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67章 大明的藩王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感谢书友:活着即存在的飘红打赏!

    晚上没有十万火急的事,北平城的城门是不可能打开的,所以方醒现在所能做的也就是等待天亮。

    前院已经被清洗了一番,但还能闻到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我后悔了,不该放他们进来。

    方醒真的是后悔了,若是直接在外面堵住,虽然可能会有漏网之鱼,可好歹家里能干净些。

    黄钟也不大习惯这股血腥味,他皱眉道:明日还得多冲洗几遍,否则这味道散不去。

    土豆已经在方醒的怀里睡着了,外面的人声鼎沸也无法吵醒他。

    天亮了,方醒第一时间就把消息送进了宫中。

    马贼?

    朱棣觉得很好笑,北平附近哪来的马贼?

    还是山/东的马贼,好几股,昨夜突袭了方醒家,被击溃。

    朱棣把奏章扔在桌子上,淡淡的问道:你等以为如何?

    杨荣昨晚没睡好,精神不济,闻言一惊,就诧异道:陛下,北平周边没有马贼!至于山/东马贼,他们如何能穿行于州府到达北平?臣请严查!

    准了!

    朱棣目光凌厉的道:查下去,看看是谁的胆子这么大!朕饶不了他!

    方醒并未遮掩遇袭的事情,所以很快就传到了外面。

    堂堂兴和伯,居然有马贼敢从山/东冒险过来突袭,这尼玛要说是谋财没人会相信。

    谋财的话,山/东那地界又不是没有富豪,何必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跑到北平来呢?

    阴谋论顿时就占据了上风,而方家庄的家丁的威名再一次响彻北平。

    贾全很委屈,因为朱瞻基就用了辛老七和他做了个比较,结果很‘喜人’,他贾全完败!

    到了方家庄,看到主宅外面一溜的桌子和人,还有热气腾腾的大灶,朱瞻基笑道:婉婉肯定要怪我没带她来吃流水席了。

    大哥!

    可走进后,一个女孩子在桌子边上起身招手,朱瞻基瞪着眼睛道:婉婉什么时候到的?

    婉婉得意的道:大哥,快来,我给你占了板凳。

    朱瞻基过去看了一眼,梁中正坐在婉婉的身边,和方杰伦在喝着米酒。

    殿下放心,老奴一定看住郡主。

    被人发现喝酒的梁中有些赧然,方杰伦有些高兴,就说道:殿下无需担忧,在这里谁都不敢欺负郡主!不然就和昨夜的马贼一样,哈哈哈哈!

    一场胜利让方家庄上下心气十足,此刻若是有刺客进来,朱瞻基相信也会被淹没在那些意犹未尽的庄户中。

    老爷说了,田间无事,都可以敞开了吃,敞开了喝,别怕家里没存货,老汉我刚去库房看了,那酒坛子都堆满了,都使劲的吃吧!

    方家有底气这般做,也不会吝啬于这么做!

    朱瞻基笑了笑,摸摸婉婉的头顶让她坐下,然后就进去找到了方醒。

    闻到血腥味没有?

    方醒和解缙在书房里单独喝酒,看到朱瞻基就笑了。

    小刀去拿了碗筷进来,朱瞻基说道:皇爷爷怒了,令人严查。

    方醒摇摇头道:晋王是陛下一手拉起来的,就算是要处置,也得要等到以后,所以太子殿下那边肯定心中有数。

    儿子给老子收拾烂摊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朱瞻基懂了,坐下后,看到菜品和外面的一样,而且有些冷了。

    小刀,叫人弄个小炉子进来,再来一口小锅。

    小锅架起,方醒重新要了几道菜,全都倒进去。

    干香火锅,吃吧。

    几道菜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味道出奇的好,朱瞻基叹道:果然是美食在民间。

    吃完饭,朱瞻基就问了昨夜的情况,当得知几股马贼居然配合不错时,他说道:中间有人在牵线,这是在找死呢!

    解缙说道:此事无需再提,陛下那里自然有数,只是物理书的刊行会如何?

    这个才是焦点。

    方醒笑道:白天儒生堵门点火,晚上就有马贼袭击方家庄,这两件事可有关联?

    有,当然有!必须有!

    解缙抚须道,老眼中闪动着戏谑之色。

    朱瞻基有些尴尬的道:德华兄,进宫一趟吧。

    臣子遇袭,就该去和老朱汇报一番。

    朱棣的情绪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有熟悉他的大太监知道,这位皇帝心中的杀机已经沸腾了,就等着哪个不长眼的送上门来。

    方醒来了,行礼后,就简单的说了遇袭的事。

    陛下,当时臣以为那些马贼的目标是太孙,所以就操练了那些侍卫,可没想到他们的目标却是臣,若不是家中的狗机敏,陛下现在应该接到了臣全家死于马贼之手的消息。

    朱棣问道:那些马贼可有内应?

    方醒摇摇头:没有,幸亏庄户们自发出来堵截,否则昨夜的胜负还未可知。

    这是主动在削弱家丁们的杀伤力,方醒觉得很有必要。

    朱棣沉声道:都散了吧,方醒留下。

    杨荣等人行礼而去,方醒有些懵逼,担心老朱要派自己去山/东。

    科学,或者说是方醒已经得罪了文人,虽然他现在很想一刀把朱济熿给阉了,可那会让其他藩王物伤其类。

    树敌也得讲究策略,目前的藩王不好惹啊!

    随朕走走。

    朱棣在前,方醒在后,出去时大太监个了他一个警告的眼色。

    方醒会意的点点头,老朱这是要找人出气,咱小心点。

    你对大明的藩王怎么看?

    朱棣冷不丁的抛出这个问题,吓了方醒一跳:陛下,你别搞突然袭击啊!

    这个问题有些麻烦,说来也是朱家的家务事,可朱棣居然会问自己一个外人,让方醒有些不解。

    不过试探一下又如何呢?

    方醒想了想,缓缓的道:陛下,太祖高皇帝原先分封诸王,目的不过是想要掌控大明罢了。

    朱元璋当年确实是这么想的,而且这位曾经的放牛娃有着老农的固执:老子的子孙都应该过上好日子,不能挨饿!

    于是藩王都分封到各地,一方面是镇压监视各地,还拥有武装。

    另一方面老朱这是变相的把子孙放在各地养,就算是一处出错,别的藩王依然可以为老朱家出头。

    陛下,目前的藩王大抵是比较平和,可若是等到以后人口繁衍,按照大明目前这一套规矩,臣就担心一点,钱粮不趁手!

    亲王,郡王,镇国将军,辅国将军

    这一溜下来,想想都吓死人啊!

    也就是朱棣对那些藩王的态度暧昧,所以方醒才敢说出这番话来。

    若是换了朱元璋,方醒的话刚说完,马上就得去锦衣卫喝茶。

    离间天家亲情,呵呵!死有余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