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10章 教孙,眩晕,傻缺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书房中气氛凝固,谢忱面带忧色的道:王爷,有这么一个人呆在太子和太孙的身边,就像是一条毒蛇在阴冷的看着咱们,可畏可怖啊!

    朱高燧咬着下唇,目光阴沉:关键是方醒能打仗!有这么一个人呆在北平咦!本王倒是有些猜测,父皇不把方醒归于文武,会不会是不想让方醒出镇一方?

    朱瞻基同样抱着这样的想法,而且他还大胆的去问了朱棣

    你记住了,你是储君,对待臣子无需太多迁就,在大义的名分下,直接下令就是了,若是不从,满朝文武,天下人都将会口诛笔伐,那时你再动手,何人敢质疑?

    朱瞻基昨天回去想了很久,最后是直接令人去富阳侯府传话,效果意外的好。

    李茂芳被你吓住了,明白吗?你占理,还是太孙,他若还是安之若素,朕就会让他知道皇权的威严!

    朱棣的神色轻蔑,哪怕李茂芳是他的亲外孙,可只要敢于挑战皇权,别说是外孙,亲儿子都不行!

    你要记住了,御下要恩威并施,一味施恩那是在引诱臣下窥探皇权,只施威,就如同太祖高皇帝,那是特的时间,特定的人才能这么干,你不行!

    朱瞻基头道:孙儿知道了,太祖高皇帝挟开创之威以制天下,孙儿却无这等积威,东施效颦只会被人耻笑。

    朱棣满意的抚须道:方德华很聪明,或者说是不够聪明,若是聪明的臣子,肯定会选择蛰伏,而他却没有,急切啊!恨不能一夜之间就能看到商贾满天下,商税能让夏元吉笑的合不拢嘴。

    朱瞻基笑了笑:兴和伯是很急切,仿佛有个大敌在暗处窥视着大明,明日就会从咱们不知道的地方杀进来。

    朱棣头道:南面暂时安静了,北面的阿鲁台态度暧昧,本来定好的攻打瓦剌也停住了,这是要干什么?

    不过不管他想干什么,大明以静制动,何时想打就何时打,何其畅快啊!

    以前朱棣的北征要顾忌着国力,每次都要间歇几年,等待草原上的势力出现大变动时才会举国一击。

    可现在不一样了。

    土豆已经种了不少地方,奴儿干都司的女真人和那些异族都在为大明种地,那边的地肥,种出来的不管是稻米还是土豆,产量不小,而且口味比中原的都要好。

    粮食永远都是华夏的命脉,眼瞅着这个命脉有宽松的样子,朱棣难免心中畅快。

    朱瞻基舔舔嘴唇,还记得上次吃奴儿干都司产的稻米时,一家人,包括太子妃都连呼好吃。

    不过方醒说要珍惜那些黑土,所以李彬下了禁令,不许无故砍伐树木,不许随意开荒,要交换耕种,用休耕来让地力恢复。

    朱棣笑容满面的,可身体却突然一个摇晃,就靠在椅背上,面色瞬间煞白。

    皇爷爷!

    朱瞻基大惊,上前一步扶住朱棣的后背,然后回头低喝道:去,叫御医来,还有,消息若是走漏,你们就等着诛三族吧!

    两个伺候的太监被吓得面如土色,大太监却镇定的道:还不快去!

    不用了!

    朱棣睁开眼睛,右手揉着太阳穴,低声道:朕无事,不许声张。

    可朱瞻基却说道:皇爷爷,让御医来看一下吧。

    朱棣想发火,可看到朱瞻基满面的急色,就压了下去。

    御医来了,诊脉之后就说道:陛下,您最近歇息的少了,再有冬季干燥上火,血脉上涌,要静心啊!

    尼玛!这话差就直接说了:陛下,您少发火,气大伤身。

    朱棣闻言怒火就上来了,喝道:滚!

    老朱的脾气大,这是满朝文武都知道的事,你让他别生气,这可能吗?

    御医满面难色的道:陛下,要不你多喝些郡主送的那种莲心茶吧。

    朱瞻基闻言大喜:那茶可好?

    御医道:好,降火最为神效,而且当做茶饮,随时都可服用。

    朱瞻基笑道:那就好,回头我找婉婉要去。

    朱棣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孙儿,柔声道:那茶婉婉送了许多来,方家也不少。

    等朱瞻基回头时,朱棣的面色又恢复了正常,淡淡的道:近日多吃些菜蔬,荤腥暂停。

    大太监看到了朱棣的脸色转换,心中酸楚,然后就堆笑道:也不知郡主从何知道的这些事情,倒也有用。

    朱瞻基看到朱棣无恙,就笑道:多半是去问了兴和伯吧。

    大太监凑趣道:是了,兴和伯读书多,想必知道些偏方。

    虽然消息没有走漏,可有御医去了朱棣处的事还是被人知道了,于是乎,宫中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房产税加上商税,一下就把勋戚们想捞钱的心思打到了谷底,而始作俑者李茂芳自然就成了众矢之的。

    北平城的一处暗娼,奢华的内院大厅内,李茂芳拍着桌子怒道:你们以为本候乐意交税吗?那可是太孙!不交税本候就得玩完了!

    朱勇的面色阴晴不定,在见识过一次跟风经商的赚钱程度后,他已经不满足于家中那些田地的产出了。

    你是太孙的兄长,难道他还能逼着你不成?

    那些勋戚子弟都纷纷头,在财聚集市中,他们多多少少都有些份子,而目的不过是想探路罢了。

    如今探路的傻子被人当做肥羊宰了一刀,咋办?

    各种小眼神在到处飞,李茂芳还在抱屈道:说是兄长,可要是不认,难道本候还得要上杆子贴过去吗?那陛下非得把本候打死不可。

    说着李茂芳还翘起了兰花指,大厅内的人都纷纷暗笑,身体微颤。

    李茂芳还没察觉,或者说他已经适应了这种场景,依然是不忿的道:你们若是不信大可去试试,反正本候是不会掺和了。

    朱勇若有所思的道:此事已无回旋的余地,你们自己小心吧。

    小心什么?再小心也刚被坑了一把,那些商铺可是亏本卖的。

    一提起商铺,气氛马上就转为群情激昂,大家都在讨伐着方醒损人不利己的傻缺行径。

    有人看到朱勇在沉思,就怂恿道:成国公,你家也亏了不少,难道你就准备这么放过方醒了?

    朱勇一愣,摇摇头道:胳膊掰不过大腿,我回家就准备抽家里的小子们一顿。

    说着朱勇起身,随意的拱拱手就走了。

    成国公这是怎么了?

    看着朱勇萧瑟的背影,大厅内的人都面面相觑。

    难道是要回家拿孩子出气?

    也许吧!哎!没意思,家里亏空了一大笔,金银又不许用,回头还得去换宝钞,特么的!这世道是怎么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