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858章 人精朱瞻墉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哈哈哈呃!见过郡王!

    李茂芳得意的大笑着出门,却被一双冷漠的眼睛把笑声给逼了回去。

    朱瞻墉胡乱的点点头,然后进了前厅。

    方醒皱眉问道:刚才还看见你在上课,为何出来了?

    朱瞻墉拱手后坐下,手肘撑在桌子上,看着萎靡不振。

    老师,李茂芳前段时日和一些勋戚,还有藩王的人走的比较近,经常在秦淮河喝酒找女人,整日还派人到四海集市去查看,估摸着想要开一家。

    你是如何知晓的消息?

    方醒觉得这娃真是不得了,一天被困在书院里读书,居然还能获取到外界的消息。

    朱瞻墉懒洋洋的道:我只是找到了服侍解先生的人,然后每日帮她干些活,后来就说解先生布置了题目,要写一篇世情文章,今年年底前交,写不好的就除名。

    啧!

    方醒有些头痛,这娃居然会用博取同情的手段来骗取信息,真的是让人无语啊!

    一个郡王帮你干活,而且你还不知道这厮是被禁足在书院和方家庄,肯定是好感大生吧?

    而后他就像是聊天般的套话,鲜有不中招的。

    书院并不禁止辩论政事,解缙甚至还会叫学生到家里来,就一些人或事展开讨论,只是大家出去后不说而已。

    那你为何不去问同窗?

    书院是开放的,老师也鼓励大家讨论。

    我不喜欢那些同窗,他们太笨了。

    朱瞻墉皱眉道:傻乎乎的!一天傻笑。

    这孩子心理有病!

    方醒拍了一下桌子喝道:你以为人人都是皇家的孩子吗?小小年纪就苦大仇深,谁欠你的钱了?

    没人欠。

    朱瞻墉坐正了说道:老师,书院要想壮大,这些学生还得要磋磨,不然不成器。

    滚蛋!

    方醒顺手拎起一把拂尘,朱瞻墉一看,马上起身就跑。

    回去就给老子写一篇世情的文章,十万字,少一个字老子让你去厨房洗一次碗!

    方醒气得暴跳如雷,可却追不上身形灵活的朱瞻墉,最后只得用罚作业来出气。

    黄钟正好出来,看到方醒在叫骂,就笑道:伯爷何必和郡王生气,他不过是在书院里觉着无趣罢了。

    方醒回身怒道:玛德!小兔崽子,还跟我说什么可以一辈子呆在一个院子里,苟日的果然是人精,比太孙都精多了。

    黄钟忍俊不禁的道:郡王虽然心思重,可终究还是个孩子,捉弄老师是常事。

    方醒把拂尘扔进去,然后正色道:李茂芳想干什么?他家难道过不下去了吗?

    一个公主,一个侯爷,每年的俸禄加上产出应该活的很滋润的呀!

    黄钟表情古怪的道:那李茂芳自从那啥了以后,就变得有些古怪,喜欢去青楼,喜欢去秦淮河,不过后来那些青楼都点名不接他的生意,他只得加倍出钱,听说每日花钱如流水。

    方醒一听也有些纠结,这尼玛和一群太监上青楼有啥区别。

    至于不接他的生意,多半是这位侯爷的手法让那些女人受罪了。

    不过钱能通神,只要给得起钱,别说是折磨。

    客官,今夜你别把老娘当人!

    于是方醒再次去找到了朱瞻基,结果他同样不知道此事。

    梁中前段时间的日子不好过,被朱高炽牵累去倒了半个月的夜香。

    上菜!上好菜!

    在第一鲜梁中自然是不会客气的,何况他的对面坐着第一鲜的大老板方醒。

    趁着上菜前的功夫,方醒就问了李茂芳的事。

    太子殿下怎么会答应了此事呢?

    方醒真的是不理解,朱高炽作为太子,天然就该是商税的支持者,可他居然同意了李茂芳的要求。

    梁中摸着光溜溜的下巴,干咳道:公主进宫去求的,说是府中入不敷出,连孩子都养不活了,殿下能怎么着?难道就置之不理?

    那李茂芳每日流连青楼,花钱如水,这事殿下怎么不说了?

    方醒觉得朱高炽的骨子里还是家天下的观念,反正天下都是姓朱的,随便折腾。

    梁中苦笑道:怎么没说?恰好那几日殿下正被陛下呵斥,公主先去陛下那边为殿下说了几句好话,不好下台啊!

    果然是个厉害的女人啊!

    方醒纠结的道:殿下究竟是为何被陛下呵斥和禁足?

    这个问题不好问朱瞻基,毕竟子不言父过。

    梁中尴尬的道:那是胡大人去了之后,殿下就想让黄大人出来。

    黄淮?

    方醒无力的道:这不是在触陛下的霉头吗?就算是要提,也不该殿下提呀!那些臣子呢?

    说起这个梁中就义愤填膺:那些没卵的家伙,都推说不敢去,咱家看他们是不想多一个对手!

    方醒讶然道:咦!老梁,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番见识,难得啊!

    梁中得意的道:那些龌龊的心思怎能瞒过咱家,御医断定胡广不行了之后,你没看到,有些人上蹿下跳,都想着能进陛下的眼,可咱家看啊!陛下他老人家多半是在看耍猴呢!

    方醒点点头,朱棣的性格有些复杂,一方面是暴躁,另一面是冷漠。冷漠的看着下面的人费尽心思的去谋划,然后他再一言九鼎的把那些人拍晕。

    李茂芳的背后都有谁?

    多了,有些勋戚,也有些藩王的人,大家都在看傻子呢!就等着他李茂芳去四处撞钟,最后得利的还是他们。

    梁中提起李茂芳就一脸的不屑:公主这个儿子是养废了,殿下当时还劝过她,让她专心教导孙儿,管教一下李茂芳,可人家根本就不搭理,只觉着自己的儿子举世无双,好的不能再好了。

    方醒笑了笑:在父母的眼中,自家的孩子自然是好的,可到了公主这个份上还执迷不悟,也不知道前世这李茂芳是有多大的福缘。

    梁中艳羡的道:若是咱家有儿孙,哪会如公主这般放纵,早就棍棒伺候了!

    那赋税呢?殿下可有提过?

    这时开始上菜了,方醒等菜摆好后,就交代道:外面叫人看着,别让人偷听。

    伙计得意的道:老爷放心,这两头都有人在盯着。

    方醒点点头,他倒是忘记了当时在两头的房间打孔,然后有人在里面观察外面的情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