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1039章 唐赛儿,上下欺瞒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方醒笑道:是油辣椒,把辣椒晒干了弄碎,然后用油炸了,就是这个东西。

    那男子拱手道:在下林三,这是拙荆。

    那女子嗔道:三哥又害羞了。

    说着这女子和男子似的拱手道:在下唐赛儿。

    方醒笑了笑:贤伉俪率真,在下方醒。

    方大哥,辣椒好吃吗?能种吗?

    唐赛儿大方的问道。

    方醒喜欢这种率真的女人,虽然看着二十岁不到,他说道:我此次带了不少,你们可以尝尝,若是喜欢,辣椒的种子现在不难找到,自己找个地方种下就是了,呃

    方醒突然有些愣住了。

    唐赛儿!!!

    卧槽!

    那位佛母?

    辛老七也不吝啬,就用勺子舀了些油辣椒给林三夫妇。

    果然别有一番味道。

    和不适应辣椒味道的林三相比,唐赛儿吃的眉飞色舞,显然很喜欢。

    方醒不经意的看着唐赛儿,心中想着那个原本会在明年起事的女人(女孩),觉得自己终于是改变了大明。

    你们是来买东西吗?

    方醒看到林三的脚边有根扁担,就问道。

    林三的额头已经见汗了,他轻嘶道:方大哥好眼力,我夫妇昨日抓了些野物,今日就进城卖了。

    方醒看看日头,就说道:那你们得赶紧,否则关门了今晚可是个麻烦。

    看两口子的模样,分明就是家境贫寒,唐赛儿的衣服都有多处补丁。

    林三尴尬的笑了笑,没说话,唐赛儿却怒气冲天的道:不瞒方大哥,这次进城是去县衙要役夫的粮,先前被赶了出来,我们今日不准备回家了,就在城中找个客栈,住柴房也好,明日一定要去讨个公道。

    说着唐赛儿发现方醒的脸色有些古怪,就问道:方大哥可是身体不适?那就赶紧去看郎中吧。

    方醒哪里不适,只是想到等眼前这个看着还有些稚气的女子明年起事后,山/东上至布政使,下到小吏,被愤怒的朱棣处死了一大堆。

    那些贪官污吏死不足惜,只是从此之后,山/东这个地方就成了响马的代名词。

    当有人开了先河之后,那些不甘寂寞的人就会纷纷追随。

    方醒摇摇头,问道:我从京城来,一路看到都是干旱,难熬啊!

    这一路,山/东大部都是干旱,恰逢春耕的时节,方醒能想到百姓的绝望。

    开始他还以为大明不缺粮食,山/东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看到唐赛儿夫妇的模样,当地官府连役夫的粮食都不愿意出,分明就是有情弊。

    林三叹道:可不是吗,今年眼瞅着就是旱灾,可青州却不见动静,每日只是张贴告示,让百姓赶紧去运水浇地,除此之外就没了。

    唐赛儿讥讽道:百姓去问,衙门里说了,这水得看老天爷的意思,知县大人正准备求雨呢,让大家回去等着,想必过几日就有雨了。

    方醒微微垂眸,看到周围的食客都是一副麻木的模样,就知道这些百姓心中的怒火已经快不可抑制了。

    除非是忍无可忍,大明的百姓不会生事!

    我那里住处颇多,贤伉俪可愿去看看。

    林三笑着就想拒绝,可唐赛儿却低声道:方大哥,我一看就觉得你是贵人,可是来暗访的吗?

    方醒点点头,起身道:愿意就跟着来,不愿意可自行离去,缘分罢了!

    辛老七结账,王贺起身尖声道:这面条比北平的差多了,煮面的水都可以当面糊吃了,我说你为何不换水?

    煮面的水要勤换,不然没法吃。

    那妇人苦笑道:城中的水都紧着浇地去了,去了也排不上啊!

    王贺正准备呵斥,可却想到了什么,面色顿时阴沉下来。

    方醒对唐赛儿夫妇颔首,然后转身离去。

    林三低声道:咱们不去吧?

    唐赛儿犹豫了一下,那双浓眉皱起道:我一身的武艺,害怕他不成,三哥,咱们走!

    王贺在方醒的身边道:兴和伯,咱们进城到现在,可没看到有组织百姓自救的动作啊!

    方醒的脸色也不大好看,阴沉着道:在京城并未听说山/东旱灾,可这一路行来,那地都干了。青州府该死!李远道也该死!

    王贺气呼呼的道:回去咱家就写奏章密报陛下!

    你这是在找死呢!

    方醒说道:证据,懂吗?没有证据,没有实地去勘察,你以为自己是御史吗?可以风闻奏事!

    那明日就去!

    王贺咬牙道:咱家就不信抓不到这些人的把柄,而且他们为何不奏报?咱家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方醒有些猜测,不过没说。

    老爷,那对夫妇跟来了。

    辛老七低声道。

    方醒点点头,一直等到了营地外面,这才回身看着唐赛儿夫妇道:再次重新介绍一下,本人大明兴和伯方醒。

    方醒的临时驻地是一间木屋,右边的墙板有一条缝隙,想必晚上会很凉快。

    林三和唐赛儿一进来就显得有些拘束,方醒笑道:坐吧,兴和伯也是俗人,并没有比你们多只手。

    等两人坐下,方醒先问了家事,得知唐赛儿的父亲被派了劳役,而且没有钱粮后,方醒就问道:我记得瀛洲和朝鲜,还有草原的俘虏不少都被派到了北方,劳役还那么多?

    林三摇头道:多,和往年并无区别,甚至有去给官家人种地的差役,还有修房子。

    方醒的身体猛的后仰,王贺接着问道:那些俘虏呢?

    唐赛儿说道:公公,那些俘虏咱们都没看到,听说是去修河了。咱们这边往常就是去北平的差役多,不过从去年开始就少了,可本地的差役却多了不少。

    我明白了。

    不但是方醒明白了,王贺也明白了,他咬牙切齿的道:山/东官吏大胆!

    各地的百姓如何?

    方醒问道。

    林三想了想:伯爷,好多都没粮食了,去年冬天都饿死了不少人,现在开春还好些,山上能找到些吃食,树皮都有人吃。如果不是这般艰难,小的也不会来县衙讨要丈人的粮食。

    什么?

    方醒大惊,起身道:那为何我一路行来都没看到这般惨状?

    王贺也惊呆了,但他比较习惯把问题阴谋化,就眯着眼道:兴和伯,咱们怕是被他们给骗了!

    方醒仰头长叹:我本以为此次是突袭,地方上必然猝不及防,没想到居然早就被人给盯住了。

    这一路都是官道,渡河之后就直奔青州,没有经过什么人口密集的地方。

    唐赛儿迷茫的道:伯爷,好多人家都没饭吃了呢!

    方醒颓然坐下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