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360章 世情翻覆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感谢书友:“赵三华”的万赏!

    ……

    马苏在户部不喜欢冒头,他只是做一些文书工作,算算账,审核一下账本,其它时间可以去看看户部以往的卷宗,这个是夏元吉特批的,否则他连摸都摸不到。

    别人看卷宗感到枯燥,可马苏却看得津津有味的。

    通过查看往年的数据,一个活生生的大明就在眼前,每一年的开销收入,灾害造成的影响,各种工程的耗费……

    而当这些数据一一汇总之后,大明的底细就在眼前。

    马苏一边看,一边在汇总数据,他准备做一个大明历年来的经济动向图形,然后建议夏元吉此后形成惯例,这样的话,只需几张图,大明经济的发展和各种耗费就能一目了然。

    总图、每一年的图,耗费图,收入图……

    想到这些图制成后,一眼就能看到大明经济运行的变化,马苏就干劲十足。

    随手记下一个数据,马苏翻了一页。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很急。

    马苏微微皱眉,他需要安静,户部也需要安静。

    “嘭!”

    房门猛地被撞开了,马苏再好的脾气也忍不得了,喝道:“谁?!”

    “复阳!”

    姚平推开门后,气喘吁吁的进来,满脸欢喜的道:“复阳,你升职了!”

    看到是姚平后,马苏的怒气就消散了,闻言就纳闷的道:“老师没给我说过这事啊!”

    对于马苏的仕途方醒有规划,大致也给他说过,不外乎就是多在基层积累打拼,等时机到后再正式进入官场。

    姚平大概是一路跑过来的,他寻了一下,就过去拿了马苏的杯子一口干了,擦擦嘴,兴奋的道:“大朝会刚散,陛下亲口说了,你做事干练勤勉,着任职户部照磨!”

    “照磨啊复阳!”

    姚平欢喜的道:“国朝可少见这等从小吏直接到八品实职的升迁,你已经简在帝心了!”

    马苏一愣,然后看看门外没人,就皱眉道:“老师对我的仕途已经有了规划,陛下这一下算是打乱了老师的布局,太高调了,不是好事。”

    姚平竖起大拇指,赞道:“果然不愧老师对你的看重,不愧我等的大师兄,这份镇定就把我给比下去了。”

    马苏听到了脚步声,好像人不少,就低声道:“此事不宜声张……”

    姚平苦笑道:“陛下亲手提拔你,对你的评价很高,这不是你想低调就能低调的,复阳,准备好吧……”

    准备什么?

    马苏摇摇头,然后把卷宗收起来,把自己记录数据的本子收起来,旋即向外走去。

    刚到门外,马苏就看到一群人疾步过来,全是户部的官吏。

    “马苏……呃!马大人,恭喜恭喜!”

    “马大人前途无量,我等特来恭贺!”

    “马大人,中午可有时间?下官想请大人去吃顿便饭,若是不方面也无妨,下官去方家庄拜访也行。”

    “……”

    这便是烈火烹油啊!

    马苏拱手,惶恐的道:“在下刚知道此事,不敢妄言,多谢诸位大人的盛情,在下得先去求见大人。”

    呃……

    这家伙和老油条一样的滑溜啊!

    “诸位让让,且等复阳处置好了事情,自然有时间叙话。”

    此时真正的老油条姚平出来了,一阵糊弄,总算是把马苏送了出去。

    马苏去了夏元吉那里,没说话,夏元吉就已经劝慰了。

    “此事是陛下一力主张,不过本官却认为你可当此任,好好的干,嗯……本官记得你正在弄那个图,别停,照磨所那边本官会令人配合你,图还是继续做。”

    马苏说道:“大人,下官知道此事已成定局,不可挽回,只是下官却想静一静,就想悄然任职。”

    夏元吉点点头,欣赏的道:“此次你的升职有些突兀,不过你只需如以前一般,慢慢的就会消停了。”

    “是,大人。”

    马苏准备告退,夏元吉沉吟道:“罢了,兴和伯那边怕是有许多话要交代,今日便放你一天假。”

    ……

    马苏一路回到了家中,只说了自己升职之事,就把刘氏给惊的不行,直念佛号。

    “苏儿,陛下他老人家居然知道你?阿弥陀佛,咱们马家算是祖上显灵了,回头娘就去寺里还愿……”

    而马苏的妻子赵氏则是喜出望外,只问马苏是不是办成了什么大事,才得了朱棣的青眼。

    马苏微微一笑:“此事大概是老师那边的影响,具体我还不知,现在就去问问。”

    刘氏一听就赶紧催促他去,而赵氏马上就说去买菜,晚上弄一桌。

    不管外界如何的喧嚣争斗,可只要家中温暖,男人就不会感到害怕,也不会感到孤独。

    到了书房,方醒、解缙和黄钟都在。

    “坐吧。”

    马苏坐下,然后听方醒讲起大朝会之事。

    “陛下此举大抵是要让太孙在南边给自己弄些势力,不过我却认为不可取,此例不可开,否则以后的人照猫画虎,大明的麻烦事就多了。”

    “等回来后大概北征就要开始了,几处操练都不能停,稍后我会安排,到时候留在家中的家丁可能会轮流出去,家中的安全要多注意些。”

    黄钟点头道:“陛下在,这里必然无恙,至于北征之后,更是无人敢动,所以伯爷无需担忧。”

    “嗯,是这样。”

    方醒说道:“还有一个,马苏之事大概是陛下准备恶心那些臣子,你们不是讨厌科学吗,那朕就提拔一个科学的人上来。这种心态大抵会给你造成些困扰,不过你只需低调就是了,若是有人挑衅也无需忍耐,反击之!”

    马苏起身应了。

    方醒笑道:“我这只是一说,兴许陛下是想给科学一个通道,你算是交上了好运罢了。”

    解缙摇头道:“此事无需多想,陛下既然决断了,那就去做。至于科学与儒学之间的争斗,至少陛下在时,此事会被压住。”

    方醒赞同的道:“是这个道理,陛下有威望能压住,圣人家最近也老实了许多,没见折腾,可见是被上次的事给吓住了。”

    想起自己上次去挖墙脚的事,方醒不禁笑道:“没想到我却有能吓住圣人家的一天,以后可以当做谈资了。”

    黄钟说道:“伯爷,此事那边估摸着是在忍耐,陛下在时他们会忍耐,以后难说啊!”

    方醒不屑的道:“相比之下,我就是光脚的,难道还会怕穿鞋的?若是交手,我自然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一家之言。”

    也许是觉得这话太过吓人,方醒起身道:“马苏在家休息一天,好好的庆祝,放心吧,这个位置你坐稳了,别人拿不动。”

    解缙笑道:“谁敢拿?那就是在你的头上动土,宽宏大量可不是玩笑的。”

    “解先生又在玩笑了。”

    方醒说完自己就忍不住笑了,旋即书房里全是笑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