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370章 抓捕,围堵,等待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自从那日宴请之后,朱瞻基就指令东厂和锦衣卫按照名单开始抓捕。

    有皇太孙坐镇金陵,而且还是抓贪官,那些心思各异,想趁机闹腾一下的人都消停了。

    民心如水,而此时这个水就在朱瞻基这边,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方醒也很忙,他作为朱瞻基的代表,整日驻守在锦衣卫和东厂的联合办案处,盯着他们审讯。

    一个院子里五个房间,除去正堂之外,四个房间里都不时传来惨嚎,以及那些行刑人员的喘息声。

    方醒就坐在正堂里,手中拿着刚出来的审讯记录。

    费石站在边上介绍道:“伯爷,此人在苏州府担任小吏多年,多次升职的机会都不要,当初下官来到金陵时听说了此事就觉得奇怪,还以为此人道德高深,后来一查,原来此人勾结了苏州府三成的粮长,每年上下盘剥,收益额!是贪腐,最少的一年也有三千余贯。”

    “这人上下勾结,每年送出去的好处不少,苏州府涉案的有一百余人,伯爷”

    费石的面色忧郁,迟疑了一下说道:“伯爷,这可是大案啊!”

    “你在担心自己以后在南方寸步难行吗?”

    方醒放下供词,皱眉道:“这算不得大案,尽管去办。”

    费石轻轻吐出一口气,心想这还不算是大案?这不但是大案,而且还是窝案啊!

    方醒摆摆手,然后靠在椅背上闭目休息。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方醒睁开眼睛,冷冰冰的眸子吓了进来的安纶一跳。

    心中一抖之后,安纶说道:“兴和伯,兵部先前突然发作,周大人一举拿了三十余人,当场拿出证据呵斥,咱家准备去接人犯。”

    方醒的眸色稍暖,点头道:“周大人不错,而且兵部开了头,其它各部也得做做样子,这样就会形成一个上下齐抓的局面,嗯,局势不错,去吧。”

    安纶出去后,想起刚才方醒蓦地睁开眼睛时,那眼中的冷厉,不禁喃喃的道:“咱家以前是不是有些作啊?”

    一路到了兵部,正堂的外面跪了一地的官吏,周应泰负手站在台阶上,看到安纶就说道:“安公公,证据皆在此。”

    周应泰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脱胎换骨,整个人多了不少锋芒,不怒自威。

    还没等安纶离开兵部,各处都有人来报,说是经过一番刮骨疗伤和艰难的自纠自查后,都在本部门抓到了不少贪腐份子。

    等安纶再回到办案处时,身后的队伍长的一眼看不到最后。

    方醒已经得知了此事,却没有欣喜,只是继续等待着。

    不管是被抓还是自纠自查到的嫌犯,所有人都要过堂,一旦发现撒谎或是瞒报,马上上刑。

    安纶发现费石不见了,却不敢问。

    方醒有交代,一旦发现有人打探消息,不论是谁,先拿下再说。

    郁闷的安纶就进了审讯室,盯着人上刑。

    室内全是汗臭、血腥味、屎尿的恶臭以及呕吐物的酸臭。

    可安纶却破例亲自上手了,挥舞着皮鞭抽打着嫌犯。

    当听到那惨叫时,安纶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发飘了。

    安纶觉得自己的灵魂从身体中飘了出来,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作为从小就割干净被送进宫里的太监来说,这种感觉让他痴迷了,不可自拔。

    方醒的手中不断在汇集着各种供词,他最后懒得弄,就让朱瞻基调来了此行跟着的几名御史过来甄别,最后他再判断。

    随着信息的汇总,被抓的人越来越多,金陵城的气氛堪称是令人窒息。

    “嗬嗬嗬!”

    安纶满面潮红,身体一颤一颤的出来了,眼神还有些呆滞。

    “兴和伯,差不多了。”

    方醒皱眉看着身体还在微微抽搐着的安纶,“都榨干净了?”

    安纶点点头,喘息道:“都交代清楚了,本次一共有三百余人涉案。”

    方醒哦了一声,然后继续看消息。

    安纶失望的回到临时住处,倒下就睡死过去。

    而在江阴,费石却没有丝毫睡意。

    江阴陈家占地不大,放眼看去,一百多亩的庄子里,除去庄户的地方之外,也就是一个三进的院子。

    放下望远镜,费石转身坐在地上。

    这里有十多株大树,而且周围没有道路,都是荒地,所以罕有人迹。

    三名手下正懒洋洋的靠着大树打盹,费石也没呵斥,因为昨晚他们摸进庄子里蹲守了一夜。幸而不是夏天,否则此刻大概就见不得人了,早就被蚊虫叮咬成了胖子。

    费石也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然后继续盯着陈家。

    等天色渐渐的暗下来时,费石嘴里叼着个干饼子,手中拿着望远镜,想利用最后的天光观察一下。..

    而他的三名手下已经养足了精神,准备再次潜入庄子。

    费石的嘴突然一松,干饼子落地,然后低声道:“注意,传信号,有人来了,盯着他,一旦发现不对,等他出来时立刻抓捕。”

    他身后马上有一人弯弓搭箭,箭矢升空,发出尖利的声音,就像是夜枭。

    夜幕渐渐降临,给观察增加了许多难度,可费事却不忧反喜。

    “大人,兄弟们辨认过了,来人不是陈家的人,第一次出现,在大门时还被盘问过。”

    费事眯眼看着黑夜中的陈家庄,冷笑道:“不管是不是,传令下去,那人一旦出来,马上拿下,然后立刻要口供非常时刻,本官只要口供,明白吗?”

    这一刻的费事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暗黑的气息,在莫愁面前的和蔼可亲,在方醒面前的干练模样都不见了,就像是暗夜魔王,一张嘴就要人命。

    “是,大人!”

    黑夜中,李家庄显得格外的安详。可就在庄外,有些黑影正在联动,不时有人四处游走传递消息。

    费石站在李家庄的外围,静静的看着,纹丝不动。

    “多少时间了?”

    “大人,那人进去大半个时辰了。”

    费石冷笑道:“果然是有问题,既然不认识,那便不可能会在天擦黑时来。此人必然有鬼!”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过来低声道:“大人,陈家有人出来了。”

    “没打灯笼?”

    “没有,摸黑出来的,而且开关门非常小心,声音很小。”

    费石的脸上浮起一抹微笑,“这里是城外,不做亏心事,怕什么?陈家的人难道还怕巡检司吗?拿了他!”

    黑夜中人影幢幢,很快,一个被堵住嘴的男子被带到了费石的身前。

    费石打量着这人,微笑道:“本官锦衣卫费石,奉命前来调查陈家,你,可愿配合?”

    这人浑身颤抖着,半晌也不点头。

    费石摇摇头,“罢了,带远些动手!”

    两名锦衣卫架着男子往远处拖,费石原地等待着。

    黑夜中,陈家庄的祥和中多了些别样的气息,仿佛是妖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