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53章 夜半惊魂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脏死了!这地方没法住!

    方五在楼上看了一圈,骂骂咧咧的下楼来,看到伙计在关门,就喝道:玛德!这是黑店吗?人肉包子可有?给本老爷来一个。若是有人血酒也来些!

    陈殿忠把脸一板,指着门外道:出去!

    两个伙计狞笑着回身,缓缓逼向方五。

    方五哈哈一笑,身形蓦地后退,双手伸出,就抓住了两个伙计的脖颈,再用力一拉。

    嘭!

    脑袋撞脑袋是什么滋味?

    晕,眼冒金星!

    陈殿忠还在震惊时,方五已经退到了门外。

    黑店!堂堂京城居然有这种黑店,五城兵马司的人也不来管管吗?

    方五在门外指着里面叫骂着,等人渐渐的围拢过来后,这才得意的冲着眉间阴郁的陈殿忠笑了笑,扬长而去。

    看什么看!出去!

    陈殿忠走过去赶走了围观的人群,然后把茶壶提过来,对着躺在地上发晕的两个伙计就浇了下去。

    为何没有反击?

    陈殿忠喝问道。

    地上一个开始清醒的伙计晃晃脑袋道:掌柜的,那人的身法太快了,加上咱们有些轻敌,所以就

    蠢货!

    陈殿忠看到两个伙计实在是撑不起来,就亲自去把门关了。

    老爷,谢忱断了一手一腿。

    方醒点点头,继续等待着消息。

    方五随后回来禀告道:老爷,这家客栈不赚钱,那个陈殿忠也不像是个生意人。

    方醒沉吟道:看来这个消息没错,云来客栈就是朱济熿在北平的据点。

    辛老七煞气腾腾的问道:老爷,可要弄死他们吗?

    方醒以手托腮,思忖了一下。

    且看看赵王的反应再说,想必会很精彩

    朱高燧的书房已经是一片狼藉,地上几乎都站不住脚。

    查!去五城兵马司!去刑部!告诉他们,若是查不到凶手是谁,本王要让他们丢官回家种地去!

    朱高燧的面色潮红,气喘吁吁的模样看着有些狰狞。

    还有,把事情桶给御史,让他们去罢了,此事不宜声张!

    朱高燧咬牙切齿的道:此人肆无忌惮的在城中动手,那必然是和本王有仇,方醒

    有个幕僚小心翼翼的说道:殿下,从方醒以往的行事方式来看,此人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供人追查,殿下,会不会是别人呢?

    汉王近日颇为得意,会不会是他?

    朱高煦近来据说是兵法大成了,整日去找那些宿将谈兵,一时间武勋们颇有些闻汉王之名而色变的意思。

    朱高燧的眼睛微眯,看到一个幕僚畏畏缩缩的躲在后面,就在桌子上找东西。

    可桌子上的东西在早些时候就被他摔光,朱高燧鼻息咻咻,目光梭巡,然后抢过一把折扇,用力的朝着那个幕僚扔了过去。

    折扇在空中打开,然后改变了方向,击中了那个幕僚边上的男子。

    哎哟!

    朱高燧这一扔,恰好砸到了男子的眼睛,书房里顿时惨叫连连。

    滚出去!都给本王滚出去!

    赵王派人去了五城兵马司和刑部?有趣!

    方醒得到消息后,对方五交代道:北平城中的客栈太多了,生意大多不景气,咱们应该做些什么。

    方五点头出去。

    吴中已经要疯了,赵王的人把一桩没有头绪的案子交给他,而且声言若是查不到,赵王府必然不肯干休。

    会是谁干的?

    在走访了周边的人家后,丝毫线索都没找到,吴中有些麻爪了。

    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能破案的不叫神探,而是神仙!

    刑部显然是没有神仙,所以吴中最后把脸一板,五城兵马司的人怎么说?

    大人,五城兵马司的人没搭理赵王的人。

    吴中冷笑道:五城兵马司有巡城御史撑腰,赵王要是敢为自己的一个幕僚去陛下那里进言,此后他没有安生日子过!

    云来客栈早早的关门了,陈殿忠去了楼上自己的房间,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还有美酒。

    自斟自饮容易醉,所以没多久,陈殿忠就摇摇晃晃的上了床,很快就鼾声如雷。

    夜色越来越深,陈殿忠的鼾声突然停住了,他猛地在床上直起身体,迷迷糊糊的就伸手去床边拿尿壶。

    什么东西?

    陈殿忠的鼻子抽抽着,把手中的东西提在眼前。

    黑暗中,那个圆圆的东西看着有些轮廓,还有东西滴在了被子上。

    啊!

    陈殿忠短促的叫了一声,然后把手中的东西扔了出去,手忙脚乱的就跳下了床,却在湿滑的地板上摔了一跤。

    呼!呼!呼!

    陈殿忠急促的呼吸着,他颤抖着点燃了蜡烛,然后举起烛台看去。

    就在他的脚边左侧,两具无头的尸体躺在那里,鲜血布满了地板。

    啊!啊!

    陈殿忠捂着嘴,压抑的惊呼着,床边的血泊中,龇牙咧嘴的两个人头让人肝胆欲裂。

    这两个伙计的身手不错,打探事情,动手都不含糊,可居然无声无息的就被人割掉了脑袋。

    是谁干的?是谁?

    一定是王爷的仇人,可他为何没有杀我?

    陈殿忠慢慢的冷静下来了,他收拾了细软,打包,然后烧水洗澡。

    当陈殿忠觉得身上没有一点儿血腥味之后,他还去厨房蒸了馒头,就着一碗冷粥吃了两个,剩下的全部装在包袱里。

    天一亮,陈殿忠毫不犹豫的牵着马往城门而去,他将赶回太原,向朱济熿请罪。

    时间缓缓流逝,一个小偷发现云来客栈时至中午都没开门,就抱着侥幸的心理从后面的围墙翻了进来。

    杀人了

    云来客栈的两个伙计被人割掉了脑袋,掌柜陈殿忠逃跑的消息传遍了北平城。

    这可是命案啊!

    吴中很郁闷,根据现场的勘察,杀人现场应该就是在陈殿忠的卧室,凶器也找到了,是一把砍柴刀。

    而且刑部的老手还发现了陈殿忠在杀人后从容洗澡和蒸馒头的痕迹,觉得这位是个冷血的家伙,而且应该不是第一次杀人。

    他应该没跑远,和五城兵马司的人说说,一起去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