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22章 这厮是方醒?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清晨,当方醒睁开眼睛时,觉得炕好挤。

    左手一摸,熟悉的丰盈,这是张淑慧。

    右手一摸,略微瘦些,而且还返身抱住了自己,大腿习惯性的压了来。

    这是小白!

    爹!

    门外传来了土豆的叫喊,很欢喜,接着是推门的声音,没人会拦着这位小伯爷。

    娘!

    土豆很生猛,双替一蹬,把鞋子蹬掉了,然后利索的爬炕,从张淑慧的身爬过,最终习惯性的坐在了方醒的肚皮。

    爹!去抓兔子!

    土豆!

    被吵醒的小白双手抓住被角,怒不可遏。

    咯咯咯!

    土豆看到有人生气乐了,拍着手,在方醒的肚子一顿一顿的,像是在坐船,好玩极了。

    下去,臭小子!

    方醒猛的起身,把土豆揪进了被子里,然后在床站着,清醒了一瞬。

    张淑慧双手拉住被子,柔声道:夫君不睡了吗?

    不睡了,我还有些事要和人商议。

    方醒精神饱满的下床穿衣,张淑慧想起身帮忙,可却被土豆抓住了。

    娘,睡觉,睡觉!

    今日无事,你们继续睡吧!

    站在门口,听着里面土豆和张淑慧玩闹的声音,方醒看到奶娘抱着睡醒的平安过来了,抱过来亲了一口。

    送进去吧。

    方醒全身正装去了前厅,静静的坐着。

    老爷,叶凡已经拿到了。

    一夜之后,辛老七又精神奕奕的出现了。

    方醒有些羡慕的道:你们可是练的有内功?

    什么内功?

    辛老七茫然的道:老爷,是呼吸,还有是意念,并没有什么内功。

    哦!

    方醒失望了,随即说道:我们去朝。

    叶凡今天的火力很足,许久未曾得到大料的他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不但弹劾了应天府推官,而且连带把府尹也套了进去。

    草菅人命,下推诿,包庇下属,这是在拿大明的律法当人情。勾结一气,鱼肉百姓,陛下,此等人不严惩,生民何辜?

    直到此时,大家才知道,原来这事和方醒有关系。

    公报私仇吧

    几个官的目光带着揶揄,你方醒整日牛逼哄哄的,最后还不是要借机泄愤?!

    方醒出班道:陛下,那胡叠在交趾时,曾经配合臣和黄大人扫清了贪腐,臣觉着应该是惹怒了那些兔死狐悲者,最后被一杯毒酒了结,臣在想,此刻一定有人在额手相庆吧。

    咳咳咳!

    吕震出班道:兴和伯,这些只是你个人的揣测,但无辜猜疑别人,这不好吧。

    方醒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道:没什么不好的,当年拿获了那些贪腐官员之后,据说求情的人不少,说什么交趾近乎于蛮荒,条件艰难,背井离乡,所以那些官员情有可原,难道是我记错了吗?

    吕震被这一巴掌打回了朝班去,方醒垂眸道:陛下,那些青皮大胆到居然在夜间去拍门恐吓骚扰,而巡夜的人不但无视,更可恨的是,他们把这么一位弱女子的救助置之不理,反而斥之为胡搅蛮缠。

    在场的人十有都在腹诽:这种事多了去,一年到头忙不完的事情,难道不允许官员们偷个懒吗?

    一直到最后,应天府也拿了一个九品官,外加那些青皮。没见追责,没见深挖,一桩命案这么悄无声息的完结了。

    方醒今日没有全力开火,说完回班了,让群臣也是诧异不已。

    这厮今天怎么偃旗息鼓了呢?!

    方醒不管那些目光,只是垂眸回班,老实的不能再老实了。

    他这么放过应天府了?

    按照这厮的德性,应该是紧咬不放,不说咬下府尹,起码也得弄个府丞来祭旗吧!

    朱棣倒也颇为欣慰,觉得方醒终于是有了大臣的体统。

    好吧,一高兴,朱棣随口吩咐道:派了御史去,查清楚,顺便告诉他们,虽然迁都了,可金陵不是养老地,想养老的,都滚回家去!

    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是陛下在给方醒出气啊!那好,不折腾好啊!

    散朝后,金忠追了方醒,低声道:你莫不是开始吃斋了?

    方醒摇摇头:只是感觉人世无常,心灰意冷罢了,这回家歇息去,好歹把年过了。

    金忠抚须道:你倒是有些悟性,要不随老夫学这门占卜之术如何?免得它断了传承。

    别,金大人千万别!

    方醒急忙拒绝道:小子可没那耐心去背东西,心也静不下来,您还是去寻一个小道士来教教吧。

    可惜了呀!

    金忠有些遗憾,在他看来,方醒的灵气是有了,只需按照法门修炼,迟早会成为一代占卜大师,把他的师门发扬光大。

    方醒表面看似平静,甚至回到家还带着土豆疯玩到吃午饭。

    午饭后,朱瞻基悄然而至。

    德华兄,陈岩虽然离了赵王府,可那些官吏不看僧面看佛面,一般也不会为难他,所以没多久成了金陵有名的青皮头子,到处勒索收钱,皇爷爷已经发怒了。

    方醒烤着炭火,昏昏欲睡的问道:那赵王如何?

    朱瞻基进来被热气熏蒸,感觉脸都是湿意,赵王叔刚才去请罪,已经撇清了。

    方醒哦了一声道:此事确实和赵王无关,只是那些官吏可恶,把人命当做儿戏。

    呃

    朱瞻基觉得方醒变了,变得有些陌生。

    原先的方醒受了罪要捞回来,不管你是谁都要怼回去。

    可现在看着在打盹的方醒,朱瞻基突然有些慌神了。

    这不是方醒!至少不是我熟悉的那个方醒!

    方醒的脑袋一点一点的,突然停住了,他抬起头来,下意识的擦擦嘴角,诧异的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朱瞻基随即释然了,这是倦了想睡觉啊!

    于是他走了,心情不错。

    等朱瞻基走了之后,方醒叫来了辛老七和小刀。

    最近关注一下赵王府的情况。

    小刀问道:老爷,关注哪些东西?

    方醒身体后仰,觉得真的想睡觉,随意的道:过年赵王出入的规制和时间。

    小刀一听有底了,他说道:老爷,赵王过年的时候喜欢聚集了府的人撒钱,然后会召集最宠爱的几个女人一起喝酒玩闹到天亮。

    方醒坐直了身体,淡淡的道:赵王果然是礼法模范,居然都知道守岁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