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383章 关于未来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方醒站在窗前,时不时的拿起望远镜看看言家的内宅。

    没多久,内宅就乱了起来,丫鬟仆役到处乱跑。

    方醒的嘴角微微翘起,说道:“希望是言秉兴,那老东西也该受到惩罚了,最好吐血而亡。”

    费石心中大悔,早知道方醒那么恨言秉兴,他绝对会下手再狠些。

    没多久消息就来了。

    “伯爷,言家人去请郎中,而且请的是言秉兴惯用的那个郎中。”

    方醒满意的关上窗户,回身道:“那言鹏飞在大市场有个商铺,也进了徐庆他们的罐头,不过现在不要去惊动他们,让他继续逍遥。”

    费石大胆的质疑道:“伯爷,大市场里的商铺全在户部的手中掌握,只需动个手脚,保证能让言鹏飞无可奈何。”..

    刚弄了一出私生子上门寻亲,把言秉兴气病的戏码,费石认为应当趁热打铁,把言家暗地里经商的嘴脸揭露出来,从而给言家再一次重击。

    方醒把玩着望远镜,目光幽幽。

    “人不可能一生都占上风,所以咱们得给自己留下余地,遇到困难时反击的余地,不然前路道阻,手段全无,那便是绝路。”

    费石心中一凛,却没有悔意,点头道:“伯爷,下官知道了。”

    方醒笑道:“无需紧张,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否则今日我会把言家连根拔起,让南方的文人看看什么是秀才遇到兵,当然,他们也不会和我说理,只是仗着人多罢了。”

    “还有,以后书院大概会有些变故,不过你无需管。”

    费石心头沉重,隐隐约约的猜到了方醒的意思,却不敢想。

    方醒离了这家酒楼,就看到了安纶,他笑了笑,等安纶过来后说道:“你可是来盯着我的吗?”

    安纶摇摇头道:“兴和伯,咱家接到了旨意,要回京了。”

    “恭喜。”

    安纶接到了旨意,那么北平那边的速度够快的呀

    “兴和伯,殿下也接到了旨意,要回去了。”

    安纶的神色有些古怪,有兴奋,更多的却是黯然。

    “你舍不得金陵?那我倒是可以从中周旋一二。”

    安纶好歹帮了不少忙,方醒不介意伸手帮他一把。

    安纶摇头道:“多谢兴和伯,咱家肯定是愿意回京的,只是想到以后会见到那些故人,咱家心中就有些激动呢!”

    方醒听到他在说‘故人’时有些咬牙切齿的恨意,就说道:“京城最近几年会不大太平,你且好自为之。”

    安纶拱手道:“多谢兴和伯提点,咱家在南边也知道,那些文人们都巴不得陛下都是一群乱臣贼子,亏他们整日把忠君爱国挂在嘴边,不要脸的东西!”

    方醒微笑道:“谁是君子,谁是真正的爱国,现在说了不算,且等几百年后,后人自然会给出一个评价。”

    回过头方醒就问了费石关于安纶的事。

    费石倒是对这个对手了解不少,“伯爷,安纶割那一刀时年纪不小了,大家只知道他家颓败了,一家子欠债太多,最后都卖身进了债主家中为奴为婢,至于安纶为何没有在内,这个谁也不知道。”

    那么安纶的仇家是在宫中?

    带着这个疑问,方醒去了书院。

    徐方达带着学生们围拢在方醒的周围,听他说着最近的时事。

    “大明给周围国家的威胁太大,所以哈列国和瓦剌联手势在必行,这一战将会决定谁是这块土地的主宰,所以大明不能败,败了就会重蹈前宋覆辙”

    “所以我会去北征,嗯,为了大明不会走前宋的老路,我会去草原。”

    方醒看着这些他只是上次见过一面的新生,感慨的道:“你们在南方享受着安宁的生活,那是因为有大明的将士在捍卫着这份安宁,是用鲜血去捍卫,所以你们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莫要想着读书人就高人一等,这等学生我是不认的!”

    看到这些学生面带惶恐之色,方醒笑了笑:“你们读书终究是在为自己而读,只是切莫忘记了有国才能有家。”

    物欲横流的时代,国家的概念被削弱了,一切都以自我为中心。我感觉好的就是我该去追求的;我感觉不好的,不管是什么,那就是我所唾弃的。

    “都回去吧。”

    方醒点点头,他不想说的太多,免得会影响这些年纪还小的学生的心智。

    徐方达陪着方醒在操场上溜达着,问道:“老师,此次北征必然凶险,您”

    “有的事必须要去做。”

    方醒只觉得心中一片宁静,缓缓说道:“我喜欢大明,所以我要去捍卫它,明白吗?”

    徐方达惭愧的道:“是,弟子明白了,不可只想着独善其身,若是人人都作此想,大明危亦。”

    方醒看着有些阴的天空,心中却有些振奋和期待。

    “我要回京了,此后但凡有重大变故,你可当机立断,就算是暂时关门也没什么。”

    徐方达指指北边,方醒点点头,两人一时默然。

    良久,徐方达苦涩的道:“老师,就没有余地吗?”

    “没有。”

    方醒早有这个觉悟,“别人都当了上千年的老大,怎会给人让路?那是他们的命根子,所幸咱们的规模不大,所以不至于是你死我活。”

    “老师,那您一直不肯扩大规模,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一半吧。”

    方醒负手道:“还是那句话,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焉,咱们要踏踏实实的向前走,而不是想借着陛下的势来扩张,否则一旦变故,那就是人人喊打。”

    方醒侧身,拍拍徐方达的肩膀道:“兴许到时候没那么严重,所以你有个准备就行,咱们兴许要有一个寒冬要熬。”

    徐方达沉默的点点头,方醒突然笑道:“怕什么!这是暂时的,嗯,记住了,这是暂时的。”

    方醒没有去大市场,而是去了小巷中已经关了门的神仙居,站在门外默默的皱眉沉思。

    巷子里走了两个来回,方醒最终大步离去。

    二楼的窗户突然打开,有水滴落下,掉到石板上摔成了几瓣。

    水滴不断滴落,直至一个男子出现,莫愁急匆匆的下楼来打开大门。

    “七哥。”

    “莫愁姑娘,这是老爷给你的。”

    莫愁接过锦盒,打开后,看到是一枚古朴的石头戒指,心跳就不可抑制的在加速,然后看向辛老七。

    辛老七说道:“这是老爷家乡的规矩,拿了这戒指,便能安心。”

    莫愁突然捂着嘴,泪水滑落,却不肯移开目光,只是看着锦盒里的这枚戒指。

    “莫愁姑娘,老爷马上就要走了,北征在即,老爷会去看看那些哈烈人有多厉害,兴许回来会很晚。”

    “我等着!我等着他!”

    莫愁拼命的点头,欢喜的流着泪。

    辛老七点点头便走了,他还得和方醒去办事。

    古朴的小巷中,斑驳的石板上全是岁月的痕迹。

    那道身影一直在看着巷子的尽头,仿佛多看几眼,那里便能变出一个人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