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855章 不认爹的儿子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方醒得意洋洋的提着个食盒出了宫门,金忠在后面追,一边追一边气喘吁吁的喊着。

    德华,且且等等!

    方醒回身,看到金忠跌跌撞撞的,赶紧就上前扶住,埋怨道:金大人有事招呼就是了,大把年纪还折腾,多少记着家中的孩子啊!

    老金忠老来得子,提起这事他就得意洋洋的道:老夫还不老啊!不过德华,杨荣今日有些闷,他这是想不争呢,还是想听天由命?

    胡广一死,留下的位置让有能力竞争的人都馋涎欲滴。

    杨荣今日一直在保持着沉默,这让那些竞争对手都有些心中没底。

    方醒看看左右,然后笑道:不争即是争!以退为进,杨大人深得无为的奥妙。

    金忠被方醒扶着往外走,边走边嘀咕道:都学坏了呀!以前老夫做官的时候,哪有这些鬼名堂!都是兢兢业业的办事,任凭陛下挑选,可现在的哎!都学坏了!

    方醒笑道:您想说利欲熏心就说呗,难道还有谁敢驳斥您不成?那我去抽他!

    金忠笑呵呵的道:老夫老了,不敢为儿孙留仇人,就结些善缘吧!

    这老头哪里是结善缘的模样,看到不顺眼的,他能把人喷的羞愧欲死。

    德华此次虽然是雷厉风行,可终究还是杀戮过甚了。

    方醒一手扶着金忠,一手拎着食盒,两人走在宫中,那些官员看到后,都默默的在思量着。

    金忠体弱多病,这等人,大家都没多少兴趣结交。

    可方醒居然就像是对待父辈般的尊重金忠,这倒是让不少人心中鄙夷。

    这货是想在陛下的面前讨好吧!

    杀戮多了,终究是有伤天和,会遗祸子孙啊!

    金忠没有忌讳的劝告道,作为一位擅长占卜的高手,他总觉得方醒的手段太强硬了。

    方醒笑了笑:若是有神灵,那我必然是受大明的神灵护佑,为大明征伐异族,杀再多的人也都是功。若是没有神灵,那我何惧之?

    金忠脚步一滞,然后眯着老眼看着方醒,良久才哈哈笑道:好!好!老夫果然是迂腐了!哈哈哈哈!

    回到家中,张淑慧和小白还没吃饭,都在等着方醒。

    少爷。

    看到方醒拎着食盒,小白笑的眉眼都弯了。

    夫君辛苦了。

    张淑慧的脸上还带着些早些时候留下的红晕,看着多了几分娇媚。

    方醒皱眉道:下次别等我吃饭。

    小白已经打开了食盒,等看到里面的菜后,不禁扁嘴道:少爷,有许多我都不能吃。

    吃吃吃!整日就记着吃,看看你,哪像是个当娘的样?

    张淑慧从食盒中挑出了两道菜,然后说道:就这两样了,其它的照着规矩来。

    小白很委屈,方醒很无奈,这都快当娘了,还在是一团孩子气,以后咋办?

    一家三口哦不,是四口,只是小伯爷在酣睡,方醒不想叫醒他。

    方醒在这大半年吃的真的是不如意,哪怕是刚吃了宫宴,可依然是火力全开。

    夫君,宫中的菜不喜欢吗?

    张淑慧尝过了那些菜,觉得味道不错的呀!

    方醒给小白夹了块这季节根本看不到的拌黄瓜,然后叹道:这大半年就跟着军中吃,早就想解馋了。

    小白同情的道:少爷,下次出去多带些好吃的。

    方醒笑道:我哪能带那些东西,影响军心士气,再说军中的食物虽然单调,可能吃饱啊!

    张淑慧柔声道:夫君在外受苦了,妾身在家享福,想起来就觉着亏心呢!

    方醒夹了一筷红烧茄子给张淑慧,不耐烦的道:男人出去做事天经地义,那些商人一年到头还不能回一趟家呢!我这个算什么?赶紧吃饭!

    张淑慧抿嘴笑了笑,然后给方醒舀了一勺子油炸花生,再举杯,夫君,妾身敬您一杯。

    花生米早就在方家庄种下了,不过外界对此表示不能接受,觉得这位兴和伯真是饕餮转世,什么都敢往嘴里塞,也不怕哪天给毒死。

    小白趁着方醒喝酒的时候,偷偷的伸筷,准备夹一片卤扣肉。

    小白

    张淑慧喝完酒,果断的转移视线,然后就发现了小白的鬼祟举动。

    小白遗憾的放下扣肉,委屈的道:夫人,鸡汤喝多了腻味。

    那就多吃菜蔬,你看别人家哪有这些菜蔬上桌的?

    小白预计生产的日子会在六月份左右,所以目前是重点关注对象。

    吃完晚饭,一家人在院子里坐着,方醒把土豆拎过来,亲自监督吃饭。

    土豆对这个‘刚认识’的爹有些不满,可在方醒亲自做的一碗肉沫蛋羹的香味诱惑下,也忍不住拿起勺子奋力的挖着。

    香吧?

    方醒摸摸土豆的脑袋,只觉得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从接触处传过来,就像是血脉相连般的温暖。

    土豆摆摆头,脱离了方醒的抚摸,然后向张淑慧投以委屈的目光。

    哈哈哈哈!

    一夜好睡,方醒起身后,在院子里散步。

    铃铛懒洋洋的出来,前腿伸出去,身体向下一沉,然后甩甩头,就完成了一个伸懒腰的动作。

    去吧!

    方醒知道铃铛这段时间被憋坏了,就指指外面,示意它解放了。

    可铃铛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后走到小白的房门前,用爪子拍打着门。

    铃铛,出去玩吧!

    昨晚方醒是和小白一起睡的,两人只是纯聊天。小白自从怀孕后,就有些贪睡了,现在还不愿意起床。

    铃铛一听,马上撒腿就跑,眨眼就看不到踪迹了。

    狗眼看人低!

    方醒恨恨的道,然后洗漱,去把小白叫起来。

    早餐吃的是臊子面,红油铺盖了一层,看着胃口大开。

    方醒加了点醋进去,然后又舀了一勺豆花,开干!

    看方醒吃饭格外的有胃口,那造型和速度绝对和逃难的有一拼。

    土豆被秦嬷嬷抱了出来,有些瞌睡,看到张淑慧就伸手要抱。

    抱什么?多大的孩子了!自己坐着吃!

    方醒皱眉道。

    张淑慧抱起土豆,在儿子的问题上她不准备妥协:夫君,土豆还没满两岁呢,别人家的孩子这般大时,都还在吃奶呢!

    方醒牙痒痒的瞪了张淑慧一眼,可张淑慧却只是温婉的冲他笑了笑,然后举起土豆的小手挥舞着:跟你爹说,再等些时日,土豆就可以自己吃饭了。

    土豆把头一转,就抱住了张淑慧的脖颈,只留了个背影给方醒。

    不过想想方醒就释然了,自己这是有些矫枉过正,一个没满两岁的孩子,大人的呵斥会影响到他以后的性格。

    三岁看老啊!

    不过方醒并不准备放弃,只等着土豆的生疏感消失后,再调教这个小屁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