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866章 抢骨头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瀛洲的学生被清除出国子监之后,就再也没人知道他们的去向。

    沈阳知道,方醒知道,朱棣也知道。

    不过旋即宫中就传出来一个消息,方醒被禁足三日。

    陛下这是何意?

    看到方醒一点儿被处罚的自觉都没有,抱着土豆在后院晃悠,难得进来一次的解缙就问道:你又犯事了?

    方醒把土豆顶在脖子上颠着,笑道:没有的事,不过是硬顶了陛下一次。

    方醒把关于瀛洲学生的事告诉了解缙,最后说道:那些都是祸根,家里都被抄没了,全家都赶到了矿山去,国子监也是魔怔了,居然还想着有教无类,特么的!果然是腐儒!

    看到方醒都爆粗口了,解缙失笑道:国子监除去一个廖彬之外,余者老夫都看不上,那些人教授出来的学生就可想而知了。

    那些倭国的皇族呢?陛下是何处分?

    方醒指指边上,然后顶着土豆过去。

    甄别之后,大约有三百多人会被送到庄上去种地,严加看管,剩下的估摸着都要送到交趾去。

    土豆在冲着解缙笑,笑的让他眼热。

    老夫也不知道何时能抱上孙子啊!

    解缙感慨了一番后说道:陛下看来改变不小,以前这等人,大多都是找个地方关着,那位上皇大概也会封个候,哎!都变了呀!

    方醒把土豆顺下来抱着,笑道:时移世易,一成不变就要挨打,陛下当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现在就要准备清理北方的卫所了。

    那可是个大难题。

    解缙当过首辅,所以知道北方卫所的麻烦。

    南方承平已久,可北方不一样,那是大明的边塞,骄兵悍将呐!

    方醒笑道:所以我哪敢答应啊!

    解缙看着院子里的花草,唏嘘道:看来要搬家了。

    方醒点头道:嗯,也就是在这一两年之内,不过北方也还行,就是冷了些。

    随着大批的钱粮注入到北平府的修建工程中去,新京城的建设速度陡然加快。

    不过随着朱雀卫在远征倭国的出色表现,陛下大概对北方异族的警惕也没那么高了,不然早就去北平坐镇了。

    全火器部队已经证明了方醒的思路是正确的,他们甚至可以不需要别的兵种配合,就能独立完成作战任务。

    这是一个奇迹!

    以前只有骑兵有这个能力!

    而今,聚宝山卫和朱雀卫用战绩告诉朱棣:我们也能行!

    解缙目光炯炯的道:虽然火器打造耗费不小,可和骑兵比起来还是划算的,陛下大概要慢慢的增加火器卫所。至此,北方的异族不再是悬在大明头顶上的刀!

    土豆抱着方醒的脖颈在听着,方醒看到他的小模样不禁就笑了,然后低头亲一口脸蛋道:所以这也是陛下容忍我的原因之一,把我弄下去,那些人就会疯狂的反扑,否定我的一切,不管是火器还是新学,大概只有土豆才能保存下来。

    爹!

    土豆以为是叫自己,就仰头应了一声。

    这些文人谦逊的面具下隐藏着非此即彼,非我即敌,那就一定要打死,再踩上一万脚,让那人不能翻身。

    方醒摸摸土豆的头顶,轻松的道:我不任实职,他们无法抓到我的短处,所以此次征战他们就瞪大了眼睛寻找漏洞,可惜没找到,至于什么杀戮过甚,这种话也只有文人才说得出来,武勋谁敢说?

    解缙说道:张辅还比不上你,居然在瀛洲暂避风头。

    那是因为他有家族要照拂,先家后国嘛!

    老爷,黄先生有事找您?

    黄钟一见到方醒就有些急不可耐的说道:伯爷,今日有人弹劾杨荣,说他在倭国收了好处。

    扯淡!

    方醒不屑的道:不过是几本书罢了,而且全是记录倭国往事的书,算个屁的好处,谁吃饱撑的?

    黄钟面色严肃的道:也有人上了奏折,批驳国子监祭酒马兴遇事推诿,人品拙劣不堪,应以罢黜,然后又举荐了杨大人去接任祭酒。

    手段拙劣!

    解缙不以为然的道:借着攻击马兴,想让杨荣失去争夺那个位子的机会,思路倒是没错,只是手段太差了。

    手段是不怎么好,可只要人多,陛下也得考虑一二,想想杨荣的人品是否太差了。

    不过这倒是一件好事!

    方醒笑了笑:攻击他的人越多,陛下就越放心,就跟我一样的放心,哈哈哈哈!

    土豆在方醒的怀里也跟着拍手,一时间倒是其乐融融。

    杨荣本人很坦然,甚至还主动请了几天病假,说自己在倭国被冻着了,留下了些病根,需要调养。

    这是在学前宋的官员。

    前宋的官员被弹劾之后,聪明的就做出姿态来,后来就形成了规矩。

    朱棣很奇怪,按理他应该不会同意的。

    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朱棣居然大手一挥,就放了杨荣五天假。

    杨荣也不遮掩,大大方方的来到了方家。

    你家那狗得看好!

    心有余悸的杨荣一进书房就左右看,就怕铃铛正卧在某处,冷冰冰的看着自己。

    两人坐下后,杨荣喝了一口茶,被苦的眼睛都闭上了。

    这是何物?

    莲心茶。

    方醒也在喝这个,喝了一口就皱眉道:放多了!不过清热去火倒是神效。

    杨荣皱眉再喝了一口,咂舌道:我觉着杨士奇和金幼孜就有些上火,六部尚书就夏元吉和金忠心平气和,其他人都该喝这种茶。

    方醒不想再喝第二口,他垂眸道:陛下洞若观火,杨大人以退为进的这一招使得不错,想必有人要跺脚了。

    杨荣抚须道:不争为争嘛!不为而为,那些人上蹿下跳,国子监才将发生的事,马上就作为由头去利用,老夫觉着这浑水不好蹚啊!干脆就回家歇息几日,等待陛下的旨意。

    方醒眯眼道:八面来风,我自巍然不动,一切只看陛下那里的意思。

    政治需要盟友,没有盟友的也上不来!

    杨荣坐了一会儿后,居然要了钓竿,独自去了河边钓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