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37章 狐魅,挖坑埋自己(为盟主“夏日冰红茶”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一天五盟主,惊呆了爵士,也感动了爵士!

    还有两更,最后一更肯定是要一点钟以后了!明天照常四更!

    朱芳的转炉还没弄好,方醒的计划也无从实施,特别是轨道运输,如果用在码头和矿山,科学的威力将会再次让世人侧目。

    那本物理书至今没有回音,据婉婉告密,还在朱高炽那里,每晚他都会看一点。

    老子还有化学书啊!

    方醒很纠结,于是就下了个决定。

    把玻璃敞开了造,别人要学,交钱就行。

    方醒觉得这个年过的不爽,就准备放一个大爆竹。

    黄钟刚和解缙父子喝了一顿,脸有些红,闻言就揉揉脸:伯爷,这下可是要震动大明了。

    想想,透明的玻璃,你可以拿去当窗户,可以拿去装在马车上,那比格提升的不止一点半点啊!

    反正大明近期没听说地龙翻身,震一震有好处。

    方家以前藏拙,所以没装玻璃,方醒既然下了决定,自然是雷厉风行。

    冬天人在家猫着,不开门吧黑,开了门冷,有了玻璃窗户就不一样了。

    过年期间不好动工,不过玻璃已经有了,张淑慧喜道:这下土豆该欢喜了。

    土豆小伯爷对此表示没兴趣,他正在和铃铛较劲,一人一狗在床榻上翻滚,看样子是土豆占据了上风,不过方醒觉得是铃铛谦让了。

    僧道们一直折腾到下午,这才合并了意见。

    公公,是邪祟。

    大太监面无表情的道:你这话在陛下的面前可过不去,少说二十棍!邪祟多了去,什么邪祟?为何会发臭?这些都得弄清楚,否则别怪咱家没提醒你们!

    看似殚精竭虑,其实这群僧道这半天只是在假装查找,私底下却在互相沟通,最终定下了应付朱棣的方法。

    公公,是狐精。

    狐精就是狐魅,大太监闻言就皱眉道:狐精可有这般臭吗?

    这道士一脸诧异的道:公公,狐臭啊!

    大太监身处宫中,往来的人都和朱棣比较接近,经常洗澡是必须的,有狐臭的也进不了宫,所以他一脸的懵逼。

    一个和尚道:公公,那个前唐的杨妃啊!

    大太监可是读过书的,所以闻言就恍然大悟。

    狐魅?

    对!陛下,就是狐魅,狐魅想迷惑殿下,可殿下经常和陛下亲近,自然有凛然正气护身。

    一个道士滔滔不绝的说道:那狐魅诱惑不成,就恼羞成怒,于是就放了那个啥臭气。

    放屁不敢说,就说了放气。

    朱棣目光淡然的道:那便罢了,你等领了赏赐回去。

    皇帝不差饿兵,干了事,多多少少都会有好处。

    僧道们千恩万谢的走了,其实他们更想得到的是承认。

    大明的佛道很难说谁胜谁负,道教的嗅觉灵敏,早在朱元璋未曾定鼎天下时,元朝封的天师龙虎山张氏就派人和朱元璋接上了头,而后张氏一脉永掌大明道教。

    而佛教因为朱元璋早年的出身关系,所以也得了不少照拂,田地什么的都不少。

    如果能得到君王的欣赏,不管对道统还是实际利益,都是极大的好处。

    朱棣看到了失望之色,他只是冷漠。

    黄俨在一边冷眼看着大太监,所谓的狐魅,那只是个笑话,连他都瞒不过的笑话。

    可朱棣需要这个笑话来掩盖朱高燧的事,否则

    一屁臭半城?以后我那三弟的名声可就响亮了。

    朱高煦闻听消息之后,就去宫中‘慰问’了一下朱高燧,然后来到方家庄,马上原形毕露。

    说是狐魅放的屁。

    朱高煦拿起一片牛肉干嚼着,觉得比自家做的好吃。

    方醒笑道:狐臭嘛!不过咱们汉人中间不多。

    说到狐臭,朱高煦显然有些发言权:在军中就有狐臭,你知道的,军中作战很难洗澡,天气又热,有狐臭的没人愿意和他一队。

    朱瞻基一脸怒色的来了,方醒笑了笑,其实你们没发现,耳垢油油的那种人,基本上都有狐臭。

    真的?

    朱高煦记得自己的耳垢是干的,很不好掏。

    肯定是真的,这是人体的一种变化。

    你们都喜欢美女,其实我告诉你们,美女所谓的体香,也是狐臭的一种体现。

    朱高煦一脸的震惊,连朱瞻基都暂时忘掉了让自己烦恼的事,好奇的问道:德华兄,你这不会是瞎编吧。

    什么瞎编!

    方醒说道:狐臭是汗被那些看不见的东西给分解之后才有的臭味,而所谓的体香,实际上也是一样,只不过大多来自于出汗小的地方,比如说小汗腺,分解之后就变成了那种味道。

    体香是汗味?

    这个说法颠覆了朱高煦的认知,而朱瞻基显然也有些懵逼。

    这叔侄俩以后不会讨厌女人吧?

    不过本着恶心人要彻底的准则,方醒笑吟吟的道:其实以前的人大抵体味都重,用于算了,这个就不说了。

    寻偶啊!没有浓重而容易识别的体味怎么求偶?!

    朱高煦拎着一袋子牛肉干,摇头道:方醒,若是本王以后对女人没兴趣了,那都是你的罪过!

    出去的时候正好遇到张淑慧和小白在溜娃,朱高煦就目不斜视的道:方醒刚才可是说了,女人的体香是汗臭味。

    卧槽!

    里面的方醒瞬间懵逼,朱瞻基幸灾乐祸。

    张淑慧面不改色的拎着土豆进去洗澡,而小白却嘟嘴跟在后面道:夫人,少爷越发的嫌弃我们了。

    没有的事啊!

    方醒想说出来,可当着朱瞻基的面,他最终还是决定先把男人的面子保住,晚点再去挽回影响。

    朱瞻基的笑容渐渐退去,恼火的道:黄俨火上浇油,该死!

    黄俨兴许觉得今天的言行和以往没啥区别,可在方醒看来,他却是触碰到了朱高炽父子心中的高压线。

    和以往的谗言不同,这次黄俨直接是栽赃!

    你栽赃别人都还好,栽赃太子,这梁子可是结大发了。

    方醒淡淡的道:可他现在死不得,也死不了!

    黄俨同样是朱棣养的一条狗,而且他知晓许多密事,在朱高炽父子上位后,他的下场必然凄惨无比。

    早在皇爷爷潜邸时,黄俨就阿附赵王,多番诋毁家父,这老狗是不敢下船了!

    朱瞻基分析的没错,黄俨知道朱高炽不待见自己,若是上位后会被清算,所以就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朱高燧的身上,出力颇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