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895章 北平知行书院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朱棣的面色不是很好,但不是生气,而是身体有些问题。

    御医诊断后,小心翼翼的道:陛下,北边干燥,您还得再进几服药,调理一下。

    朱棣看了满脸担忧的王贵妃一眼,说道:吃什么药?过几日便好了!

    御医为难的看着王贵妃,目前在宫中能劝朱棣的也只有这位了。

    陛下,要不就进药膳吧,毕竟这边气候不比南边,秋冬要小心啊!

    王贵妃看着朱棣那张有些蜕皮的脸,不禁轻叹道。

    朱棣摆摆手道:那便这样吧。

    御医走后,王贵妃柔声道:陛下,太孙一人在南边,可要召回来?

    在朱棣有了紧迫感之后,朱瞻基的地位陡然上升,不断被派出去历练。

    他已经在路上了。

    朱棣把毛笔放下,觉得胸口的烦闷消散了些,就起身踱步。

    瞻基年少,幸而未曾学了腐儒那一套,颇有些朕的杀伐果断,方德华有功。

    朱瞻基开始跟方醒写‘杂学’时,朱棣在冷眼旁观,觉得就是一个消遣。

    皇太孙在学习之余消遣一二,自然不会有人敢哼哼唧唧的。

    等方醒教授的那些内容渐渐的披露后,朱棣就犹豫了。

    数学,物理,化学,地理

    朱棣甚至想把方醒一家流放到奴儿干都司去,以避免朱瞻基被文人群起而攻之。可当方醒的那些言论被密报到他的耳中时,他思虑再三,搁下了这个念头。

    然后就是争斗,文人们发现皇太孙已经要被方醒给教‘歪’了之后,顿时矛头转向方醒,各种明枪暗箭一起上阵。

    那个竖子倒是大胆,也知道进退。

    王贵妃闻言就捂嘴笑道:连臣妾在宫中都知道,国朝有个兴和伯,仇人满天下,只是深得陛下的信重。

    朱棣目光幽幽:他要做孤臣,想要善始善终,朕成全他又有何妨?以后的史书上,朕希望能看到瞻基与他君臣相得,兴盛大明。

    王贵妃迷茫的道:太孙妃得了他的襄助,倒是在那府中能过的好些。

    朱棣对这些没兴趣,他皱眉道:儿女情长能成什么事?有方醒看着,瞻基也不会独宠那个女人,至于以后,就算是胡氏去了,也轮不到她来做太孙妃!

    王贵妃幽幽叹道:都是可怜人,陛下,深宫孤寂,那胡氏生性和气,不会动怒,心肠又软,难啊!

    胡善祥觉得自己过的挺好的,特别是到了北平后,没有朱瞻基的太孙府就是她在做主,那些莺莺燕燕们都沉寂了。

    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胡善祥放下针线吩咐道:那些礼物可送到了兴和伯家?

    宫女躬身道:太孙妃,送到了,兴和伯家的回礼正在外间查验。

    胡善祥皱眉,想阻拦这种神经质的举动,可最后想起了父亲在出嫁前频繁说的规矩,只得长叹一声,重新拿起了针线。

    这是一个完成了大半的荷包,外面正在绣着一对鸳鸯

    方醒一到北平就呆在家里不出门,为此朝中不少人说他是怕了拥有主场之利的赵王。

    朱高燧在北平多年,连朱高炽都没他熟。

    这日散朝后,一位官员出城办事,可在顺承门却看到了一张告示,周围许多人在看,有人在读。

    知行书院课时以实用之学为主,数学,物理,化学,本书院将于三日后招收学生,入学考试以数学为主,凡有意者均可前往方家庄报名,三日后截止!

    知行书院?是不是兴和伯的那个?

    对,三日后考试,录取了就是书院的学生。

    那我得赶紧回家去,家里的小子可是学了那个什么数学许久了。

    对对对!那书院听说包吃住,什么钱都不用花,就是招收的人少了些。

    能进去的都是文曲星,当然不能多!

    那官员听到这些话就勒住马,然后回马进城,事情也不办了。

    随即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朝中。

    杨士奇捂额道:又来了呀!本官本以为他收手了,可

    金幼孜冷笑道:方德华看似和气,可认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最了解你的还是你的对手!

    杨荣淡淡的道:几十名学生,难道能让儒学不得翻身不成?

    金幼孜把茶杯放下,讥笑道:可方醒却刊印了许多科学的书册,北平的书院一开,要多卖多少书?有多少人从此要改弦易辙?

    杨荣皱眉道:书院的学生不能参加科举,这是方德华自己说的,难道还不够吗?

    哈哈哈哈!有趣!居然把知行书院开到了北平,真是有趣!

    朱高燧刚从宫中回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笑的让人发蒙。

    不能参加科举,这就是误人子弟,而且他用刊印书册的法子来推行科学,这是在挖儒家的根基。

    朱高燧舒坦的坐下道:金陵便罢了,可他居然还弄到了北平,这就是不让步啊!你说说,从前汉开始,对儒家不让步的最终如何?

    谢忱抚须笑道:他靠着太孙和陛下可以一时得意,可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一旦他犯下大错,那就是死期到了。

    朱高燧嗬嗬的笑道:本王就看着他作死,最好慢些,太快了少了好些乐趣啊!

    可方醒却没感受到这些恶意,他把那些编写好的教材拿给了马苏。

    大明现在需要的是数学物理和化学,我们需要用更高的效率来生产出别人没有的东西,而这一切儒学无法提供答案,所以你要好生的去学!

    这话听着像是在传衣钵,马苏也是恭恭敬敬的,可坐在方醒脖子上的土豆却让气氛变得有些古怪。

    铛铛铛!铛铛铛!爹!铛铛铛!

    土豆揪着方醒的头发叫嚷着,铃铛就卧在门口,懒洋洋的在打盹。

    马苏接过这几本书,珍而重之的躬身道:老师,弟子必不负您的期望,把方学发扬光大。

    是科学!

    方醒有些违心的道,他的内心是想把这门学识叫做方学,可形势如此,他不想顶着炮火被朱棣猜忌。

    德华,你们好了没有?有人来报名了!

    方醒起身道:好了。

    爹!出去!出去!

    土豆说话越来越顺了,就是时不时的要尿床。

    走到前院时,方醒看到外面围了好多人,不禁就笑了。

    不管你们怎么忌惮,怎么打压,可种子我已经播下去了,除非是学蛮清的作法,否则科学将根植于大明,任谁都无法撼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