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51章 方醒要乱来,朱棣不管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我做事不需要理由,直觉就够了。

    在看到那个奄奄一息,但依然能保持沉默的刺客后,方醒不屑的摇摇头,转身出了柴房。

    记得清理干净,不然花娘会拿人血做菜给你们吃。

    人肉包子。

    小刀想起了方醒以前说过的那种黑店,他舔舔嘴唇道:老爷,人肉包子是啥味道?小的记得是瘦肉多吧。

    方醒确信这小子是真的想尝尝人肉的味道,没有愤怒,他只是想着那些马贼要是知道自己的家丁是这样的凶残,还敢来北平不。

    方五去查一查,我记得朱济熿在北平城中有一个地方,查清楚。

    我记得赵王有个谋士,小刀去跟跟。

    方醒从容的交代完毕后,对辛老七说道:把这人交给刑部,就说是刺客。

    这人已经废掉了,留在方家还是个小麻烦。至于刑部,吴中会把方醒恨死。

    人都要完蛋了才送来,这是把我们刑部当做了垃圾堆吗?

    你家老爷是什么意思?

    吴中很愤怒,说话就不大客气。

    黄钟拱手道:大人,此人乃是刺客,而且您看他几乎是体无完肤,可依然不肯透露背后的指使者,伯爷无奈,只得请吴大人的手下试试。

    锦衣卫的刑讯好手不少,以往纪纲在的时候,抓到那些犯官都会用刑,逼问出家中的财物所在地,以及想要的口供。

    而作为这方面同行的刑部对此表示不服,作为历史更加悠久,传统更加光荣的部门,刑部的高手表示:锦衣卫的那一套都是咱们玩剩下的!

    可眼前的刺客一条命去了大半条,这特么的还怎么审讯啊?!

    吴中面色铁青的赶走了黄钟,回身就吩咐道:此人重病不治,马上烧了。

    有下属不甘心的道:大人,下官觉得这刺客应该还能问话,咱们若是能抢个先手,那不但能得了兴和伯的人情,也能打打锦衣卫的脸啊!

    小刀和方五都是跟着锦衣卫学的刑讯,只要能击败他们,刑部上下就可扬眉吐气了。

    吴中冷冰冰的道:蠢货!兴和伯再蠢,也不会私设公堂之后把人送来,他灭口都来不及呢!这里面最少是太孙掺和了,那这个刺客背后的事就不简单,咱们躲都躲不及,谁要掺和谁自己去,别拉上本官。

    刺客太孙殿下这

    有聪明的已经悟出了里面的意思,然后过去强行掰开刺客的嘴,惊呼道:他的舌带被割断了!

    一个老手过去看了一眼,讶然道:不是这几日割的,这是死士!

    尼玛!

    瞬间刺客就变成了烫手的山芋,大家都用钦佩的目光看着吴中。

    大人果然英明。

    吴中苦笑道:英明什么!不过是见多了相互倾轧罢了,只要不亏职守,咱们少掺和,否则哪日本官就得去锦衣卫不,是去东厂给你们送行了。

    说到东厂,大家都有些畏惧,于是就叫了老手来处理了这个刺客。

    别人问就说是病死狱中的强人。

    吴中打定主意不掺和这事,所以就叮嘱见过刺客的下属们千万别出去乱说。

    炫耀一时,后悔一世,倒霉了别怪本官没提醒你们。

    方醒并没有隐瞒这一系列的动作,外界猜测不一,连孙祥都屁颠屁颠的去向朱棣汇报此事。

    不过朱棣并未理睬,只是令东厂和锦衣卫注意搜索马贼。

    北方卫所清理正在半途,完毕之后,第一件事就去清理各地强人!

    朱棣的命令很快就传了下去,兵部派出了多批信使分赴各处,要求各地要做好开展清理活动的准备。

    朱高炽来了,他对朱瞻基掩耳盗铃的举动感到好笑,可儿子有事,老子只能来背锅。

    父皇,有人说马贼和晋王有关,儿臣担心兴和伯盛怒之下,会对晋王的人下手。

    朱棣面无表情的道:朕知道了。

    朱济熿就是朱棣的耻辱,一个靠着诽谤自己大哥上位的藩王,最终被爆出多起不法事,这是在活生生的打他的脸。

    可朱济熿顶掉自己嫡兄,就任晋王之事就是朱棣一手安排的,骄傲的他如何会收回决定!

    朱高炽躬身告退,回到自己的宫中就交代道:此事父皇那里不会多管,兴和伯做事虽然急躁,可分寸还是有的,有事禀告就是了。

    梁中心领神会,马上就派人去婉婉那里,说是太子让她去方家庄玩耍。

    到了方家庄,婉婉看到土豆正在‘巡视’,就欢呼一声,过去牵着土豆要他叫姑姑。

    梁中心不在焉的让人看好婉婉,他自己就溜进了主宅。

    太监一般是无需遵守什么内院不得进入的规矩,所以梁中一路就到了书房。

    方醒正在看书,从外面看去,是一本道德经。

    兴和伯果然是手不释卷,咱家佩服。

    在没有允许之前,梁中也不能进书房,否则方醒多半会翻脸。

    方醒把书合上,觉得这书里描述的姿势难度太大,有些鸡肋。但是插图画的不错,让人那个啥的

    老梁你这是有事?

    梁中进去后就关上了门,方醒看到他鬼鬼祟祟的也不阻止,从下面摸出一碗炸肉丸,还有一小坛米酒。

    过年期间有客上门必须要喝酒,年后还得延续一段时间,这是方家的规矩。

    牙签摆上,酒倒上,梁中抽抽鼻子道:不是好酒。

    方醒笑道:你在宫中倒是喝了不少好酒,不过才过完年,那等火辣的酒就免了吧。

    梁中喝了一口米酒,然后用牙签插了一枚肉丸进嘴慢慢的嚼着。

    嗯!香,兴和伯,别人家也有炸肉丸,可怎么就没有你家的香呢?

    我好吃,厨房自然会想办法弄好吃的,就这么简单。

    难道哥会告诉你,这肉丸是伴了一种香料才炸的吗?!

    梁中眯眼感受着美味,说道:陛下已经知道了此事,不过没管。

    方醒喝了一口米酒,淡淡的道:也没让人去搜寻马贼?

    梁中瞪眼道:那些马贼能有多少?还不够你家杀的,而且年才过完就动刀兵,朝中那些御史又得叽叽喳喳了。

    方醒点头道:那我这就算是拿到尚方剑了?

    梁中揶揄道:你家都有两把了,还怕什么?

    我家的是刀。

    方醒举杯,两人碰了碰,一切都在不言中。

    尚方剑,就是后世说的尚方宝剑,也就是御剑。

    尚方剑代表的是杀戮和身份,而朱棣赐给方家的两把御刀却代表着恩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