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890章 通州聚首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千里运河,沟通南北在交通工具不发达的大明,运河就是最好的流通渠道。

    山长说过,所谓的祖宗成法,不过是用于稳固目前阶级利益的法,它在维护着既得利益者,而这些既得利益者们却掌控着这个国家。谁要想撼动祖宗成法,那就是从他们的荷包里掏钱,为此他们甘愿和魔鬼打交道,甘愿坐视国家沉沦!

    一支船队在运河中缓缓而行,一艘船上,李二毛正和吕长波辩论。

    自古变法者有几个好下场?

    吕长波被录取后,经过系统学习,解缙觉得他可以担任初级班的教授工作。

    而作为狂热的科学爱好者,吕长波把田地卖了,携家带口的跟着书院去北平。

    可骨子里还有着士大夫性格的吕长波却在某些方面和科学格格不入。

    王安石高喊着什么祖宗不足法,后来如何?以母改子,新法尽废!商君变法,死后裂尸!

    吕长波侃侃而谈道:老夫以为,山长太操切了,大明正处于盛世,当徐徐而图之,切不可一拥而上,那会重蹈王安石的覆辙!

    马苏在边上坐着看书,并不参与这场辩论。

    岳保国懵懵懂懂的和李嘉在下围棋,偏偏李嘉分神在听辩论,于是作为初学者的岳保国居然偷吃了十多子。

    李二毛早已不复当初的瘦弱,经过书院的膳食补充,和每日的操练后,他身材魁梧,目光炯炯,显得精气神充足。

    吕老师,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这话兴许有漏洞,可它却是王安石对前宋局势的忧心之语,前宋当时已然糜烂不堪,若不以割腐之心去变革,亡国就在不远!

    吕长波有些语塞,毕竟王安石死后四十余年,前宋就被那些草原异族攻破。徽钦二帝,包括帝姬在内的无数女人像牛羊般的被驱赶着北向,最终沦为异族的玩物。

    男人无能!致使姐妹惨遭蹂躏,帝王无能,致使前宋偏安一隅,苟且偷生!我大明当革新除弊,令四海噤声!

    李二毛神采飞扬的说着,那边的岳保国放下棋子拍手道:师兄说得好!

    马苏看到吕长波有些悻悻然,就笑道:交汇而融合,这才是治学之道,大明目下看似鲜花着锦,可其实却是烈火烹油,危机就隐藏在这些盛世景象之下,所以老师教导我们,居安必思危,目光不要放在眼前,而是要看到几十年后,甚至是百年后的发展。

    落后必然要挨打,大明目前并未做到天下无敌,所以不可停步!

    马苏起身看了一眼外面,喜道:按船家的说法,应该是快到通州了吧。

    后面的船上,张淑慧已经和开始让丫鬟们收拾行礼了。

    土豆坐在边上,呆呆的看着小白怀里的平安,突然嚷道:二娘,平安尿了!

    小白闻了闻,赞道:土豆的鼻子比铃铛的还灵光!

    铃铛在船头卧着,听到小白的声音后就踱步进来。

    小白把奶娘抛在一边,自己给平安换了尿布,这才亲了他一口道:果然是娘的乖乖,不哭不闹。

    张淑慧笑道:这平安不爱哭,比土豆省事多了。

    小白正得意时,船娘进来说道:贵人,马上到码头了。

    张淑慧心中喜悦:也不知夫君此时在何处,土豆可还记得爹爹吗?

    土豆皱着小眉头道:爹

    前方的船已经开始靠近码头,方德荣带人迎了过来。

    爹!

    看到久别重逢的父亲,方德荣不禁跪地哽咽。

    方杰伦喝道:赶紧起来,后面还有夫人少爷他们,车可准备好了吗?

    方德荣指指身后道:五辆牛车,两辆给两位夫人,剩下的三辆爹您看怎么分配。

    方杰伦说道:一辆给解先生和那位吕先生,两辆用来拉东西,老爷可是说过,书院的学生不许养成什么娇娇之气,都慢慢的走回去。

    正说着,后面的船已经靠岸了,解缙第一个出来,身体要靠着马苏的搀扶才站得稳。

    接着就是丫鬟们,她们站稳后,才敢让张淑慧等人上岸。

    张淑慧看着土豆被邓嬷嬷提溜上了岸,然后她又返身回来,把小白和平安带上去。

    正当她准备上岸时,远处来了一队人马。

    张淑慧刚上岸,身体还在摇摇摆摆的,一阵老爷和老师的喊声中,一只大手扶住了她。

    夫君?

    张淑慧抬头看到风尘仆仆的方醒,不禁惊喜的喊道。

    方醒另一只手拉住了小白,哈哈笑道:紧赶慢赶的,总算是赶在你们上岸时到了,走,咱们回家去!

    土豆被邓嬷嬷牵着,看到铃铛在方醒的身边转圈,就憋出了一句:爹!

    哎!

    方醒大乐,放开张淑慧,过去抱起土豆,得意的道:我儿子还是没忘啊!哈哈哈!

    少爷!

    好嘛!这是宠爱不均啊!

    方醒抱着土豆过去,低头在发呆的平安脸上亲了一口,笑道:赶紧上车。

    回过身,方醒把土豆交给邓嬷嬷,朝着解缙躬身道:解先生一路辛苦了。

    解缙眼热的看着土豆,摆手道:不辛苦,一路有人伺候,酒食不差,老夫都做了几十首诗,辛苦什么!

    方醒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了然的道:解先生可是要抱孙了?

    解缙被方醒扶着往牛车那边去,边走边叹息道:是啊,小儿来信,虽然胡氏守孝,可之前就已经有了身孕,已经开戒了。

    在礼法森严的家庭,守孝期间是不能动荤的,不过怀孕的不在这个范围。

    恭喜解先生!

    方醒大笑着道:赶紧回家,今日为解先生贺!

    解缙高一脚,低一脚的上了牛车,然后招手道:土豆可愿与我同车?

    方醒回首看了一眼,土豆正跟着张淑慧准备上另一辆车。

    土豆,跟爹一起坐车。

    方醒对小白歉意的点点头,平安还小,不能长时间离开小白。

    张淑慧笑了笑,就让秦嬷嬷把土豆送了过来。

    铃铛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上了小白的车,卧在车头。

    土豆有些纠结的被方醒抱着,辛老七一声吆喝,车队开始出发。

    码头上的人都看出了这队人不简单,所以只是远远的看着。

    其中一人突然想起了什么,惊呼道:那是兴和伯!

    码头的劳力有人听到后就喜道:哎呀!刚才可惜了,早知道就去帮忙搬东西。

    咱们现在用的这个滑轮组,据说就是兴和伯他老人家发明的,不给钱咱们也得去干啊!

    就是,这滑轮让咱们省了多少力,兴和伯他老人家真是无所不知,肯定是老天爷送来辅佐陛下的。8)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