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26章 朱棣的算盘,婉婉烧锅底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骑士,生日快乐!

    方醒面带微笑出了汉王府,他觉得朱高煦真是个有趣的人。

    方醒,本王只是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承诺罢了,不值一提。

    朱高煦亲自出手,直接压趴下一帮人。

    朱高燧就是其中之一,他很愤怒,也很无奈。

    汉王这是什么意思?他难道要和那些勋戚对着干吗?

    朱高燧连二哥都不愿意说,脸上带着戾气问道。

    谢忱一脸懵逼的道:汉王去了一趟北边之后就没动静了,他这是想哗众取宠?还是他和方醒的关系好到了可以帮着顶包的程度?

    朱高燧骂道:他就是个傻子,多半是被方醒给骗了,被人卖了还乐呵呵的,傻不傻!

    谢忱看到朱高燧面色难看,就劝慰道:殿下,您想想国子监。

    朱高燧冷笑道:国子监此次枉做小人,父皇肯定都看在了眼里。

    朱棣现在最喜欢的就是高坐于上,冷眼看着下面的臣子们蹦跳,然后分析出各人的想法,算是一种乐趣。

    那竖子就是个惫懒的,此次他的好友去了上林苑监,朕就看他是袖手旁观还是出手相助。

    王贵妃的身体不大好了,她面色苍白的强笑道:陛下可是在看笑话呢。

    朱棣笑道:不是笑话,那方醒于耕种亦有学问,只是惫懒,若是他不出手,那陈潇就在那个位置上呆一辈子吧。

    王贵妃噗嗤笑道:怪不得呢,臣妾记得蹇大人方正,怎么会徇私呢?原来是陛下推了一把。

    朱棣点点头,起身道:你好好的养病,天气好就出去转转,别老闷着。

    王贵妃起身相送,然后看着难得的艳阳天,笑道:那臣妾这就去花园里转转,晒晒太阳也好。

    宫中的花园当然有四时不败之花,只是那落叶让人看了伤感。

    王贵妃看着路上的落叶,目光淡然。

    这女人啊,就像是这树木,春夏勃发,秋冬归于大地,尘归尘,土归土,百年一梦罢了。

    身边搀扶她的嬷嬷叹道:娘娘何必自苦,且把身子养好了,后面还有无尽的富贵要享呢!

    王贵妃失笑道:富贵啊,那不过是烟云,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活的舒心才是真正的富贵。

    娘娘,宫中的人也太懒了,居然连落叶都没扫,若是被人看到,又要归咎于您的身上。

    王贵妃苦笑道:罢了,迁都以来,宫中的事情都还没理顺呢,慢慢来吧。

    前方的宫女突然止住了脚步,回身道:娘娘,郡主在前面。

    哦!这丫头倒是顽皮!

    往前几步,就看到婉婉正双手叉腰,气势十足的指挥道:方醒说了,搬家要烧锅底,咱们这口大锅该够大了吧,烧,把锅底烧的红红的,日子也会红红的。

    那些嬷嬷想劝阻,可婉婉一瞪眼,振振有词的道:皇爷爷搬家都没烧锅底,婉婉帮他烧。

    等那些宫女太监把落叶堆成一堆后,婉婉从荷包中摸出个打火机,她蹲身,熟练的打火,然后点燃了干燥的落叶。

    娘娘,宫中点火,这可是大事啊!

    王贵妃扶着树干笑了笑:是啊!搬家了都没烧什么锅底,咱们要红红火火的,走,烧火去!

    王贵妃的加入吓了婉婉一跳,等看到她也蹲下来,熟练的拨弄着落叶后,婉婉不禁喜道:娘娘也会烧火吗?

    会啊!

    王贵妃看着浓烟飞升,眼露缅怀之色道:那时候在家里每天都生火,还会做饭,只是许久未曾下厨了,想必是生疏了吧。

    咳咳咳!

    正说着烟雾飘过来,王贵妃顿时一下坐在地上,捂着胸口咳嗽起来,声音沉闷。

    娘娘,你生病了吗?

    婉婉皱着小眉头,放弃了自己烧锅底的‘大业’,从另一个小荷包中摸啊摸,最后摸出一个小瓷瓶。

    瓷瓶被蜡密封着,婉婉让人打开。

    吃吧,这是方醒给的,说是婉婉感觉身子不舒服的时候吃一颗。

    王贵妃看着那颗古里古怪的长圆形的小东西,哭笑不得的道:这是糖吧?

    不是糖!

    婉婉嘟嘴道:是药,方醒说,要是我咳嗽不好就吃了它。

    那你就留着吧。

    王贵妃觉得方醒哄孩子有一套,不过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她不禁有些痴了。

    岁月如水,年华消逝,曾经的少女在深宫之中变成了待死之人,让人心生惆怅。

    富贵真的好吗?

    等她回过神时,周围已经来了不少太监,他们的手中都端着水盆,甚至还有一辆水车在边上,只是看到现场后没敢动手。

    娘娘你吃了吧,方醒不会骗人的,吃了你就不咳嗽了。

    婉婉一狠心就给了两颗,然后又叫人找来封蜡封住瓷瓶。

    王贵妃莞尔一笑,也不拒绝,就着一杯温水吃了。

    肯定会好的。

    婉婉笃定的道,王贵妃笑道:好,一定能好。

    说着她起身,让那些来救火的人各自回去。

    婉婉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觉得有些可怜,就嘟囔道:为什么不出去玩呢?

    等朱棣处理完政事,得知宫中起火后,就问了王贵妃。

    是婉婉说要烧什么锅底,庆贺咱们搬家,就从厨下弄了口大锅,点了落叶在烧锅底呢!

    朱棣皱眉道:肯定是那竖子的教唆!

    王贵妃想起婉婉的那个小瓷瓶,就笑道:取一个好兆头罢了,臣妾看到后也烧了一把,来年宫中的日子肯定会红红火火的。

    朱棣看到她的脸上难得的浮起了柔情,就冷哼道:你且好好的养病才是正理,什么红红火火,朕在就是红红火火!

    王贵妃早就习惯了这位帝王表达关心的方式,她温婉的道:是了,只要陛下在,不但是宫中,大明也是红红火火的。

    朱棣点点头道:南方已经无事了,朝中也少了许多开支,北方朕不急,就等着看瓦剌人和鞑靼人在弄什么鬼,大明的边墙终于安静了,百姓也少了劳役,文官也少了许多牢骚,就是武勋不满,觉着没有立功的机会。

    再往西边就是亦力把里和撒马尔罕,帖木儿当年病死半道,令朕遗憾,若有暇,朕也想回访一二。

    帖木儿当年病死半道,让朱棣的所有准备都落空了,至今依然遗憾。

    王贵妃痴迷的看着这个男人,觉着这世上再也不会有谁能比他更出色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