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36章 调查,谗言,应变,老狗(为盟主“黑西法”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我的双手没有停止过敲击键盘,正在疯狂的打开大脑中,争取在24点之前完成八更!!!期待大家的支持!

    赵王府中臭味淡了许多,几个毛贼被护送僧道来府中的五城兵马司当场拿获。

    臭死人了!

    几个毛贼觉得进入赵王府是此生最大的错误。

    王府中空无一人,僧道们开始了勘察和作法,一时间叮叮当当的声音到处乱响。

    大太监亲自来监督,他单手捂鼻,看着那些僧道一点头绪都找不到,就问道:你们行不行?

    北平也有不少寺庙,就是道观不好找。

    公公,那臭味最初是从谁的身上传出来的?

    有个和尚问道,看他战战兢兢的模样,多半是被推出来的炮灰。

    大太监见惯了各色人等,就说道:最初是从赵王殿下的身上传出来的,所以,你们要好好找找,千万别找错了!

    僧道们瞬间迷茫,等大太监过去后,一个和尚思忖道:赵王殿下高贵,若是没有邪祟,那岂不是

    另一个道士也抛弃前嫌,低声道:此事不容轻忽,除非是五城兵马司和刑部找到人为的证据,否则必然是邪祟!

    大家都目光坚定的道:对,必然有邪祟!

    至于什么邪祟,双方都心照不宣。

    有太多的选择对象了好不好!

    而此时调查的主力却不是刑部,而是东厂。

    孙祥在东厂的衙门里端坐着,流水般的消息在经过过滤之后送到了他的手中。

    确定没有遗漏?

    这半天汇总的消息显示:此事完全没有人为的痕迹,更像是神迹。

    没有。

    暖暖的屋子里,刚进来的太监满头冒汗:公公,赵王殿下从宫中出去之后,一路上都有侍卫在看护着,那些百姓也不敢接近马车,所以

    所以什么?

    孙祥的佛珠也不数了,他听出了味道。

    公公,除非是在宫中出的事。

    是啊!

    宫中

    孙祥知道外面不会再有消息了,他起身道:咱家现在去见陛下,你等继续查找。

    来人懂事的道:是,下面的人都不敢懈怠,谁若是不尽心,奴婢自然会让他知道什么是家法!

    孙祥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人,良久才拍拍他的肩膀道:你不错,好好的干。

    谢公公夸赞!

    这人一脸感激的跪在地上,目送着孙祥出去,然后起身,眼神幽深。

    太监一旦尝到权利的甘美之后,鲜有能摆脱诱惑的。

    孙祥求见朱棣,进去后,就闻到了一股檀香味。

    香炉在角落里无声的冒着青烟,青烟渺渺,让殿内多了几分宁静。

    可查到了?

    朱棣沉声问道,他也是深受其害,若不是不好出宫,他早就闪人了。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味道渐渐的淡了。

    孙祥跪地道:陛下,外间在和五城兵马司联手查了许久,还讯问了殿下的侍卫,可依然没有头绪。

    他不敢欺瞒朱棣,至少现在不敢!

    朱棣把毛笔一搁,身体后仰,冷漠的问道:那你来干什么?难道还想调用朕的侍卫吗?

    奴婢不敢!

    孙祥的背部都湿了,他战战兢兢的道:陛下,多方推算,奴婢觉得还是漏了一个地方。

    朱棣略一思忖,就知道了他的想法。

    朕许了!

    不调查清楚,朱棣担心下次自己也会中招。

    想想朱高燧今天的狼狈模样,要是在朱棣的身上来一次,那估摸着要出大事了。

    朱棣叫人去通知了王贵妃,让她也查查今日后宫的异常。

    最后

    太子今日干了些什么?

    大太监不在,黄俨出头了:陛下,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关着门,不知道在干什么?

    若是大太监在,一定会补充一句:陛下,宫中臭味迷茫,大多人都关门闭户。

    朱棣的眉头一皱,喝道:去问着他!

    是,陛下。

    黄俨得意洋洋的去了东宫。

    开门开门!

    东宫的人一看是这位,有人就延缓了开门的时间,黄俨等门打开后,就阴笑道:你们这是在为谁拖延呢?

    梁中不在,黄俨没了对手,他看到这些人都面带惧色,这才得意的进去。

    朱高炽没想到祸从天降,还正想着该怎么劝解朱棣开怀,在看到黄俨后就楞了一下。

    黄俨肃然道:殿下,陛下问你,为何关门闭户?赵王之事和你可有关系?

    朱高炽愕然道:儿臣今日都在这里,后面的事都是别人告知,何来的有关?!

    黄俨的话锋一转,就问道:为何关门?

    这个问题换做其他人肯定会回答:太臭了!

    可朱高炽想都没想的答道:儿臣偶感风寒,早上问过御医,说是会传人,是以把门给关了。

    朱高炽的神色很温顺,甚至是憨厚,可却让黄俨打了个寒颤。

    等黄俨走了之后,有人送来了汤药,朱高炽接过,没有丝毫犹豫的喝了下去。

    漱口,最后是一颗婉婉给的话梅,朱高炽低声道:本宫这边也该有几人要感染风寒了。

    是,殿下!

    婉婉很快活,她和大妞在后花园里荡秋千,欢快的笑声传到了方醒的耳中,他抱着平安起身道:既然如此,那就先呆着吧,等宫中的臭气散去之后再回去。

    是。

    朱瞻墡还是有些拘束,方醒皱眉道:你一郡王,以后的藩王,自在些,那些孩子准备去抓野兔,你也跟着去吧。

    是。

    朱瞻墡不知怎地,在方醒的面前总是放不开,有些见到长辈的感觉。

    梁中干咳道:在哪抓野兔?

    半大孩子去抓野兔,这靠谱吗?

    方醒笑道:下雪了,野兔要出来找吃的,那些孩子弹弓打得好,还有狗跟着,肯定不会空手而归。

    梁中就安排了两名侍卫跟着去,在把朱瞻墡送出大门时,看到了俞佳。

    你来作甚?

    俞佳等那群孩子呼啸而去后,才低声说道:方才黄俨代替陛下问话,问太子殿下为何关门闭户。

    梁中咬牙道:是谁在兴风作浪?

    是黄俨,陛下问话时,他故意挑出来说。

    那条老狗!

    梁中咬牙切齿的道:今日宫中谁不关门?殿下倒是想点香来着,可又怕被人说是玩物丧志,沉迷于佛道。

    朱高炽的太子之位长期摇摇欲坠,每次看似危险,可偏偏又能平安度过,也算是一大奇迹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