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40章 方醒,你又坑人!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码字到凌晨三点半,这一章总算是完成了!

    眼皮子睁不开了,睡觉!

    所谓的双赢,那是建立在必须要合作的基础上,以及对长期合作的希望上。

    大到国家,小到几人之间,如果能独吞好处的,没人会和别人分享。

    徐景昌是没辙,甘蔗种植是方醒统筹的,而且交趾的黄福可不会买他的帐。

    要是撇开方醒的话,除非他亲自去交趾坐镇,否则方醒有的是办法让他血本无归,更遑论皇室对他的看法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管家遗憾的道:兴和伯一天不知道在想啥,交税交税,老奴看啊,他迟早会被陛下厌弃!

    厌弃?那还早着呢!

    徐景昌喝了口醒酒茶,唏嘘道:他是个聪明人,只要他照着现在的法子行走朝堂,方家的富贵至少能有一百年。咦!

    交税?

    徐景昌想起了那天出来时朱棣问的话,不禁拍打着床榻怒吼连连。

    此事兴和伯可知晓?

    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醒知道了又如何?

    徐景昌拍打着床榻道:那个方德华,坑死老子了!

    管家以为徐景昌是喝多了,就小心翼翼的道:国公爷,那要不咱们就不分给他了?

    糖霜的利润可不低,分给别人心疼啊!

    屁话!

    徐景昌恼火的道:不分给他,到时候这买卖就做不久,而且还多出好几个大仇人,你这是想坑本国公呢!

    交税交税!记得了,卖出去多少都记账,每个月去一次户部交税。

    管家懵逼了,以为徐景昌喝多了,国公爷,咱家也要交税?

    都是国公府自己种出来的东西,居然还要交税?

    你说模仿四海集市要交税,那大家没意见,毕竟是商人行径嘛。

    可这是甘蔗啊!

    国公爷,甘蔗也是农事吧?!

    徐景昌摆摆手:农个屁!怪不得那天方醒没提这事,弄不好就在那里等着呢!

    管家一惊,就说道:国公爷,可是富阳侯的故事重演?

    就是!特么的!方德华居然坑我!

    李茂芳开的财聚集市就是这样被方醒坑了一把,而后去交税,成为了勋戚中另类,最近很是郁闷。

    准备马车,本国公要去一趟方家。不讨回公道,老子就在方家混吃混喝,不走了!

    徐景昌气势汹汹的到了方家,一进门就喊道:方醒,出来!

    小刀的手有些痒,在身体右侧一抽一抽的,辛老七瞪了他一眼,然后问道:国公爷可是找老爷有事?且等人进去通报。

    不用!本国公今日就

    铃铛出来了,舌头微吐,冷冰冰的盯着徐景昌。

    拦住它!

    在咬死贼子之后,铃铛的名气就更大了,现在就属于方家的镇宅之狗,方家庄的狗王。

    辛老七挡住铃铛,示意小刀赶紧去通报。

    等方醒亲自出迎时,徐景昌已经躲进了前厅中,不敢看在门外的铃铛一眼。

    定国公怎么来了?欢迎啊!

    方醒笑眯眯的拱手进去,徐景昌一下弹起来道:方醒,哥哥我待你如何?

    看到徐景昌气势汹汹的,方醒笑道:定国公有事说事,说这些干啥。

    老子跟你可没多少交情,要不是想着交趾的甘蔗种植,你连人都见不到。

    面对着方醒的淡然,徐景昌的气势一滞,然后气恼的道:为何要缴税?

    朱棣那天话里的意思就是:你既然问过方醒了,那缴税的事他怎么说?

    方醒指指桌子上,有丫鬟就去泡茶。

    早交晚交都要交,交的越晚,陛下心中的疙瘩就越大,你想选哪一样?

    徐景昌沉吟道:你的意思是说陛下有意清理勋戚?可要是交了税,哥哥我在勋戚圈里还怎么混?

    方醒摇摇头:我可没这么说,可你身为国戚,敢问一句,定国公府是准备要和勋戚们抱成一团,对抗陛下吗?

    没有的事!

    徐景昌想起魏国公徐钦的遭遇,急忙否认道: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定国公府上下当然是以陛下马首是瞻。

    方醒笑呵呵的道:那你还气什么呢?难道定国公府真是缺了那点交税的钱财?那我帮你出好了。

    哪里哪里!这点钱哥哥还是有的。

    徐景昌被方醒话里的意思给吓坏了,哪里敢和朱棣虚与委蛇。

    方醒笑眯眯的送走了徐景昌,回来和解缙叹道:勋戚都成了商人,只知道赚钱,保住爵位,这大明到处是窟窿啊!

    解缙这个年过的舒坦,满面红光的说道:那些人不过是得了好处,就想着要更多,还要能世世代代的继续拿好处,这块肥肉他们舍不得啊!

    解祯亮陪在一边,闻言就说道:流水不腐,勋戚世代高居于上,时日久了,马也骑不得,刀也提不起,这等人掌控大明军队,未来堪忧啊!

    方醒笑了笑:再堪忧,可也不能让文人掌控!

    解祯亮愕然,想辩驳,可解缙却说道:以文御武不可取,前宋就是榜样,目前火器威力大,只要以后把各地卫所控制住,加强边塞的训导,以后就可长盛不衰。

    方醒笑了笑,想起解祯亮以后在书院授课,就说了些相关的内容。

    战争是政治的意志体现,文官提出目标,武将分析目标,而后双方合力,确定攻伐与否。

    这是解祯亮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他双手收拢握在一起,眉头微微皱起,仔细听着方醒和以往那些先生截然不同的解释。

    不要把老夫子的话当做灵丹妙药,战争会带来毁灭的同时,可也会带来利益,而大明需要利益,更需要不断的进取,一旦停下,那就是自我毁灭的开端。

    看到解祯亮有些不以为然,方醒就说道:洪武年间大明所向无敌,到了永乐年间,其实已经显露了疲态,各方纵容之下,军队早就已经不行了,这一点陛下最清楚,所以每次北征都要劳师动众,为何?

    这是一个考题,解祯亮想了想:方大哥,小弟觉得还是没把握的缘故,所以要以多打少。

    嗯!你可以去查查,大明的军队究竟是如何堕落的,那些人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解缙抚须,点头道:德华这个题目出的不错,也可以给书院的学生们做做,太孙也要做!

    方醒笑道:太孙应该有了些线索了,可他毕竟是太孙,最好自己想清楚,这样印象深刻,也能在这个过程中去思索解决之道。

    朱瞻基要想成为一个出色的帝王,那他必须要对大明的家底有个了解,上位后才能不被人忽悠,从容施政。

    解缙悠然道:储君不可长于深宫妇人之手,那对大明将是一场灾难。

    方醒若有所思的道:可却是文官的盛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