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新章节 第1350章 春雨中的庆寿寺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感谢书友:“梦幻残天”的万赏!

    ……

    张茂微笑着,目光淡淡。

    “殿下,臣只是去说了一些关于战略之事,陛下刚才已经训斥过臣了。”

    方醒不慌不忙的道,那条小狗一路嗅着到了他的脚边,伸出爪子去挠他的鞋子。

    “你啊你!你所谓的战略本宫已知,可那些都是大明的机密,却不好泄露,下次注意些吧。”

    “是,臣告退。”

    方醒轻轻的抖了一下右脚,那小狗的爪子被震开,然后又不依不饶的追上来。

    朱高炽和张茂看着这一幕,朱高炽嘴角含笑,而张茂却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目光开始有些散乱。

    方醒俯身把小狗抱起来,交给了过来的梁中,然后转身而去。

    朱高炽接过小狗,轻轻的抚摸着它的头顶,问道:“引真以为如何?”

    张茂低笑道:“殿下,兴和伯办新学,聚宝山卫更是开了大明卫所的先和,所有的火枪和火炮都是由……兴和伯一手操办,再有武学教授之名……太孙殿下之师,以后当可托以国事。”

    看到朱高炽微笑不语,张茂就瞥了梁中一眼,说道:“还有土豆,多少人赖以活命的恩物,臣阅历史书,却从未见过此等文武皆能的重臣,叹为观止啊!”

    梁中在边上侍奉,听到张茂明褒暗贬的一番话后,不禁暗自冷笑着。

    方醒又未曾弄权,按照你张茂的说法,这等不弄权的臣子都要去怀疑和防备,以后大家干脆都当闭口葫芦好了,也别做事了,那样方能保的安全。

    “引真偏颇了。”

    朱高炽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张茂就赶紧认错。

    “殿下,臣只是仰慕兴和伯的才略,失言了。”

    张茂略带歉意的躬身请罪,随后告退。

    朱高炽摸着小狗,淡淡的道:“人以群分,不合则牵制,你不懂,所以不可妄言。”

    “是,殿下。”

    梁中知道朱高炽的意思,那就是让他别乱传这里的话。

    这是一个警告,让梁中心中一凛的警告。

    而李茂出去后就找到了正在抄录奏章的文方。

    “如何?”

    本来前几日的天气不错,可一场春雨之后,人人又都穿上了棉衣,只有文方依然是一袭单衣,看着洒脱不羁。

    张茂坐在边上,目光渐渐深邃:“还行,小弟试探了一下,殿下看来对他还是有一番宠信。不过天长日久……”

    文方放下毛笔,活动着手腕道:“天长日久,猜疑就会多,你多说说,不过要注意分寸,一旦露骨,殿下肯定会警觉。”

    张茂笑道:“殿下应当知道小弟的意思,不过却没打断,这便是牵制。有此牵制,才有咱们的前程,言诚兄,君王当秉承中庸之道才是啊!”

    文方身体一抖,嗤笑道:“不过是左右平衡之术罢了,我辈当效仿先贤,好生辅佐才是。”

    “是啊!殿下雄才大略,正是吾辈的明君,而侍奉明君开创盛世,正是吾辈此生的荣耀,当闪耀于史册之中,流芳千古……”

    ……

    耳边听着窗外的滴水声,淅淅沥沥的。

    屋檐上的苔藓渐渐的多了许多新绿,一只蚂蚁在上面来回爬动,却不知道是否在寻找食物。

    简陋的斗室之中,一桌,一椅,一蒲团。

    而明心就坐在蒲团上,双目微眯,仿佛是在听着那水滴声。但他的双手却是时握时放,显然并无此等闲情雅致。

    “明心师傅,有人找。”

    门外有人轻声呼道,却如雷霆般的让明心失态。他一下就蹦起来,走过去开门,然后……

    “害怕了吗?”

    方醒笑的云淡风轻,微微细雨却不肯打伞,就像是踏春的游客,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明心看都不看那个小沙弥一眼,强笑道:“伯爷光临,贫僧荣幸之至,请进。”

    看到明心侧身迎客,方醒却说道:“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方某对寺中的景致颇为景仰,大师可愿为导游?”

    明心合十道:“此贫僧之愿也!”

    庆寿寺始建于前朝,以双塔而闻名,寺内景致颇多。不过两人都不是来欣赏景色的,所以只是随意漫步。

    一阵风吹过,明心打了个冷颤,所谓的杨柳风,可这里是北平啊!冷死人了!

    伸手擦去脸上的水气,明心看看身后无人跟随,就苦笑道:“兴和伯,贫僧可是备受煎熬啊!那孩子一日不出世,贫僧就一日不得安宁。”

    小径清幽,两边的松树树皮被雨水浸染,看着好似黑色,幽远而孤寂。

    空气很好,满是植物的味道。

    方醒摸摸松树树干,得了一手的水渍和一些不知名的黑色颗粒。他仰头看着树顶,说道:“这人就是这样,你想活的和青松一般的挺直,可有人却想让你弯曲着生长,所以明心,这便是你的劫数,过了就是海阔天空。”

    明心却没有什么海阔天空的心情,他强笑道:“听闻目前的国事殿下管了大半,贫僧心中没底了呀!”

    “你怕了?”

    方醒轻轻拍打着树干,树上的水滴落下来,冷飕飕的。

    “怕了。”

    明心承认了自己的胆怯。

    “莫担心,陛下在时孩子出世,此事便稳妥了。”

    方醒丢下这个答案,然后独自往里走,留下了明心在发呆。

    良久,明心才恍然大悟,微笑道:“是了,陛下一旦定下来,就算是……也能压住人,到了那时,谁敢对我动手?那便是大逆不道。”

    “伯爷……”

    等他清醒时,却失去了方醒的踪迹。回首四顾,四周静悄悄的,只有些水滴在地面时的声音。

    明心打个冷颤,急匆匆的就追了过去。

    无人的小径突然来了两人,他们在方醒刚才站的地方停住。

    “那和尚要盯紧,若有不轨,杀了便是。”

    “是,大人,只是兴和伯却插手了。”

    “无碍,兴和伯和太孙的关系你也知道,他不会坏事,只会帮衬。”

    “大人,刚才兴和伯大概是点了明心几句,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咱们可要去逼问一番?”

    “别去,陛下此举不同寻常,咱们只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多嘴多舌,乱伸手,那会坏事。”

    “多谢大人提点,咱们这差事也就等着太孙妃产下孩子就结束,倒也轻省。”

    “不轻省,所以我才让你们少多嘴,不该过问的事别问,否则到时候连累大家……”

    “是,小的知错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