以看到在迅速鼓起一个包。

    “跳水嫌冷,上吊怕丑,撞墙无力,你想怎么死?”

    方醒不耐烦的问道。

    “噗通!”

    也思牙摇摇晃晃的倒地,方醒叹息着起身道:“找郎中来给他看,随后让锦衣卫和东厂的人问话,若是不说,允许用手段。”

    于是也思牙就被送去和布布等人为伴。

    大军扎营,脱欢却在沉思之中。

    “太师,你们今日攻击不果断。”

    一个哈烈使团的人也跟了来,他有些不满的说道:“今日你们若是勇猛些,那些明人的大铳绝对拦不住!可你们却退了,居然退了!”

    脱欢眯眼看了看这人,淡淡的道:“大军远来,人马皆疲,能冲击一次,那只是为了试探而已。”

    这人冷笑道:“明人已经撤回了堡内,难道你想攻城吗?”

    “不想,若是你想,那就去吧,带着你那一百人去。”

    脱欢的眸色微冷,盯着这人道:“我是瓦剌的太师,而不是哈烈的臣属,分清楚了这个关系再来和本太师说话,现在,滚!”

    看到这人退后几步,面色惨白,脱欢不禁摇摇头,然后带着人去看伤员。

    今天的短暂试探产生了不少伤员,不过大部分都被放弃了,只有那些能坚持撤回来的得到了照顾。

    脱欢进了伤员所在的敞篷,一一问了情况,温言抚慰,并喝骂了负责伤员的头领,一位据说能和大神沟通的‘神医’。

    “要让他们吃饱,吃好,本太师那边近几日就不要肉了,全都送来这里。”

    脱欢的姿态很高,若是方醒在这里,必然会说他这是收买人心。

    “多谢太师”

    那些伤员的喊声传出去,等脱欢出来时,看到的是一双双饱含敬佩之色的眼睛。

    脱欢的面色阴郁,指着营地说道:“都在这里干什么?去,帮着一起扎营。”

    等人都散了之后,脱欢面色稍霁,他知道,这些人会到处去散播他的仁慈,替他收拢人心。

    而一个百人小队却没有参加扎营,他们聚集在一起,说着先前的那次试探。

    “明人的火器威力不小,我们应该带上重甲让瓦剌人去试试的。”

    “重甲不管用,必须要用气势压倒他们,先前脱欢胆怯了,不然必定可以突进去。”

    “明人的骑兵没有出战,这是最为遗憾的事情,不然就凭着火器,咱们可以轻易的攻破他们。”...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