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902章 陛下,咱们派出船队去探险吧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旧港宣慰司和满剌加一起成为郑和船队的重要补给点,同时也是扼守海峡咽喉的战略要地。

    方醒肃然道:陛下,臣有一事,恳请陛下恩准。

    金幼孜似笑非笑的在猜测着方醒这般正经的原因,结果被方醒眯眼瞥着,不禁一个冷颤。

    接下来必然是方醒要全力以赴的事,谁敢搅合,那肯定是要结仇。

    是什么事值得方德华这般凶狠?

    朱棣也察觉到了方醒的情绪,就说道:你且道来。

    君王不会事先答应你什么,答应了才是祸事。

    方醒想了想,陛下,臣听闻大海的对面有着无数的新奇物种,大明能否派出船队,开拓新航线,搜罗物种。

    就这事吗?

    金幼孜觉得方醒把自己当成了小人,什么都反对。

    可朱棣却沉声道:你想要去寻找什么?

    朱棣的反应很快,马上就察觉到此事不简单。

    若是探寻航线,寻找新物种,方醒大可直接说出来,而不是这般慎重。

    臣听闻彼岸有一物,弹力十足,而且韧性极好,此物对书院和朱芳很重要。

    有多重要?

    朱棣在沉吟着,他知道方醒看重的东西,必然是能让众人目瞪口呆。

    方醒正色道:陛下,若是能找到那个东西,臣以为比把倭国纳入大明还重要。

    果真?

    朱棣悚然动容,倭国变成大明的瀛洲,不但让倭寇销声匿迹,而且凭空多了一片群岛,以及岛上的银山。

    而方醒居然说那东西堪比倭国,那从价值上来说,起码得有上千万两银子吧!

    值吗?

    但朱棣知道方醒不会无的放矢,更不会忽悠自己。

    那东西只有在很热的地方才能种植,比如说爪哇。书院目前在研究一些东西,朱芳也需要这种东西。

    杨荣迷惑的道:兴和伯,你说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方醒说道:是树胶,这种东西能广泛应用于各方面,没有这个东西,书院许多想法都无法变成现实,比如说车轮,书院正在设想制造车轮,若是能用这种材料制作,那将让人忘记自己坐在车上。

    一句话,这种树胶将会使大明脱胎换骨。

    金幼孜摇头道:兴和伯,在没有看到那些东西之前,你说的这些只是空中楼阁罢了。

    杨士奇也不赞同去冒险,兴和伯,新航线,那就代表着风险,若是遭遇风浪,那种损失大明无法承受。

    方醒咬牙道:臣只要几艘船,几百人。

    这是非去不可呀!

    杨荣正准备劝说,可朱棣却说道:你等先出去。

    等人出去后,朱棣说道:说说吧,那东西究竟是什么?能值得你甘冒风险。

    若是船队失败,不说良心上的不安,光是来自于朝野的压力就能让方醒前面积累的优势消散,同时书院的未来也将蒙上一层阴影。

    方醒说道:车轮只是一项,关键是臣在研制的一种发电的东西,必须要用此物来包裹,不然会打死人!

    发电?

    朱棣恍恍惚惚的想到了什么,可却抓不住。

    对,发电。

    方醒说道:陛下可还记得臣在聚宝山上引雷电吗?

    朱棣猛地坐直了身体,急声问道:难道你说的电就是雷电?

    方醒点头道:两者同源,雷电咱们用不成,可却能制造出可供控制的电,而它的应用之广泛,陛下,我举一个例子,若是有一种机器,能瞬间通过被树胶包裹的线缆,直接联系到金陵,您说怎么样?

    呯!

    大太监正垂首看着脚面,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抬眼一看,正看到朱棣拍打着桌子。

    朱棣很兴奋,当然,他不是认为电报这种东西一定能成,而是看到了一种希望。

    船和人都由朝中出,那三人也可以随行。

    朱棣缓缓的说道:朕只问你,书院以后如何?

    这是一只下金蛋的鸡啊!

    面对着朱棣的逼视,方醒镇定的道:书院如今臣很少伸手管事,最多就是授课,帮那些学生们指点一下。

    朱棣想起自己上次在金陵书院看到那些学生做的东西,就闭眼道:解缙可有怨言?

    这些话一环套一环,方醒不敢怠慢,急忙应道:解先生每日在书院授课管教,闲时就和管家等人喝些酒,然后作诗写字。

    他倒是逍遥!

    朱棣马上做出了决断:解缙的家人在吉水吧?

    大太监马上应道:陛下,是在吉水。

    朱棣点点头:派人去接来吧。

    方醒瞬间就懂了,他说道:陛下,书院本就是解先生在掌管,臣的弟子马苏不过是专心于教授学生。

    朱棣抚须道:书院你要尽心,要教授些好学生出来。

    方醒一怔,然后赶紧应下来。

    出了皇城,方醒一溜烟的就回了方家庄。

    请了解先生来,还有,让黄金麓三人马上来。

    黄金麓三人在经过倭国的变乱之后,就已经无法回来原来的生活状态。

    黄金麓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过得很惬意,而陈默和刘明也赖在他家里,每日只是等待着。

    等待着什么?

    陈默坐不住,每日都去骚扰看书的刘明。

    我要回家!

    刘明不答,现在他可不是以前那个走投无路的家伙了。

    咱们在等什么?

    陈默一把抢过刘明手中的物理书,愤怒的喝道。

    刘明慢条斯理的道:等伯爷那边的消息。

    陈默仰天长叹道:那咱们就一直呆在这里吗?哪怕出海打渔也比这种日子强!

    刘明淡淡的道:伯爷给了咱们不少钱钞,又不缺花用。若是乱跑锦衣卫的诏狱可是有些空荡荡的。

    陈默嗤笑道:你在吓唬我!你肯定是在吓唬我!

    刘明看了一眼那本方醒叫人送来的物理书,无奈的道:咱们在倭国杀人放火,而且那些私密事咱们知道的不少,传出去有碍大明的名声啊!

    陈默想起自己在倭国的日子,不禁瘫软在椅子上,哀叹道:咱们这和诏狱有何区别?一辈子这样关着,我宁可出海去和风浪纠缠!死了也不冤!

    这时黄金麓进来,难掩兴奋之色道:走,伯爷召唤咱们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