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800章 皇家的孩子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在朱瞻基惊讶的眼神中,两个太监吃力的从箱子里搬出一个银光闪闪的雄鹰来。

    雄鹰双翅展开,身上的羽毛根根清晰,那眼神冷厉,双爪作势欲扑。

    好气势!

    朱瞻基起身走到边上,蹲下来仔细看着雄鹰站着的镂空圆球。

    空出来的地方形状不一,朱瞻基闭上眼睛,身体微微发抖。

    那就是大海啊!

    雄鹰展翅,抓住地球,这是什么寓意?

    朱瞻基起身,睁开眼睛道:把它摆放在书房里,要摆放在最显眼的地方。

    俞佳赶紧招呼人搬出来,可他却没跟着。

    可是有事?

    朱瞻基问道,他看到胡氏正拿着那个‘柚子’在把玩,不时笑的温婉,心中不知怎地多了些烦躁。

    俞佳欲言又止,朱瞻基就和他出去,到了没人处后,俞佳才说道:殿下,瞻墉郡王犯事了

    听完俞佳说了朱瞻墉的事,朱瞻基皱眉道:兴和伯那边怎么说?

    强行塞一个心思古怪的学生去,朱瞻基能想到方醒的心情肯定不是那么美妙。

    俞佳挤眉弄眼的道:兴和伯好像想拒绝来着,只是被陛下威胁了。

    朱瞻基也面色古怪,他知道方醒不喜欢麻烦事,可这次确实是躲不过去了。

    而朱瞻墉干的这事让他也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大婚当然是有假期的,朱瞻基略一思忖,就说道:去给太孙妃说一下,就说我出去一趟。

    朱瞻基到了书院时,远远的就看到方醒和朱瞻墉在谈话。

    操场边上种植了许多桃李树,不算高大,可徜徉其间也有一番风景。

    为什么?

    不高的桃树上面枝丫遒劲,方醒淡淡的道:你这是觉着自己委屈了?还是说觉得活着没意思了?

    朱瞻墉的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懒洋洋的道:我好好的啊!没事。

    那你为何要违反书院的规矩?谁给你的权利!?嗯?

    方醒转身盯着他,说吧,你想干嘛?我成全你!

    朱瞻墉沉默了一下,抬起头来道:我想离开金陵,不管去哪都好,就是不想呆在金陵。

    小小的孩子,脸上居然露出了沧桑之色。

    方醒的心中一震,叹道:生在帝王之家自然是你的幸与不幸,可你终究脱不开这层身份,痴心妄想无益,也无好处,若是你一意孤行,那下次就不是我这里了,幽禁就是你下半生的结局,你想过那种日子吗?

    朱瞻墉沉默了一下,苦笑道:老师,兴许那种日子更适合我一些,至少不用每天去面对那些人,也不会勾起我的苦恼,每日睡到自然醒来,吃完饭继续睡,无聊了就在地上找虫子,至少它们不会烦人。

    在东宫,我就是个没人理会的家伙,那些太监和宫女都只知道大哥,每次大哥来了,他们就像是蚂蚁遇到了食物,都纷纷攀附上去

    朱瞻墉摇摇头道:到后来,连婉婉都成了大家的心头肉,可我还是一样,每日无人过问,就像是孤魂野鬼,飘荡在宫中。

    这是一个失宠孩子的怨言,方醒听了并没有同情,反而觉得这货有些自寻烦恼。

    殿下有多个孩子,你大哥是太孙,未来的皇帝,他必然会获得大部分的疼爱和资源,这无可厚非,因为太子殿下本来就分身乏术。

    帝王之家的孩子宠爱不同,这个从来都没改变过。

    你若是觉着自己被冷落了,那很简单,就努力去干好自己的事情,比如说读书,比如说多和弟弟妹妹相处,这才是你这个年纪孩子该干的事情,而不是想着自己能脚踏七彩祥云,藐视众生。

    朱瞻墉迷茫的道:可我觉得自己不该平凡,我应该能享受那万人欢呼。

    这只是你的幻觉。

    方醒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遐思:你的性子太阴沉,不是当储君的料,这一点陛下非常清楚,太子殿下同样清楚,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朱瞻墉点点头道:我知道,从上次的事之后,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没盼头了

    于是你就让人去告诉了李裪那个消息,为什么?

    方醒讥诮道:你这是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你,于是你就想用这种方法来泄愤。你害怕被人发现,可却又想着能有人发现,对吗?

    朱瞻墉震惊的点点头,然后就看到了自己的大哥。

    这是一个想引人关注自己的孩子,为此可以不择手段。

    德华兄。

    方醒正想着事,闻声抬头,讶然道:你怎么来了?

    好歹是新婚啊!这就把新娘子抛在一边不大好吧!

    朱瞻基看着朱瞻墉道:我闲来无事,就想着到书院来看看。

    大哥。

    朱瞻墉有些不情愿的躬身行礼。

    嗯。

    朱瞻基的眉间威严毕露:到了书院就好好的学,若是让我知道你再犯倔,那就请两个先生来教你。

    朱瞻墉的身体一抖,颤声道:是,大哥。

    这是什么惩罚?方醒有些好奇,同时也有些奇怪和不以为然。

    去吧,好好的想一想,至少也要先适应书院的生活,然后再说其它。

    方醒赶走了朱瞻墉,然后问道:那两个先生是什么意思?

    朱瞻基看着自己弟弟的背影:那是逼着学,不学完就关在屋子里,夏天热的不行,冬天冷的受不了。

    啧!

    你这个狠了些吧?

    方醒觉得这样的行径有虐待的嫌疑,关键是朱瞻墉只是个孩子,面对这样的惩罚,时间长了不变态才见鬼。

    朱瞻基面露回忆之色道:小弟当年也是经历过的,一次就怕了,以后不敢再肆无忌惮。

    德华兄,此事影响不大吧?李芳远会做何反应?

    方醒挑眉道:无碍,李芳远应该已经判断到了大明的应对,其实从我拿下了华州那块地方之后,朝鲜就已经知道,大明不再是那个大明,想什么都靠大明的日子也结束了。

    方醒解释道:国与国之间没有纯粹的付出,必然会有其中的利益在,若是倭国强大,那大明必然会待朝鲜如自己的亲兄弟一般,可目前的情况却是倭国只能和朝鲜一论长短,大明疯了才会倾力付出。

    倭国目前和朝鲜一个段位,根本不敢正视大明。

    朱瞻基点头道:是了,所以皇爷爷对那些频繁想借着朝贡来占便宜的使团很厌恶,后来就规定了时间和人数,这是明显的在敲打他们。

    正是。

    方醒笑道:只是陛下没想到他们的脸皮这般厚,有些拉不下脸来。

    还是那个中央之国的梦想在作祟。泱泱大国,必然要有自己的气度,斤斤计较不行,可大手大脚同样不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