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804章 一连串的反应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杨士奇皱眉在心中计算了一下,陛下,臣估摸着朝鲜那边最多两个月,甚至还要更早就得动兵。

    朱棣不屑的道:李芳远等不及了,他怕朕的大军哪日就会兵临城下,不过倭国可知道吗?

    几人面面相觑,都觉得这个皇帝已经彻底的腹黑了。

    胡广讪讪的道:陛下,想必还不知吧。

    方醒干咳道:陛下,现在去告知估摸着还来得及。

    朱棣沉吟片刻:斯波义元死了,大明就少了和斯波家的联系,这样不好。

    方醒有些傻眼,他环视一周,发现胡广等人的眼中都难掩喜色。

    这厮的战斗力太强大了,最好一辈子不要回来。

    陛下,封一座海岛给他吧,哪怕是封国公,我们也没意见。

    朱棣皱眉道:朕说了,儿女情长终究是成不了事,听说你刚回家就整日抱着土豆招摇,朕还真没见过这般溺爱孩子的,去!朕给你三日,三日后马上去!

    礼部也可以派人去啊!

    方醒心中嘀咕着,可他知道,这事还真非得自己去不可,否则斯波家族绝不会相信。

    朱棣的神色有些遗憾:朕会令皇太孙领军前往奴儿干都司,时机恰当,就一举解决!

    前半生都在马背上度过的朱棣非常想出征,可他知道,这一战不足以影响国运,他当坐镇金陵,调度四方。

    方醒拱手一圈道:方某走后,还望各位多多照看家小,方某在这里就先谢了。

    等方醒出去后,杨荣叹道:兴和伯爱子啊!

    胡广微微一笑,他这是在威胁好不好!

    若是我的家小出了问题,那就别怪老子回来要杀人啊!

    这是来自于一位丈夫和父亲的威胁,没有人敢轻视。

    斯波义元还在宫外躺着,脸上开始有些变色了。

    这种天气下,若是不能尽快处理,这具尸体将很快发出腐臭。

    伯爷,敢问可查清了吗?

    中川雅看到方醒这么快就出来了,就叩首问道。

    查出来了。

    方醒蹲下来,神色沉痛的看着斯波义元:是朝鲜人。

    确凿无疑?

    中川雅的精神一振,主公大人死了,那么他剩下的使命就是报仇!

    方醒点点头:朝鲜人要准备主动进攻了。

    剩下的话不用说,作为谋士的中川雅马上就想到了原因。

    那些贼子,他们是想先发制人,然后绝了倭国的援兵吗?

    中川雅起身道:那么伯爷,在下能做些什么?

    是个聪明人,可惜对波斯义元很忠心。

    我们要马上出发,然后你去联系斯波家,让他们马上提醒足利义持!

    中川雅咬牙道:好,在下马上请人化了主公大人的尸骸,然后等待伯爷的召唤。

    回到家中,方醒犹豫着把这事告诉了妻妾。

    小白难掩不舍之色,而张淑慧却淡定的抱着土豆道:夫君放心,妾身自然会看好家,等待夫君平安归来。

    啊啊啊!打打!

    土豆还不知道什么是离愁,他张嘴叫唤着,手舞足蹈的,乐的不行。

    小子,爹可要出去一段时间了。

    方醒抱过土豆,对小白道:今晚我在你那里。

    小白脸红红的跑了,张淑慧问道:夫君可是要给小白

    方醒点点头道:也差不多了,等我回来时,估摸着还没生。

    张淑慧也不嫉妒,小白的儿子有新丰伯的爵位在等着,以后这个家里不会发生争夺继承权的矛盾。

    方醒出去,叫人把解缙等人叫来。

    书房里,解缙皱眉道:殿下领军,那谁副帅?

    方醒思忖了一下:我觉得会是大哥,毕竟此战的功劳大半要归于太孙,大哥去辅助,未来的君臣正好相熟一番,也好未雨绸缪。

    黄钟皱眉道:若是这般的话,陛下应该是有些迫不及待了,不断的派出太孙去打磨,目的就是可太子殿下呢?

    解缙的手一紧,胡须都被扯疼了,可他没顾上这个,而是惊道:难道陛下这是想在自己去之前把一部分权利移交给太孙吗?

    黄钟点点头,有些狐疑的道:您看殿下第一次是去山海关,第二次是还是山海关附近,您说说,陛下这是不是担心殿下年轻,所以连续让他去一个地方,慢慢的成长。

    两人面面相觑,然后看向方醒。

    方醒若无其事的在拨弄着地球仪,解缙说道:德华,此事不容小觑,若是这般下去,以后你就是身处风口浪尖,被当做弃子也不是不可能啊!

    黄钟也有些担心:伯爷,若是山陵崩,殿下怕是会被

    方醒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微笑道:陛下对太子不大满意,所以越过去直接培养了太孙,这一点谁都知道,太子这些年看似平静,可心中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不过没关系,你们别忘了,太孙年轻啊!

    解缙了然的道:是啊,所以身体很重要,老夫明日就开始跟学生操练,不然可没几年活头喽!

    黄钟讶然的看着解缙,心想这老头真是胆大之极,居然敢

    解缙斜睨了他一眼:人生自古都难逃一死,死早死晚的事罢了,所以啊!好好的过才是正理。

    方醒笑道:确实,人从一生下来就在等待死亡,生即是死,死也可视作生,无需介怀。

    说完大逆不道的话,解缙叹道:真想跟你去看看外面啊!可惜陛下却认为老夫是个危险的老家伙,最好丢在眼皮子底下看着。

    方醒说道:若是陛下听到你先前的话,肯定会释然。

    斯波义元被焚烧了,金四力一点儿动静也没有,朱棣也没说拿人。

    金四力得知斯波义元的死讯后,很是担心了一番,而且感到很冤枉。

    玛德!是谁让人去刺杀的斯波义元?这不是在找麻烦吗?!

    去,问问兴和伯最近的动向。

    金四力很担心,若是朱棣一怒之下派出那位魔神,他就得赶紧派人去报信。

    不过走陆路的话,金四力估计人还没到,方醒估计都到朝鲜了。

    于是金四力就像是勤劳的工蜂,频繁出入。

    兴和伯?陛下准备派他去严查走私兵器的事,大概和扬州一般,又要有人倒霉了,人头滚滚啊!

    金四力一听就觉得妥了。

    五月份的时候,朱棣下了一道旨意,斥责那些走私兵器出境的人,说这是在资敌,抓到了严惩不贷。

    金四力放松的回去了,至于明人的生死,那和朝鲜有屁的关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