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382章 身败名裂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言府的大门外此刻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只在门前留下了一个空档,而在这个空档中,一个年轻男子正跪在地上嚎哭着。

    “爹,我是言兴啊爹!您怎么就不管我呢?您看大哥是教授,二哥有钱,就我跟着娘在秦淮河卖……艺,爹,你好狠的心呐!”

    这年轻人神色哀伤,而在他身后站着个中年女人,此刻这个女人正在抹泪,却不说话。

    这女人堪称是风韵犹存,偏偏还多了些楚楚可怜,欲语泪先流,让边上的人看到也忍不住……

    “这女人如今还有这般姿色,可见当时言秉兴的福气。”

    “言秉兴以前都是板着脸,看着就是正人君子,谁知道居然还有个私生子,这真是斯文扫地啊!”

    “当年这个女人在秦淮河可是小有名气,后来突然就不接客了,大伙儿还以为她赎身了,谁知道居然是给言秉兴做了外室,连儿子都有了,嘿嘿!”

    “那孩子一看就是二十左右的岁数,言秉兴瞒的够紧的呀!”

    那女人在无声流泪,听到这话就垂泪道:“当年我跟了他,后来生了孩子,言秉兴说要么噤声,要么就准备进大牢。”

    卧槽!

    大家都是来看热闹的,却被这个女人的爆料给震惊了。

    “这……”

    大家面面相觑,这事儿可就变味了呀!

    人群中有人喊道:“你这女人好没道理,那你往日不说,今日殿下在金陵才说,这是要闹事吗?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那女人闻言就怒了,说道:“当年言秉兴每年给了些钱粮,勉强够我母子度日,可前几年那些钱粮就没了,没了!难道要我继续去操持旧业吗?”

    回过头,这女人冲着刚出来的言鹏举说道:“言鹏举,你自己说说,刚才我的话可以错处?”

    言鹏举冷着脸道:“闹什么闹?当年你下药让家父犯下大错,若不是家父念着你不易,放了你一马,今日你可还能苟活?”

    “哦!原来是下药啊!怪不得,言先生何等的君子,怎么会和你这等人尽可夫的青楼女子媾和,卑鄙!”

    有人大抵是言秉兴的粉丝,马上就义正言辞的喝道。

    那女人也不恼,只是冷笑道:“当年言秉兴是如何跪在我的面前忏悔的,你可以去问问,只说自己酒后失德,可那日他就喝了一杯酒,还是最淡的酒!”

    呃!

    言秉兴的学生多,每年来拜访的不少,所以他的酒量大家都清楚,绝非一两杯的事儿。

    “至于说下药,你是他的儿子,你去问问他,那日我本不想见他,可他却在门外吟诗,一连吟了十余,后来他还亲手写了留在我那,若是不信,那便看看。”

    这女人说着就从怀里摸着一个小卷轴,展开后,走到人群前晒了一圈。

    “这是言先生的字,确定无误。”

    “而且这十多诗从未见过,可见确实是……”

    “哎!刚才看这女人好生丰盈,原来是卷轴在顶着,没意思了!”

    展示一圈之后,这女人回头冲着言鹏举说道:“你家若是有本事那便来抢,就如同当年我儿还小时那般来抢。”

    “娘……”

    那个叫做言兴的年轻人膝行过来,抱着女人的腿大哭着。

    哎!

    这女人摸着言兴的头,叹息道:“当年娘说你被溺死了,所以才得活,如今你长大了,娘带你来看看你的亲生父亲家在哪,不过你记住了,咱们不是来乞讨的,娘就算是操持旧业也能养活你,不去求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言兴仰头道:“娘,我以前误会你了,等回去我就去找事做,我来养活您。”

    女人眼中含泪,颤声道:“好!我们走。”

    围观的人沉默着,有人不忍的垂眸不去看这个让人悲伤的场景,有人看向言鹏举的眼神中带着鄙夷……

    言鹏举被这些眼神逼得胸闷,看着言兴扶着那女人缓缓而去,人群默默的让开了一条路。

    胸闷,言鹏举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喷薄欲出,憋得难受。

    那对母子走到人群中间时,人群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手中是一张纸。

    宝钞也是纸!

    这是一个眼中含泪的男子,他看到女人诧异,就说道:“我当年也是被寡母养大的,可总算是没人打压,所以,你的痛苦我能理解,拿着吧,算是一个帮助,希望你儿子以后能有出息。”

    女人茫然看着那张十贯的宝钞,摇摇头道:“谢谢了,不过还是算了,嗯,谢谢了。”

    男子愕然,就这样伸着手,看着这对母子离去。

    “噗!”

    当这对母子消失时,大门外的言鹏举张嘴就喷出了一口血,然后身体往后倒去。

    “大少爷!大少爷吐血了!”

    管家眼疾手快的扶着言鹏举喊道,然后觉得腰间一疼,就杀猪般的叫唤起来,旁人看了还以为他是在心急,不禁暗赞一声忠仆。

    可管家却知道自己犯错了,因为掐他的那只手来自于言鹏举。

    一片兵荒马乱中,人群渐渐散去,唏嘘声却一直在严家的门外回荡着。

    “知人知面不知心!”

    “严家算是完蛋了,名声扫地。”

    远处的一家酒楼的二楼上,方醒放下望远镜,回身对费石说道:“不错。”

    费石笑道:“伯爷过奖了,这等小事谁都能做。”

    两人没走,等了一会儿后,有人敲门,然后等人进来,却是先前那个眼含热泪给那女人宝钞的男子。

    男子堆笑道:“伯爷,大人,那对母子就在门外。”

    方醒微笑道:“你做的不错,若非知情人,根本就区分不出你的身份。”

    费石马上就说道:“嗯,你很好,且退下吧。”

    男子满脸喜色的出去了,随后那对母女进来行礼。

    方醒没说话,只是看着那个年轻人眼中的贪婪微微叹息着。

    那女人挤出笑意道:“大人,民妇刚才可没出错吧?”

    费石板着脸道:“不错。”然后他拿出几张宝钞,说道:“三十贯,而且以后严家绝对不敢动你,此后你便安生过日子吧。”

    女人跪地喜道:“多谢大人,民妇马上就回去,此后为大人立了牌位,日日供奉。”

    费石的脸颊微颤:“不必了,去吧。”

    那年轻人纳闷的道:“大人,小的……”

    费石拿出一张宝钞:“十贯,你既然要出门做生意,本官这里会为你办好路引,马上就走。”

    年轻人的眼中有失望之色闪过,却不敢再求,只得拿了宝钞。

    费石警告道:“谁若是反口,秦淮河中的鱼可是吃人肉的。”

    女人笑吟吟的道:“大人放心,民妇早就赎身了,稍后会去找个老实男人成亲,好好的过日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