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18章 孤苦无依,官府搪塞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黄金麓喊了几声,可里面还是没动静

    陈默有些发毛的道:黄老大,那姑娘不会是已经死在屋里了吧?

    刘明摇摇头,上前喊道:莫愁姑娘,我们从北平,奉了兴和伯之令前来,随后还有书院的人也会来。

    门里终于有了声音,不过不像是少女的声音。

    可有凭证?

    黄金麓摸出文书,然后从门缝中间塞进去,叹息道:居然被逼到了这个份上,若是伯爷得知,金陵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倒霉!

    里面传来了脚步声,随即是窃窃私语。

    陈默隐隐觉得不对头,不敢再说怪话,只是低声道:那胡叠怕是死的不正常,老天爷,别把伯爷从北平引过来,那

    方醒做事全凭本心,若是他怒了,什么规矩都是浮云。

    可大明才将迁都,作为兴和伯,方醒要是请假来金陵,这事情就闹大了。

    吱呀!

    门开了,一个中年女人警惕的看着黄金麓三人问道:你等和伯爷是什么关系?

    黄金麓拱手道:在下黄金麓,伯爷是在下的恩人,此次我三人奉命前去出海,路过金陵本想来此吃饭,可却听闻了所以就问问莫愁小姐,可有难处?

    女人的面色一缓,然后说道:小姐一人在里面,不大方便见你们。

    黄金麓点头道:在下知道,只想问问,小姐可有难处?或有冤屈?

    女人警惕的看看左右:老爷死的有些冤情,小姐去衙门报过,可没人理会,后来就多了许多骚扰的人,小姐就把那些伙计暂时遣散了。

    陈默一听就喊道:谁?说出来,今日就让他全家倒霉!

    女人皱眉看了陈默一眼,不满他的声张:都是些街头的青皮,经常来敲门,半夜来也,巡夜的也不管。

    刘明在不远处看着那个牌匾,摇头道:这些人是在作死啊!

    当初朱瞻基题字后确实是轰动一时,可这个轰动只是在高层,下面的那些人谁会去关注你一小饭店的招牌啊!

    女人叹息道:自从迁都之后,这块招牌就不吃香了,那些人根本就不理会。

    金陵和北平相距何止千里,迁都之后,金陵的地位就有些尴尬。

    黄金麓点头道:你且关门,等书院的人到了之后,咱们再进去议事。

    门关上了,女人低叹着点燃了蜡烛。

    烛光照亮了那张带着轻愁的脸,莫愁以手托腮,低声问道:要弟,可是伯爷的人吗?

    女人说道:我不识字,不过那三人没有强闯进来,那多半就是了。

    莫愁瘦了些,她想起这段时间的艰难,不禁哽咽道:爹爹死的不明不白的,官府又不管,还放纵那些青皮来闹事,要弟,等把这地方卖了,咱们就去交趾。

    要弟应了,说道:交趾听说还不错,至少没那么多贪腐官吏,小姐,咱们去了,到时候找个上门女婿也不错。

    莫愁眼睛红红的道:我不嫁,也不要上门女婿,就这么守着店过一辈子。

    要弟唏嘘道:是了,那些人多半都是冲着钱钞来的,要是图谋不轨的话,咱们还真挡不住。哎!这世道就是难啊!

    莫愁摇摇头,想起了方醒。

    莫愁湖边的那个微笑,成了这个冬天支撑她坚持下去的信念。

    交趾交趾

    要弟从厨房寻了把砍骨刀过来,就看到莫愁呆呆的坐在椅子上,那眼泪不住的流。

    为何不是交趾

    小姐,小姐

    要弟手忙脚乱的想去劝,可一伸手就是砍骨刀,等她把刀放下后,就听莫愁哽咽道:我不想离开交趾,我也不想你离开交趾,只要每日能看你一眼就够了,就够了啊

    要弟不知道莫愁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只是搓着手。

    阴暗的大堂里只有少女的呜咽,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莫愁姑娘,在下徐方达,恩师乃是当朝兴和伯。

    莫愁擦去眼泪,吩咐要弟去开门。

    我觉得胸口闷得慌,把门打开些。

    莫愁喝了一口清水,然后起身相迎。

    门板被要弟一扇一扇的滑出来,外间的光亮把大堂照的清清楚楚的,也照清了那个捂眼的少女。

    徐方达一进来就请罪:在下不知,居然忘却了恩师的吩咐,罪该万死。

    方醒虽然去了北平,可临走前交代了徐方达,说如果莫愁家有事相求,那就尽力帮忙。

    在金陵城,只要不是大事,那些官员也不会不给面子。

    可莫愁却倔强的没有去求援,而书院相对封闭,那些学生们也不知道这层关系,错进错出之后,这事就成了这样。

    莫愁福身道:多谢各位先生的好意。

    徐方达是个只知道学识的家伙,所以开场白之后,黄金麓就上场了。

    尊父当日的饮食可有差异?

    有,家父午饭时说腰酸,想喝点酒,那酒是客人喝剩下的。

    黄金麓的眸色幽暗,除非是有钱人,一般人必然舍不得把酒壶中的剩酒留下,莫愁姑娘,那人你可还记得吗?

    莫愁想了想:那几人好像是青皮。

    黄金麓起身道:这几日我们就住在隔壁,有事招呼一声。

    隔壁一家被强迫着租出去两间屋子,床铺都是刘明去买的。

    徐方达毕竟聪慧,想通了里面的关节之后,就写了一份诉状,以书院的名义去求见顺天府尹。

    可府尹却以此事不属于自己管辖为由,把徐方达推给了顺天府推官杨耀。

    杨耀很倨傲,自从迁都之后,实际上金陵官场上的人就分为两种。

    一种是得过且过,觉得金陵就是养老的地方。

    而另一种人觉得头上少了皇帝那一道凌厉的目光,日子真是太巴适了,舒坦啊!

    金陵的职责是掌控南方,而在以后他们确实是掌控了,整个大明的南方完全就像是另一个国家。

    以至于北平沦陷时,南方举行了超大的集会,兴高采烈的。

    胡叠的死完全就是急症,这一点有郎中为证,再说谁会去杀他?

    杨耀的倨傲激怒了黄金麓,悍匪的气息在他的身上又勃发了。

    杨大人,你听说过什么急症,能让一个好好的人半天的功夫都撑不过去?

    黄金麓下巴到唇下的那道刀疤开始发红,他双拳紧握着说道:胡叠从午饭喝了那酒之后就喊肚子疼,而后郎中去了说是绝症,那郎中现在已经跑了,敢问杨大人,他为何要跑?

    你等胡搅蛮缠,出去!

    黄金麓怒道:杨大人,那莫愁可是兴和伯照看的人,你这般轻忽,兴和伯必不肯罢休!

    杨耀皱眉道:别说什么兴和伯,就算是他来了,本官也是这般回答!

    大人,有兴和伯家人到了!8)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