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874章 东厂成了笑话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老爷,那个举人又来了。

    在前厅,方醒看到了这个中年举人。

    洗的有些发白的衣服,前胸被汗水洇湿了一片,可在面对方醒时却没有任何的谦卑。

    在下吕长波,字省海,见过伯爷。

    看穿着这人的家境应该普通,可那张脸居然有些圆,而且还有双下巴。

    请坐。

    双方坐下,方醒问了来意。

    吕长波说道:伯爷,在下对伯爷的方学颇有兴趣,三本书都已经自学完了,可市面上却找不到更多的方学典籍,心痒难耐之下,就想毛遂自荐,到书院来打个下手。

    咦!这人口气不小啊!

    方醒不动声色的道:吕先生平日里在忙些什么?

    吕长波说道:家中有些田地,靠着免粮,好歹还能活下去。

    这又是一个特权阶级!

    方醒淡淡的道:那吕先生以为科学如何?

    别提方学了行不?你见过哪位开创一派学说的人还能上位的?

    伯爷,方科学,在下认为乃探究物理之道,能剖析万物,可得大道。

    吕长波的声音听着有些狂热,让方醒不自觉的把身体偏了一下。

    这个啥科学的大道在于认知,学到的越多,知道的越多,就越会感觉迷障,因为前方还有无数的岔路,需要我辈去一一探索。

    方醒习惯性的开始了布道:科学不是道儒释,但同样需要一颗虔诚的心,以及一个善于剖析问题的脑袋,前方无止境,方某欢迎更多的人加入其中。

    不过在此之前,方醒叫人送来了一份试卷,让马苏来监考。

    这个是规矩,做完后,若是成绩无差,书院自然会考虑吕先生加入的事情。

    方醒含笑出去,可刚走出前厅,他就对方五使了个眼色。

    方五心领神会的往城里去了,他将通过各种渠道去调查吕长波。

    解缙也来了,他奇怪的道:举人好歹也是一方士绅,这人为何要来书院?

    谁知道呢?!

    方醒说道:等他做完卷子再说,兴许是特别喜欢科学吧!

    解缙抚须道:若是这般就再好不过了,等在北平增开一家书院之后,这人手就紧啊!

    方醒看到黄钟来了,就笑道:有学生呢!这两批学生以后肯定是要留一些在书院任教。

    黄钟过来说道:伯爷,关押倭国皇族的地方出事了。

    朱棣有些不高兴。

    刚成立的东厂掌印太监孙祥刚给他带来了一个消息。

    陛下,那李梦菱的麾下不知礼数,整日懒懒散散,出了篓子,那李梦菱还当场杀了六人灭口

    其实东厂的雏形早就有了,框架也搭起来了。

    传他们进来。

    朱棣的神色看不出喜怒。

    李梦菱到了这里才觉得畏惧,自由自在的山林让人无拘无束,可这个散布着威严的宫殿里,却让她感到窒息。

    朱棣高坐上面,目光淡淡。

    这种事自然不需要他来处置,若非李梦菱涉及到广/西的土司,她今天连皇宫的门都进不来。

    金忠干咳一声道:陛下,臣以为该部来自于山林,性子桀骜,至于所犯之事可大可小,不过倭国不是没了吗?

    这是在求情。

    吕震皱眉出班道:陛下,尽管倭国没了,可为日后计,也得严厉处置,否则大军到处,谁敢请降?

    孟瑛也赞同道:陛下,吕大人所言甚是,所降之人,历朝历代均是妥善处置,这样在攻伐中也能少些伤亡。

    大明连皇帝都杀,卧槽!谁特么的敢投降?!

    陛下,兴和伯求见。

    吕震的面色一沉,孟瑛马上就回归班位。

    而金忠却看着跪在地上的李梦菱心想,你这算是有救了啊!

    朱棣有些头痛的道:让他进来。

    这个竖子无事不来,没事就躲在家中抱娃,堪称是国朝最惫懒的勋戚。

    方醒进来行礼后,看到李梦菱就讶然道:咦!这不是李大人吗?怎地这是要回去了,来谢恩的吗?

    吕震作为礼部尚书,自然要呵斥这等把皇宫当家般随便的举动。

    兴和伯,李大人杀了倭国的皇族!

    是吗?

    方醒笑眯眯的道:那有什么!倭国的皇族七大姑,八大姨的,死几个也不影响大局嘛!

    咳咳!

    杨士奇干咳道:兴和伯,大明立朝至今,从未有此骇人之事啊!

    方醒也不装傻,就说道:陛下,臣刚听说了,死去的那个女子乃是那六个男子的晚辈,这等禽兽,不死何为?难道要留着为后来人标榜吗?

    什么?

    朱棣倒是先震惊了,他的目光转向了大太监。

    大太监哪里知道,最后孙祥出来道:陛下,因此事太过污浊,奴婢唯恐污了陛下之耳,就

    大太监心中喟叹,知道孙祥犯了忌讳。

    内宫伺候的人自然可以婉转的说,可你是陛下的耳目啊!居然也敢私自做主!

    孙祥已经感受到了朱棣身上的冷气,可却不敢跪。

    虽然是错了,可当着那些文武官员的面却不能跪。

    一跪就是在打朱棣的脸!

    陛下,合着您弄的这个东厂这般好笑啊!

    朱棣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只是面色微沉的道:果然是畜生!

    形式在李梦菱还在发懵的时候开始了变化。

    首先是杨士奇,他正义凛然的道:陛下,此事果然是骇人听闻,臣以为李大人无过,反而有功,涤荡风气之功!

    金幼孜也附和道:陛下,换了臣在那里,估摸着也会忍不住动手,所以臣也认为李大人有功!

    陛下,臣附议!

    臣附议!

    李梦菱真的懵逼了,她完全弄不懂刚才还喊打喊杀的群臣,为何转眼间就同仇敌忾的认可了她的行为。

    她偷偷的瞟了一眼方醒,突然发现这一系列的变化正是这位兴和伯带来的。

    陛下,臣

    连武勋都有人出班赞同了李梦菱,让朱棣的面色黑沉沉的。

    回去吧!

    朱棣对待土司历来都谨慎,不谨慎也不行啊!不谨慎就要劳师动众,靡费钱粮。

    李梦菱被太监带出去时还是懵的,可大殿内的人却都知道这是为何。

    方醒有些纠结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