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1021章 谁的死亡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感谢书友:叶落随风飘,扫地的万赏!

    朱棣的目光狐疑,作为帝王,他必须要审慎的看待每一位会对未来造成影响的人。

    徐景昌坦然的抬着头,苦笑道:陛下,先前臣去找到了兴和伯,他让臣去知行书院看看,然后臣就去了,看到那些精神抖擞的学生,臣突然觉着自己绳营狗苟的半辈子,不堪回首。

    朱棣点点头,朕知道了。

    这是保留看法和处置的意思。

    徐景昌起身,转身大步出去。

    他看着好像有一些不一样了?

    朱棣的视力不大好,就问道。

    大太监一直在关注着徐景昌,闻言就说道:陛下,定国公的精神好像感觉少了些那个什么纨绔之态,对,陛下,就是少了些纨绔之态。

    纨绔,好享受,好占便宜,好经营。

    那种只知道玩耍败家的算不得纨绔,那是败家子。

    朱棣嗯了一声,大太监马上朝着外面点点头,就有个小太监跟了出去。

    没多久,小太监进来禀告道:陛下,定国公去了太子殿下那里。

    当徐景昌回到家后,马上就吩咐人把常悦楼挂牌,另外计算交趾种甘蔗占了多少便宜,全部折算成钱钞。

    送到户部去。

    糖的利润之高,说句实话,在目前属于暴利,也就是比不上玻璃生意而已。

    夏元吉接到钱钞,然后亲自开出回执,笑眯眯的让人把定国公府的人送出去。

    要感谢,态度要诚恳!

    于是户部的人在大门口用咏叹调的声音感谢着定国公府的深明大义,知错就改,简直就是大明勋戚的楷模。

    而常悦楼的的出售更是让勋戚们心中一惊。

    尼玛!徐景昌这是要干什么?要脱离勋戚的怀抱吗?

    可朱棣现在对徐景昌的态度不明,大家不大敢去询问,于是就有人出手拿下了常悦楼。

    没多久,定国公府的人又出现在了顺天府,带着出售常悦楼的所得。

    多谢定国公的慷慨,那些可怜人肯定会感激不尽。

    定国公把钱都捐给了养济院!

    我曰!

    整个北平城的勋戚们都为之噤声,都在猜测着徐景昌究竟是怎么了。

    定国公这是新生了?改头换面了!

    用力!夫人,看到头了,用力!再用把力!

    出来了!出来了!

    恭喜夫人,是个小子!

    哇

    恭喜解先生,您多了孙儿。

    恭喜小解先生,您多了个儿子!

    新生儿少见风,抱进去吧!

    而在东宫,朱高炽却在感慨。

    兴和伯此举倒是免去了许多麻烦,而且定国公若是从此洗心革面,那对大明,对本宫都是善莫大焉。

    不过定国公只是看了看书院,居然就变成了这样,瞻基,你以为真伪如何?

    朱瞻基正在帮婉婉解一个连环,闻言说道:父亲,应当是兴和伯前面狠狠的呵斥了一番,然后定国公再看到那些富有朝气的学生,整个人都受到了震撼,正如当头棒喝,虽然没有立地成佛,可却也能幡然醒悟。

    朱高炽看到朱瞻基半天没解开,就伸手要过来,一边说话一边漫不经心的拆解。

    看来知行书院以后会是个引人注目的地方,瞻基,你让兴和伯小心一些,莫要让书院木秀于林。

    朱瞻基目瞪口呆的看着被轻松解开的连环,顿时生出了些崇拜之心。

    父亲,书院不管如何都是这样了,此次定国公的错,一半是有人在背后蛊惑,那些人就是冲着书院来的。

    朱高炽把拆开的连环放下,淡淡的道:兴和伯教的好学生,你皇爷爷对此也颇有好感,为父也觉得不差。

    好了!这就够了!

    朱瞻基把连环拢过来,借口去找婉婉就溜了。

    朱高炽面上含笑,目光复杂。

    兴和伯此举有助于本宫立威,也有助于本宫笼络勋戚,算是一功。

    殿下,难道这是兴和伯蓄意而为吗?

    兴和伯倒是好手段,顷刻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那些人估摸着正在摔东西吧。

    杨荣伸个懒腰,起身收拾着自己的桌子,已经可以回家了。

    杨士奇也在收尾,闻言他没抬头道:本官早就说过了,小人的手段用不得,可偏偏有人在其中鼓噪,这下灰头土脸的能怪谁?活该!

    金幼孜若有所思道:此事赵王在中间怕是不干净吧,还有那个陈大华,他会如何?

    杨荣收拾好了东西,看看外面的天光,整理着衣冠:赵王此事办差了,那个陈大华掺和在里面,多半没好结果。

    金幼孜也起身道:赵王近期经常入宫,倒是心情好了许多。

    这话隐晦,杨士奇抬头道:莫要谈论此事,免得连累太子殿下。

    室内静默了一阵,杨荣点点头道:本官先回去了。

    室内再次静默,良久,还是站在没走的金幼孜说道:陛下究竟是何意?

    杨士奇已经处理完了自己的事,他揉着眼睛道:幼子嘛,你我难道不疼家中的幼子吗?再说太孙地位稳固,我看赵王这是在为自己招灾!

    金幼孜点点头道:是了,太孙稳固,太子就稳固,那赵王不敢去碰太孙,就想绕个圈子,从兴和伯的身上下手,可惜手段虽然不错,却有迹可循,白费劲了!

    杨士奇起身,两人一起出去。

    赵王也就是把那个陈大华抛出来当替死鬼就行了,难道谁还能去追查不成?

    陈大华就是这般想的,在徐景昌把常悦楼卖了之后,看到新东家那冷漠的神色,陈大华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的细软,然后隐入了北平城中。

    这时候出城就是找死,想起方醒在常悦楼说能弄死自己,陈大华打个寒颤,钻进了一个胡同里。

    走了一段路,两边的围墙泛着阴冷,陈大华总觉得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就不时回头看一眼。

    呼呼呼!

    走路累吗?

    这么短的距离肯定不累!

    可陈大华就累了,觉得心跳加速,而且汗水不但在脸上流淌,也在脊背上流淌。

    再次猛然回头,还停留了一下,最后侧耳倾听,陈大华没发现有被跟踪的迹象,可他却没有丝毫放松。

    前方转左是一个院子,陈大华急切的敲门,低声道:是我,开门!

    可里面却没人应,陈大华又急又怒,就伸手推了一下大门。

    咦!居然没关门?该死的!

    陈大华推门进去,然后又飞速的返身关门。直到大门关好,他才重重的靠在上面,急促的喘息着。

    老子又活过来了!哈哈哈哈!

    沙哑的笑声回荡在院子里,也掩盖了沙沙的脚步声。

    你!救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