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1073章 狗屁的圣人子弟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感谢书友:武器行01的盟主打赏,因今天时间太紧,加不了更,明天加,望谅解!

    还是北平好啊!

    看到北平城,王贺摸摸自己的脸,嚷道:咱家的脸都蜕皮了,兴和伯,你可得和陛下说说咱家的辛劳。

    方醒的脸虽然没蜕皮,可也晒黑了。他压住回家的急切心情,点点头道:好,务必要让陛下再拍一次你的肩膀。

    王贺面色纠结,正想着方醒的这个建议是否靠谱时,方醒已经大笑着冲向了北平城。

    兴和伯,陛下说了,让你回家。

    方醒在等待通传,可没想到却是这个结果。他不相信的说道:这不可能吧!方某可有许多事情要向陛下禀告。

    来传话的太监板着脸道:这是陛下的原话,兴和伯自重!

    自重你妹!

    这个太监方醒不认识,他打量一番后,气呼呼的道:回家就回家,我还巴不得呢!

    这太监看到方醒气呼呼的走了,就得意的笑着。可在看到方醒突然一个转弯,往左边去了时,他脸上的笑容凝结,然后阴阴的翘起嘴,转身回去。

    陛下,兴和伯去了太子殿下那边。

    朱棣戴着老花镜在看地图,不时和手中的奏章对一下。闻言他淡淡的道:那竖子必然是气呼呼的,可对?

    去传话的太监本想说方醒有怨望,可以前被打死的太监在警示着他,在这位帝王的面前要小心,否则下一个就是自己。

    是的陛下。

    朱棣摘下老花镜,揉揉眼睛道:罢了,他必然是有些疑惑,太子那边倒是可以帮朕敲打一番。

    敲打?

    这太监出去之后,左右看看,一溜烟就不见了。

    你是兴和伯?

    梁中眨巴着眼睛,拦住婉婉,然后看着眼前这个黑乎乎的家伙问道。

    婉婉被拦在后面,同样是眨巴着眼睛看了看,然后嚷道:他就是方醒,快让开!

    方醒咧嘴一笑,在黝黑的肌肤下,那牙齿显得分外的白:果然还是郡主的眼力好,老梁,你这是有了新人就把旧人给忘了啊!不厚道!

    梁中笑眯眯的道:咱家早就认出来了,不过你这黑乎乎的,贸然进去会吓到人啊!

    方醒看着眨巴着大眼睛的婉婉,伸手就想摸她的头顶,可却犹豫了一下。随即婉婉的眼中闪过失望之色,方醒不禁笑了笑,然后揉揉她的头顶道:婉婉可好吗?

    婉婉喜滋滋的道:婉婉好呢!每日都去陪皇爷爷用饭。

    方醒和梁中相对一笑,然后问道:可去花园里生火了吗?

    婉婉为之气结,嘟嘴道:婉婉又不是小孩子,不生火!

    方醒笑道:好,婉婉不是小孩子了,且等我去见了殿下,回头再请你去家里玩耍。

    好啊好啊!

    婉婉深得朱高炽夫妻和朱棣的喜爱,在宫中几乎是可以横着走,可她却非常的乖巧,这就让不少人找不到攻击她的地方。

    于是乎就有人开始说些闲话,说婉婉人小鬼大,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奉承

    皇宫中没有真正的朋友!

    朱高炽好像又胖了些,看到方醒,他先是一乐,笑道:你这是顶着日头晒呢?

    方醒惆怅的道:殿下,这一路臣不好撇开将士们去坐马车,就一路顶着过来了。

    方醒把金陵和青州的情况说了,朱高炽的表情平静,显然对情况非常清楚。朱棣当然也清楚,那么

    朱高炽含笑道:青州之事你处置的不错,虽然有些瑕疵,但瑕不掩瑜。

    方醒有些心虚,他担心唐赛儿的事是不是被朱棣父子知道了。

    看到方醒有些坐立不安,朱高炽的眼中闪过戏谑之色,然后沉声道:曲阜那边的围墙倒了。

    方醒翻个白眼,这事可是老朱暗示俺干的!

    殿下,杨大人来了。

    呃!杨荣?他来干啥?

    朱高炽的脸僵了一下,这是他老爹的担心,担心他被方醒给忽悠了,于是派来杨荣协助。

    杨荣和方醒相对而坐,朱高炽干咳道:那个曲阜那边有三人断腿,就算是治好了也是瘸子,这个下手太过了。

    方醒无辜的道:殿下,此事臣已经听说了,都说是天谴。

    天谴?

    这人太惫懒,朱高炽觉得杨荣来真是在再确不过的事了!

    杨荣说道:兴和伯,其中一人是继承人,曲阜那边已经闹腾开了,有人猜测就是你干的。

    方醒摊手无奈的道:此事我真是不知道,曲阜那家人也就是比陛下低一等,我哪敢去惹他家。

    杨荣知道自己的任务,可没想到方醒不但不承认,而且还阴了那家人一把。

    这天下你动谁都行,就算是改朝换代也行,可那家人却是不能动!

    杨荣阴着脸道:兴和伯,莫要信口雌黄。

    方醒的面色一冷,淡淡的道:难道不是吗?杨大人,北平兑换银子之事就有那家人的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山/东贪腐一案也有涉及,敢问杨大人,这样的人家,如和为天下表率!这样的人家,如何为万

    兴和伯!

    杨荣猛地打断了方醒的话,面色阴郁的道:兴和伯,此事不提也罢!

    为何不能提?

    方醒的身体微微后仰,讥笑道:就因为他家是你们心中的圣地,所以要百般维护,对那些龌龊事视而不见吗?

    杨荣漠然,这是儒家子弟的底线。谁要敢去触碰这个底线,就算你是皇帝,就算你是雄主,也会被撕成粉碎!

    方醒起身,看着殿内的精美装饰,淡淡的道:殿下,臣在青州看到的是饿殍遍地,看到的是那些士绅和官吏在狂欢,欢呼声震天!

    他们在为何欢呼?因为他们又收割了一批百姓的血肉!肆无忌惮!

    方醒的呼吸有些急促,眼中全是愤怒:什么狗屁的圣人子弟!当那些百姓在床上等着饿死时,那些圣人子弟在干什么?

    杨荣咬牙看着方醒,目光冷冽。

    朱高炽握着玉如意,往日能给他带来冰凉的东西,此时却只有怒火!

    方醒不管不顾的道:杨大人,你知道长期饥饿的孩子是啥样的吗?大脑袋。

    方醒用手比划出一个大圆球的模样,胸膛急剧的起伏着。

    还有大肚子,就像是孕妇!

    那些孩子整日都不敢动弹一下,为何?因为动一下就会多消耗一些食物,而他们的食物是什么?

    方醒挥舞着双手,怒不可遏的道:他们的食物是树皮草根!可就是这些东西都吃不饱!吃不饱!

    朱高炽木然的看着方醒,他不再指望杨荣,因为他看到杨荣

    杨荣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

    那些本该用于赈灾的粮食哪去了?

    方醒快速的眨着眼睛,嘴唇蠕动,哽咽道:都去了那些圣人子弟的手中,他们宁可把那些粮食拿去喂老鼠,也不愿意拿出来去救救百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