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32章 金吾不禁,三家游荡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过年自然讲究的是吃,方家就是一直吃。

    在陈嘉辉家,方醒终于看到了陆小冉怎么通过丫鬟来监督陈潇的嘴。

    这样不能吃,那样只能吃一点,活脱脱的让陈潇觉得自己就是一头猪。

    方醒和陈嘉辉在喝酒,看到那个丫鬟默默的在给陈潇布菜,都笑了笑。

    陈嘉辉喝了一口酒说道:定了,是去嘉蔬署。

    那也不错,至少比去养牲畜强。

    嘉蔬署的事不算复杂,不过是种种菜而已,至于稻米和小麦,自从奴儿干都司出产稻米后,就成了宫中的新宠。

    陈嘉辉赞同的道:现在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就等着有个孙儿,然后此生就圆满了。

    叔父还早呢!

    方醒笑道,可陈嘉辉却饶有深意的道:如今外面对陛下的身体多有议论,而赵王却迟迟不归封地,武勋们对太子还是那看法,若是有事,那就是大事,要谨慎啊!

    历朝历代,每当皇位交替时总会出些事情,有大有小。

    而照目前来看,赵王朱高燧就像是一条毒蛇,正躲在阴暗处,不知道何时会喷出毒液。

    至于武勋,方醒觉得应该问题不大。

    陛下在看,若是他下定决心组建更多的火器卫所,那些武勋不足为惧,甚至会被闲置起来。

    陈嘉辉端起酒杯,淡淡的道:不管怎样,要小心。

    回到家,小白已经等不及了,看到方醒回来,就嚷着要去逛街。

    朱棣下旨,从初一开始到十五,北平城金吾不禁。

    于是百姓就欢喜了,据说摊位都摆到了皇城边上,还有侍卫下值就近解决吃饭问题的。

    女人平时出门的机会不多,即便方醒对此没有限制,可张淑慧和小白还是在遵守着这个时代贵妇人的规矩,除去往来之外,也不大出门。

    所以方醒当然没意见,只是想着朱瞻基今日好像无事,就叫人去问。

    去问问太孙逛不逛街。

    方家的出行动静不小,这是张淑慧一力坚持的,说是想起了土豆差点被人掳走的事,要引以为戒。

    五名家丁,还有丫鬟和嬷嬷,就这样一路朝着城中而去。

    进了城就是人的海洋,不分男女老幼,不分贫贱,都在这个日子出游。

    德华兄!

    陈潇带着陆小冉在门洞外面等候,看到坐在方醒脖子上的土豆,他不禁艳羡的道:怎么感觉土豆每天都在长啊!就跟竹子似的。

    土豆好歹记得礼貌,就在方醒的脖子上拱拱手,还没张口,身体就向后仰倒。幸亏方醒早有准备,把住了他的双腿,这才艰难的翻起来。

    陈潇羡慕的道:小弟别说是这样倒着翻身,连躺着翻身都够呛,德华兄,可是给土豆练过了?

    练你妹!

    方醒已经看到了朱瞻基,就招招手,然后说道:小孩子的筋骨本就软,等你有孩子就知道了。

    见过殿下。

    陈潇拱手见礼,然后就看到了胡善祥,心想这小女孩是谁呀?

    见过太孙妃。

    方醒拱拱手后,陈潇马上跟着行礼,然后低声对陆小冉说道:太孙妃好小啊!

    别说了!

    陆小冉伸手掐了陈潇一把,然后赶紧跟着张淑慧行礼。

    罢了!这里是街上,都免了。

    男女马上分成前后,一路寻找着美食。

    根据方醒的道理:真正的美食必然是在民间!所以今天的目的就是吃!

    爹!吃!

    土豆坐在方醒的脖子上自然对外面一览无余,他看到了糖人,就嚷着要吃。

    朱瞻基踮脚也看到了,就回身问胡善祥:前面有糖官人,可要吃吗?

    胡善祥闻言羞红了脸,觉得朱瞻基把自己当做了孩子,就犹豫了一下。

    可张淑慧却说道:夫君,咱们一人要一个,妾身要个猴子的糖官人。

    小白也要了,要的比较古怪,是小猪。

    胡善祥得到了鼓励,就羞怯的道:臣妾要个要个老虎吧。

    朱瞻基点头,然后和方醒挤破重围,到了最前面。

    只是最后老虎做出来了,朱瞻基拿给胡善祥后,方醒就开了句玩笑:这就对了,女人就是要凶一点,淑慧,你以后就做母老虎吧!

    张淑慧嗔道:妾身可不会重归山林。

    说着她看向了土豆,眼中的柔情满溢。

    母老虎在此时还是个类似于以后聊斋志异里的版本,大抵就是有母老虎化身为女人,和男子结婚生子,最后又披上虎皮,不是吃人,就是重归山林。

    方醒哑然,然后顶着土豆走在了前方。

    爹!有肉!

    自从金陵的第一鲜弄出了一串串的烤肉后,很快就风靡大江南北,北平自然是少不了的。

    于是每人的手中又多了几串烤羊肉。

    德华兄,小弟此时才觉得,这般日子才是最实在的,宫中总是有些虚幻。

    朱瞻基觉得自己挺适应这种平民生活的,还矫情的表露了一番。

    方醒不屑的道:让你过一年的百姓日子,你肯定就得疯了!你可吃得惯百姓家的吃食?可习惯睡硬邦邦的床板?还有,一个月洗一次澡,你可舒坦?

    这边在教训太孙,后面的张淑慧也不省心,正在给胡善祥支招。

    那些女人有啥可怕的?你是太孙妃,天生就比她们高一头,若是知趣也就罢了,不知趣的你只管折腾,要是太孙敢庇护,那就传个话出来,让拙夫去和太孙讲道理。

    胡善祥羞怯的道:哪里便这般了,慢慢来吧。

    张淑慧秀目一瞪,恨铁不成钢的道:你知道些什么呀!等别人生了孩子,到时候你如何自处?

    胡善祥迷茫的看着朱瞻基的背影道:我不知道呢。

    哎!

    张淑慧真是拿这个少女没办法了,只好下了猛药:宫中就是一个吃人的地方,说句实话,若是让我选,我肯定不会去。你若是软了,你自己站不住脚不说,你的孩子也会被人欺负,而且那可是大位啊!你以为别人会对你和孩子心慈手软?

    长点心吧太孙妃!

    男人都是贪鲜的,你还得琢磨怎么才能拉住太孙的心,难道这些没人教过你吗?

    胡善祥摇摇头,她的父母只是让她守规矩,不要惹怒太孙,其它的都没教。

    这是在坑人啊!

    张淑慧摇摇头道:要立起来!不立起来你就完了!

    小白也挥拳道:对,要把那些不要脸的女人赶出去!

    这时正好方醒和朱瞻基陈潇的脚步减慢,准备问女人们吃不吃米糕,结果就听到了这话。

    朱瞻基黑面微红,方醒干咳道:太孙妃淳朴,多几个手帕交也能活泼些。

    朱瞻基腹诽道:这是活泼吗?这是在教胡善祥怎么收拾我的女人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