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862章 莫愁湖边的杀机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徐家最近变得低调了许多,连徐景昌都不大出来胡闹了。

    当方醒带着家人到了莫愁湖边时,看到湖里有十多艘游玩的船只,就纳闷的道:什么时候开放的?

    张淑慧已经缓过神来了,闻言就说道:夫君,就在您走了没多久,徐家就把莫愁湖开放了,只收渔民交的钱,游玩的不管。

    方醒看了张淑慧一眼,安慰道:那两人只是拐子,方五已经带着我的帖子去了五城兵马司,今日肯定会一网打尽。

    张淑慧点点头,回身看着在秦嬷嬷怀中打盹的土豆道:今日多亏了秦嬷嬷和邓嬷嬷,妾身回头还得去谢谢太子妃娘娘。

    婉婉嘟嘴道:也要谢我,是我拖着母亲去选的人。

    方醒莞尔道:好,也得谢谢婉婉,中午咱们就吃一顿鱼鲜好不好?

    莫愁湖上春风暖,迎面而来的风让人醺醺欲醉。

    上船之后,方醒就站在边上,目光一直在周围的小船上来回寻索。

    张淑慧带着土豆在船舱里逗弄着装在木盆里的鱼儿,婉婉在边上逗土豆说话。

    方醒对邓嬷嬷点个头,然后走出了船舱。

    辛老七就背靠着船舷坐着,手中拿着面小镜子,在看着船舷外的情况。

    老爷,还没发现异常。

    方醒点点头,然后走到边上,就这么站着。

    那些游船其实大多是以前的渔船改造而来的,那些渔民自从发现载人游湖比打渔更挣钱后,心思活络的都开始转行了。

    小刀在船尾,看着就像是个贪玩的家伙,不时和撑船的船夫闲聊几句。

    老爷,天色有些阴了,怕是有小雨。

    方醒也在看着船夫撑船,觉得很有意思。

    撑,收,再撑

    就这么简单的动作,随着船夫的身体后仰和站直,宛如行云流水。

    方醒点点头,举目看去。

    莫愁湖边起了些薄雾,看着朦朦胧胧的。岸边的树木繁茂,被薄雾侵染的更加的鲜活。

    方醒眯着眼,沉声道:召唤人来,午饭后护送夫人他们回去,咱们继续游湖。

    辛老七瞬间就明白了方醒的意思,他点点头,然后吩咐一下,就有人潜入了水中。

    午饭是船娘做的,全是鱼鲜,加上新鲜的菜蔬,味道不重,可却让人感受到了味之纯美。

    土豆很不乐意喝鱼汤,他摇摆着脑袋,第一次向方醒求援。

    爹,爹

    方醒摇摇头道:土豆乖乖的喝鱼汤,晚上爹就给你做蛋羹。

    土豆扁着嘴,任由秦嬷嬷给自己喂鱼汤。

    方醒的一身厨艺许久未曾施展,土豆倒是先享福了。

    婉婉不乐的道:方醒,我都没吃过你做的蛋羹。

    方醒也乐了,笑道:可惜蛋羹不能久存,要不下次做给你吃吧。

    吃完饭,这次游湖也就结束了。

    等上了岸,得知方醒要留下时,婉婉就不依的道:方醒,我们不是还要去四海集市吗?

    张淑慧拉着婉婉道:咱们自己去,不管他。

    爹!爹

    小土豆和方醒分别,那模样真有些生离死别的意思,没两下就开哭了。

    方醒的心软成了一团,用力的亲了他几口,笑道:爹爹马上就回家了,土豆男子汉大丈夫,要照顾好你娘。

    土豆哪知道这些话的意思,只是抱着方醒的脖颈,蹭了又蹭。

    这就是父子天性,没几天,土豆就已经舍不得方醒了。

    微雨蒙蒙中,张淑慧和婉婉的马车被几名家丁簇拥着离去,方醒脸上的笑容一收,问道:那两人是何来历?

    小刀说道:老爷,那两人不是拐子,以前是街上的青皮,和倭国人有些关系。

    找到那人了吗?

    方醒看到了一个熟人,就微笑着挥挥手。

    没,那两人熬刑不过都招了,说是以前认识的一个倭国人,叫做什么神,五哥带着人去抓,没抓到。

    神?有趣!

    远处的莫愁也看到了方醒,她疾跑几步,然后又按下裙摆,打着红纸伞缓缓走来。

    微雨,少女,红油伞。

    江南的微雨就像是情人的抚摸,感觉不到点滴,可却能了你的头发。

    若是在青青的莫愁湖边看到一位少女在微雨中款款而行,那就是画。

    一幅泼墨山水画!

    莫愁的眉眼低垂,近前福身道:伯爷。

    方醒笑道:莫愁也来游玩吗?

    少女微微抬头,眼睫毛颤动着:伯爷,莫愁是来买鱼的。

    方醒看了她身后的那个中年女人一眼,那女人的臂弯挎着个竹篮,里面大概就是刚买的鱼。

    等收回目光,方醒发现莫愁把红纸伞往他这边倾斜了些,就笑道:这倒是挺应景的,那就教你首歌吧。

    岸边的游人不少,这是最佳的行刺良机。

    方醒教莫愁唱了一首很容易学的歌,然后就目送着她离去。

    老爷,莫愁会不会被那人盯上?

    不会。

    方醒目光转动,却没看到一个可疑的人,胆子太小,我故意在这里呆了许久,就是想给他一个机会,可惜了。

    中川雅!此事定然是他安排的,果然是尔虞我诈,倒也让我对斯波义元的那点愧疚消散。

    辛老七看了在左边假装买东西的小刀一眼,沉声道:老爷,那人看来比较谨慎。

    谨慎啊!这是一个值得夸赞的品质。

    方醒看着莫愁消失在远处,就说道:既然他不肯现身,那就说明有些忌惮你和小刀。白等了,咱们回家。

    马儿在湖边缓缓而行,方醒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随即就听到了远处的歌声。

    莫愁湖边走,春光满枝头,花儿含羞笑,碧水也温柔

    少女的歌声多情而婉转,也许没有那些画舫女子的专业,可却另有一番清纯的滋味。

    湖水青碧,枝条多情,这就是莫愁湖。

    莫愁湖水倒个影,江山秀美人风流,啊莫愁,啊莫愁,劝君莫忧愁

    大家似乎都沉浸在这歌声中,辛老七突然低喝道:小刀保护少爷!

    嗖的一下,辛老七就冲进了前方的人群之中。

    人群被推攘冲撞着,埋怨叫骂不断。

    方醒就在马上看着,看到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身形灵活的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很快就消失了。

    莫愁湖泛舟,秋夜月当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