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07章 错漏百出的假打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下课了,朱瞻墉收拾自己的课本,然后第一个走出了教室。

    哪怕是形同流放的呆在书院中,可他的骄傲却未曾减少一分,这让他在书院中成了独行侠。

    书院的午饭吃腻了,朱瞻墉站在食堂外面犹豫了一下,然后就往外走。

    守门的不敢拦他,在看到他往方家庄去了之后,就记录了一下。

    这个时节的田野上看不到生机,在这里,秋收冬藏被演绎的最为彻底。

    到了主宅,守门的家丁看到是他就说道:老爷在前厅。

    朱瞻墉勉强点点头,然后就去了前厅。

    换做是以前,他别说是点头,眼皮子都不会抬一下。

    还没走到前厅,朱瞻墉就听到了方醒的声音。

    你也买了?

    方醒看着徐景昌,面无表情的问道。

    徐景昌一脸愤怒的道:那可不是!哥哥我买了二十多家店铺,这下可得亏多少钱啊!

    方醒端坐着,眯眼看着徐景昌,道:谁让你买的?难道你对大明已经失去了信心吗?

    徐景昌顿时窦娥附身,喊冤道:哪有的事,不过是府中的开销大,这不是担心宝钞作废,到时候一家老小难道去喝西北风吗?我说德华,你好歹事先告诉我一声不行吗?

    提醒你?

    方醒的胸膛在急速起伏着:我凭什么提醒你?你是与国同休的国公爷,可你看看自己干的事,你这是在干什么?你这是在挖大明的墙角!

    徐景昌闻言大怒,方醒,你说话好听点!徐某什么时候挖过大明的墙角了?老子一家子都是大明的忠臣,谁能比我更忠心!?

    方醒不屑的道:你若是忠心,会在意那些钱财吗?就算是宝钞变成了废纸,难道陛下会饿着你一家子?我看你就是贪婪!从骨髓里冒出来的贪婪!

    你说什么?

    徐景昌挽起袖手,瞪大眼睛喝问道。

    方醒冷笑道:老子说你贪婪,说你在挖大明的墙角!

    你再说一遍?!

    老子说你贪婪!

    打死你!

    朱瞻墉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位国朝的勋戚在打架,而且就像是街头的痞子那种打法。

    你一拳,我一脚

    朱瞻墉指指里面,示意小刀进去拉架。

    可小刀却懒洋洋的摇摇头,就当是没看见。

    一盏茶的功夫后,徐景昌被方醒一脚踢了出来,然后回身指着方醒骂道:特么的!方醒,你等着!

    方醒摸着脸骂道:滚!

    徐景昌骂骂咧咧的走了,看到朱瞻墉后只是冷哼一声,然后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他是朱瞻墉的表叔,加上朱瞻墉并无大位的希望,所以忽视一下也觉得无所谓。

    嘶

    徐景昌就顶着肿胀的脸出了方家庄,侍卫被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国公爷,小的去召集家里的人,把方家庄踏平了!

    踏尼玛!

    徐景昌上马,怒道:方家的家丁都是在沙场上杀人无算的狠家伙,弄不好家里还有火器,咱们怎么打?

    回家!

    徐景昌就这么进了城,一路上看到的人无不惊骇。

    是谁敢把定国公打成这般模样?

    徐景昌被打了!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北平城。

    等朱棣得知消息后,他只是嗯了一声,然后继续处理政事。

    晚饭后,朱棣没有去找后宫的那些女人,而是呆在自己的地方,默默的在想着事情。

    这是朱棣为数不多单独呆着的时候,大太监不敢怠慢,用眼神逼走了那些伺候的人,然后上了一杯茶。

    都是废物!

    朱棣猛地一巴掌把茶杯扇落在地上,气咻咻的起身踱步。

    室内生风,朱棣快速的游走一圈后,目光停留在了墙壁上的一幅画像上,转为温柔。

    妙云,我给了他们尊荣,给了他们富贵,可他们却不知足,你说我该怎么办?

    大太监屏住呼吸,垂首看着脚尖。

    妙云,景昌果然如你所说的那般无用,还和方醒打了一架,想哄骗朕,这是担心被削爵啊!

    勋戚贪图享乐,一代不如一代,朕北征用得着的还是那些老将,若是长久这般,大明危矣!

    大太监趁着朱棣自言自语的机会,俯身把那些瓷片给收拾了,然后出去,再次送了一杯茶进来。

    勋戚无用,国难何来的良将?那些没有封爵的武将如何是文官的对手?难道以后就如方醒所说的那般,文官压制武将吗?

    以文御武绝无可能!大明不能重蹈前宋的覆辙,朕不会允许!

    朱棣的目光转厉,回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眉头一皱,问道:为何还是莲心茶。

    皇爷爷,您又生气了吗?

    在这个时候能一路不受阻碍来到这里的人屈指可数,朱棣回身看去,就看到门边依着一个穿着嫩黄色衣服的女孩,笑的眉眼弯弯。

    婉婉?

    朱棣揉揉有些发花的眼睛,看到婉婉的手中拎着个小食盒,就说道:你怎地来了?

    婉婉吃力的拎着食盒进来,边走边说道:皇爷爷,婉婉听说您没吃饭。

    朱棣感觉脚下有些梗,就移开脚,然后俯身把大太监没有发现的碎瓷片捡起来,放在桌子上。

    婉婉提着食盒走近,用劲了全身的力气都提不上去,就涨红着脸看向朱棣,看着可怜巴巴的。

    朱棣的身体一松,轻轻的把食盒提上来,然后问道:是什么菜?

    婉婉松了一口气,活动着手腕道:皇爷爷,有烤鱼,有红烧河虾,还有羊肉炖菜干,最后就是方醒家的那个什么咕咾肉,酸酸甜甜的,皇爷爷,可下饭了。

    大太监急忙过来摆饭,然后问道:陛下可要饮酒?

    朱棣摇摇头道:这些就够了。

    看到婉婉垂涎欲滴的模样,朱棣就问道:可是没吃晚饭?

    婉婉不好意思的道:皇爷爷,先前婉婉一直在厨房呢!

    不用朱棣动口,大太监就把椅子端了过来,放在婉婉的身后。

    皇爷爷,您看这个咕咾肉,那个酱料红红的,还是婉婉从方家拿来的,父亲和母亲都喜欢吃,婉婉明日还要去拿,方醒肯定不会小气的

    大太监退到了外面一点,看着墙壁上那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影,不禁有些发呆。

    大影子缓缓的夹菜吃饼,小影子却不肯安生,时不时的要雀跃一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