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60章 起火,逃跑,厚黑,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火焰迅速蔓延,由李茂家的院子改成的几间教室渐渐的变成了一个大火炬。

    快跑!

    在火情面前,马苏很镇定,他先‘超水平’的一脚踢开了木板墙,然后喊道:不要挤,一一跑出去!

    着火点在隔壁的教室,可蔓延很快,这些每天都要操练的学生们按照以前的预案,一一从马苏踢开的空隙跑出去。

    岳保国表现的格外的出色,他甚至还搀扶起了一个跌倒的同窗。

    而朱瞻墉却有些‘从容不迫’,甚至还在收拾自己的书本。

    赶紧走!

    李二毛跑出几步,回身看到朱瞻墉居然还在磨蹭,就过去扔掉了他的书本,一把拽住就外外跑。

    马苏最后一个出去,他刚跑出去,大火就冲进了这间教室。

    这里原先是后院,一个四四方方的造型,冲出去后,马苏看到火焰已经从两面包抄过来了,而且烟雾弥漫,就喊道:从前面冲出去!

    咳咳咳!

    烟雾弥漫过来,几个学生被呛得埋头咳嗽,李二毛也急了,回身喊道:师兄,不行了!

    轰!

    就在此时,前方被浓烟笼罩的正堂轰然倒塌,接着有水柱喷淋进来,把大家淋成了落汤鸡。

    哈哈哈哈!老天果然是不灭我啊!哈哈哈哈!

    通道已经打开,学生们顶着水雾冲出去,朱瞻墉边走边狂笑着,很是得意。

    等走到外面,朱瞻墉的笑声在看到辛老七后戛然而止。

    一辆水车正停在那里,一名家丁正在拼命的加压,而方五握着水枪,漫不经心的在灭火。

    朱瞻墉苦笑着,任由水雾笼罩着自己。

    这分明就是早有准备,方醒难道有神算之能?

    你觉着自己有神灵护体吗?

    马苏在他的身后冷冰冰的问道。

    朱瞻墉抹了一下脸,回身苦笑道:刚才差一点以为是有神灵护体。

    马苏冷笑道:神灵何在?神灵若在,它护佑谁?少想那些乌七八糟没影子的事,别给书院招祸!

    朱瞻墉点点头,迷茫的走了过去。

    方醒就在那里,他没有让人去追那些纵火犯,一脸急色的在指挥灭火。

    老子的钱啊!一千多贯的工钱都烧没了!

    方醒跺脚大骂,朱瞻基面色铁青在边上喝道:去!去刑部,去五城兵马司,就说书院被人烧了,凶手被人护着,已经逃了!

    贾全去找五城兵马司还没回来,可朱瞻基的怒火已经要冲天了,他看到马苏就问道:可有伤亡?

    马苏回头去查验,看到几个学生居然在捡起还在燃烧的木板燎头发。

    最狠的就是李二毛,方醒看到他居然把自己的头发燎去三分之一,要不是马苏及时出手灭火,这厮大概要成为火人了。

    哎!

    方醒为难的对朱瞻基道:瞻基,此事

    朱瞻基冷着脸道:这些学生历经艰险才逃出来,身上没有损伤怎么行!

    好吧!都学会了厚黑!

    方醒摇摇头,觉得自己过于担忧这些学生了。

    噗!

    这边还在唏嘘,岳保国却拿着一根棍子,奋力朝着自己的左臂砸去。

    哎哟!

    方醒大怒,上去抽走了他的木棍,回身道:老七,来帮他看看手臂。

    辛老七过来,蹲身,一把就撕开了岳保国的左袖。

    还有些细嫩的左臂上端,此时一个包在急速的膨胀着。

    辛老七上手捏了一下,岳保国的身体打颤,嘴里嘶嘶出声。

    老爷,骨头问题不大。

    方醒这才松口气,呵斥道:知道骨折要恢复多久吗?小孩子瞎胡闹!

    岳保国委屈的用右手去抹眼泪,辛老七就安慰道:骨头没断,涂药之后,半个月就差不多好了。

    方醒摸摸他的头顶道:我不需要自己的弟子去做出这种牺牲,你们只需要好好的学习长大就行了。

    一般人想砸断自己的骨头很艰难,主要是下不去手,高估自己的意志力。

    岳保国本就是个孩子,力气不够大,所以方醒估计是骨裂了。

    这孩子的忍耐力惊人,以后不知道该从文还是从武。

    骨裂的痛苦方醒前世遭遇过,真的疼得不行。

    朱瞻基也有些侧目,觉得岳保国小小年纪就有这般果断,虽然有莽撞之嫌,可已经很了不起了。

    且看看吧,等他大些了,到时候再做决定。

    朱瞻基需要大批的自己人来帮衬,而学生们目前的成长态势让他很欣慰。

    德华兄,小弟马上进宫,这边暂时就别收拾了。

    方醒点点头,叮嘱道:不是去告状,而是为以后担忧。

    朱瞻基了然的一笑,然后就走了。

    辛老七那边在给岳保国上夹板和吊带,方醒交代道:马苏,这段时间安排人照看岳保国。

    马苏点点头,正准备指派一个学生,可朱瞻墉却主动出头:老师,弟子愿意照顾他。

    你会照顾人?

    方醒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位养尊处优的郡王居然说自己会照顾人,这大概是本年度最大的笑话和谎言吧。

    朱瞻墉诚恳的道:老师,弟子已经会洗衣服了。

    那你能帮他穿衣洗漱吗?

    能!

    朱瞻墉的表情很坚定,方醒也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就说道:那就试试吧,若是不妥,千万别勉强。

    岳保国看着朱瞻墉,不乐意,朱瞻墉就低声道:我这可有吃食,晚上咱俩可以偷偷的吃。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岳保国这个年龄孩子的胃口就像是个无底洞。他想了想,就点点头,算是朱瞻墉贿赂成功了。

    大火还在燃烧着,方醒吩咐不必灭火,都离开现场。

    就在边上一百多米处,一排水泥建筑已经接近封顶了

    走到前面,解缙正被解祯亮扶着,一脸的颓废。

    他们怎么就敢放火呢?他们怎么就敢

    解祯亮安慰道:父亲,殿下已经进宫了,陛下那里肯定会大怒,今日闹一场也好,以后就省事了。

    解缙看到了方醒,跺脚道:差点烧没了那些学生啊!德华,他们怎会这般暴戾?老夫真是哎!

    方醒叹道:我也没想到啊!当时还准备守住大门,任由他们闹罢了!幸亏老天保佑,若是烧死一个学生,解先生,今日肯定要见血了!

    解祯亮听到了杀气,想起方醒曾经南征北战,从未遭遇败绩,不禁为那些逃跑的儒生感到庆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