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1094章 一拳朱高煦(为众筹盟主‘书虫1768’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感谢群里的兄弟姐妹们!聚沙成塔,聚腋成裘,感谢每一位参加的群友!!!

    对于朱高燧的姗姗来迟,朱高煦难得的宽宏大量。

    坐吧。

    朱高煦冲叶青说道:上菜,好酒也来。

    朱高燧坐下后笑道:二哥今日怎会想请客了?而且还不是在府中。

    朱高煦满不在乎的道:家里的饭菜都吃腻了,再说最近我正修身养性,若是在家里吵架,那就白费功夫了。

    吵架?

    朱高燧不解的道:二哥准备和谁吵架?

    朱瞻基在边上坐着,看着两人的交谈,觉得是一头狮子和一头狐狸在交流。

    朱高煦也不等上菜,就说道:听闻你在宫中和大哥多有口角,为何?

    朱高燧愕然道:什么口角?不过是争论几句罢了,这和口角无关。二哥你在府中编书不好吗?非得要出来搅合

    我不搅合你就要上天了!

    朱高煦所谓的养气功夫看来全是给自己的脸上贴金,他怒道:你一个身无职权的皇子,每日在皇宫里晃荡,这里撮一下,那里怂恿一下,唯恐天下不乱!你想干什么?

    叶青听到这里,马上对身后的伙计说道:把二楼的客人全部请出去,就说今日第一鲜对不住大家了,过后请他们免费吃十日。

    朱瞻基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冲着贾全扬扬下巴,贾全马上就跟着叶青去了。

    有贾全出面,那些客人连路过这个包间的外面时都放轻了脚步。

    朱高燧突然怒道:我进宫去孝敬父皇有错吗?你们整日就给父皇添堵,谁去劝慰他老人家了?啊?!不是我每日去陪父皇用饭,去陪父皇散步,父皇的身体能好转吗?事到如今你们却来说酸话,这是何意?!

    长辈之间的争执,朱瞻基不好插嘴,只是朱高燧刚才说话的时机有些微妙,正好是那些客人路过房间外面的那一刻。

    毒蛇!

    朱高煦的理智被这番话给冲走了,他猛然起身,指着朱高燧骂道:你个阴人!当年你在背后撮我去和大哥吵架,那时候你怎么不记得父皇的身体了?你个败兴的狗东西!呆在北平干什么?滚回你的封地去!

    朱高煦拿出了武人的气势,朱高燧的气焰顿时一滞。他笑眯眯的道:那二哥为何不回自己的封地呢?难道是挂念着父皇的身体?

    朱高煦一听反而不气了,他右脚踩在椅子上,戟指着朱高燧说道:老三,别说我没提醒你,来!咱们马上进宫,一起去找父皇,都回封地去!

    说着朱高煦就过去拉扯朱高燧,硬是要拉着他进宫。

    二哥放手!你放手!

    朱高燧奋力的挣扎着,他虽然也练武,可哪能和号称猛将的朱高煦相比,被朱高煦拉着手往门外拖。

    朱瞻基看似很尴尬,可目光却有些淡然,还带着探索之意。

    放开我家王爷!

    这时张楚冲了进来,他没敢拔刀,可却挡住了朱高煦的去路。

    常建勋不慌不忙的进来,拔出长刀搁在张楚的脖子上,狞笑道:张楚,不想死就滚出来!

    张楚没躲避,反而歪着脖子凑过去,鲜血从脖子上流下来,他却大笑道:常建勋,有本事就来吧,看看你爷爷可会皱一下眉头!

    够了!

    见血了,朱瞻基自然不能坐视,他低喝一声,在朱高煦发楞的时候道:汉王叔放开吧,都是一家人,有话好好说。

    朱高煦随手扔下朱高燧,回身一点头,常建勋就收刀,然后他喝道:玛德!敢来堵本王的路,你好大的胆子!

    呯!

    张楚没想到朱高煦会说动手就动手,被一拳打的撞在墙上,然后慢慢的贴着墙坐了下去。

    噗!

    一口鲜血溅在地上,朱高煦视若未见的说道:什么玩意儿都敢在本王的面前叫嚣了,这世道可是看不懂了。若是在战阵上,如你这般的,本王反手就能杀你!

    这话说的霸气,可谁都不敢不信。当年这位王爷可是勇冠三军,多次救朱棣于危险之中,不然朱棣也不会在继承人的选择上犹豫不定。

    这一拳并未让朱高煦的怒火全消,他回头瞪着朱瞻基说道:别学你爹,一天软趴趴的,都被文人教坏了!以后谁若是不服你,那就打!自己打不过,你还不会叫人吗?打死他!以后谁还敢招惹你?!

    呃

    朱瞻基眼中的探寻消失了,尴尬的拱手道:汉王叔,咱们还是吃饭吧。

    朱高煦鄙夷的看着正艰难爬起来的朱高燧说道:看到他就没胃口,走了!

    一阵风般的朱高煦走了,朱瞻基的眸色转冷:赵王叔可要吃饭吗?

    朱高燧撸开袖子,手腕上一道青紫看着触目惊心,他摇摇头,唏嘘道:二哥的性子再不改,迟早会惹下大祸,瞻基,有时间你也去劝劝。咱们一家人都好好的,让父皇也少些烦恼。

    你没去看父皇的头发,最近他老人家的鬓角都白了大半,哎!饭就不吃了,我这就回府,让他们去打听哪里有好的郎中,叫进京来给父皇看看。

    你也好好的,看看你都胖了些,回头叫御医给你开个方子调理调理,哎!我先去了。

    若是朱棣在此看到朱高燧的模样,朱高煦肯定得倒霉了。

    唠唠叨叨的朱高燧走了,临走却忘了把还在咳血的张楚给带回去。

    张楚却没有被主子抛弃的怨恨,朱瞻基心中暗动,知道这人对朱高燧忠心耿耿,就让贾全叫人把他抬回赵王府。

    叶青恰如其分的出现在门外,对门右边的鲜血视而未见,在朱瞻基说不用饭后,就笑道:家中的平安少爷周岁时老爷在外没参加周岁礼,说是今日给平安少爷补过一次。听说老爷找了好些珍稀食材,把花娘都喜翻了。

    不错!

    朱瞻基拍着叶青的肩膀道:你不错!好好干。

    叶青笑的谄媚:殿下若是能多来第一鲜几次,那才是小的福气。

    这是要拿朱瞻基当活广告,朱瞻基笑道:果然是人精,罢了,以后我让府里的人来拿菜。

    这个面子给的大,叶青笑吟吟的说一定会叫厨房下力气弄太孙府要的菜,然后把他送到大门外。看着一行人往方家庄方向去了,这才叫人骑马从边上抢先赶去方家庄,把刚才的事情报与方醒得知。

    而两位王爷在第一鲜,在朱瞻基的面前差点干架的消息也在第一时间被朱棣得知。

    不管!

    朱棣的心思现在连大太监都猜不明白了,他挥手让孙祥赶紧走,然后送了杯药茶过去,低声道:陛下,太孙殿下喝住了,这是好事啊!

    朱棣抬头,摘下老花镜,面无表情的道:瞻基若是喝不住,朕也不会插手!

    大太监这才明白了朱棣的意思,这是要给朱瞻基磨刀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