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94章 蒲公英飘飞(吖吖萌萌,努力!坚强!祝找工作顺利!)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王贺的演讲获得了朱棣的好评,虽然没有拍他的肩膀,但还是温言鼓励了一句。

    不错。

    就是这么一句话,让王贺激动的跪在那里泪流满面,恨不能马上为朱棣去死。

    陛下都走了,赶紧起来吧。

    方醒觉得这厮有些人来疯的趋势,刚才的这番表演怕是已经在朱棣的心中留下了一个好印象。

    不亏啊!

    王贺起身后,擦去泪水,叹息道:陛下厚恩,咱家这是情不自禁啊!

    自你妹!

    方醒施施然的走了,到家之后,解缙得知今天的事,就有些玩味的道:你这是想把字典推到军中去?

    我什么都没想!

    方醒毫不犹豫的就否认了。

    解缙笑的跟一只老狐狸般的得意:你这是一箭双雕,再加上你在鼓舞募兵,到时候那些军士归乡,那就是科学的支持者。德华,老夫看你很有奸臣的潜质啊!

    也不知道马苏那边怎么样了,这是第一枪,可别哑火了方醒顾左右而言他。

    宽大的房间里坐满了人,都是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都拿着书本,听着马苏讲课。

    数学咱们讲完了,那就说说物理。

    马苏随手拿出两块磁铁,然后分开,调转方向移动其中一块。

    你们看,这块磁铁无故而动,就像是有人在推动它,这是为何?

    马苏再次调转方向,让磁铁自动吸合,然后说道:这不是幻术,而是磁场,两块磁铁的内部有磁场,磁极相同就相互吸引,磁极相反就相互排斥,哪位上来试试。

    十多人举手,马苏就随便点了一个。

    这人上来后,拿起磁铁玩的不亦乐乎,一会吸合,一会追逐。

    马苏干咳一声道:磁场看不见,摸不着,可它却真实存在,这里面更深的道理就是物质的究极形态,是那些小的肉眼都看不见的东西在起作用,而我们的脚下就是一个大球,这个大球也有磁场

    太阳,大家都知道日升日落,可日落了,太阳去了哪呢?

    马苏在黑板上画了两个球体。

    这是太阳,公转就不说了,它在自转,散发出热量和光线,使我们拥有了光明,使万物得以生长。其次就是地球,也就是咱们脚下的大地,它在围绕着太阳转动。

    马苏停顿了一下,看着这些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模样,就笑了笑,继续说道:所以当转到了一个角度之后,咱们就看到太阳升起来

    一句话,太阳不是去歇息了,而是照到了其它地方,若是我们的速度够快,那么就能永远都沐浴在阳光之下。

    马苏停顿了一下,等这些人吸收了之后,才朗声道:所以这就延伸出了一个词,日不落!

    日不落?

    对,日不落!

    马苏把地球仪摆上来,转动了一下之后,沉声道:当大明的疆土遍布在这个球体上之时,那太阳就永远不会落下!这,就是日不落!

    下课后,马苏被人围在了中间,连高景琰都被堵住了。

    马师兄,那月亮是咋回事呢?

    月亮只是反射了太阳的光,大家可以去关注一下,比如说中午烈日之下,大家出去是不是觉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这就是太阳的光被地面和其它物体反射导致的

    王辅没能挤进去,可他听着马苏那简单易懂的回答,再想想自己一天之乎者也的苦读圣贤书,学了什么?

    我学到了什么?

    王辅陷入了沉思,不少来听课的人也在沉思。

    马苏看到这个场景就停下来,恩师说过,儒学自有它的好处,可终究偏颇,不足以穷究一生。那是个陷阱,再往下就是和佛道差不多的陷阱,可以归于哲学的范畴,那就是阳春白雪。

    而我们更多的人需要的是实用,什么是实用?日常百事就是实用,能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周围的一切就是实用,能帮我们更好的提升生存能力的就是实用,所以儒学要学,但不可深学!

    人群渐渐散去,马苏对今天的教学很满意,看到王辅还没走,就问道:可是还有不解的地方吗?

    王辅抬头道:马师兄,我觉得有些迷茫,对于儒学,我自束发始就已经开始了学习,可今日你这么一说,回头一想,我觉得自己就学到了一些道理,可道理终究是不能让人吃饱饭的啊!

    朝闻道,夕死可矣!这是不少人提倡的学习态度。

    马苏温言道:世间万物终究有其规律所在,而儒学却对人的道德提出了要求,要求人人都做君子,可这并不现实,也就是说,我们都在学习一个明知自己办不到的学识,并为之头悬梁,锥刺股,这是在为何?

    白费功夫!

    王辅若有所思的道。

    马苏笑了笑:恩师对此有一个看法,他说师法前人,这就是儒家最大的败笔!徒不必不如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推陈出新,这些都在教导我们勇于求索。可千年以降,儒家还抱着那几本书,追捧着前人的思想,这是守旧,而历史规律告诉我们,守旧必然会落后,落后必然会挨打!

    送走了王辅,马苏在房间里转圈,活动着有些发酸的身体。

    高景琰在记笔记,他觉得自己懂的东西太少了,和马苏相比,他还只是个初学者。

    师兄,小弟觉得自己不行啊!

    马苏止住脚步道:你无需担心,你在物理上有些天赋,数学也不差,自然能辅导他们进一步的学习。

    高景琰赧然的道:可他们听了你的课,到时候会不会觉得小弟的课没意思呢?

    那不一样。

    马苏又开始了转圈,边转边道:老师说了,让我一开始就要把这些学生们都给镇住,然后再恢复正常的功课教学。

    高景琰想起从方醒那里听过的一个词,就问道:师兄,是杀威棍吗?

    马苏也不讳言:对,就是杀威棍,先让他们都变乖些,然后才好灌输。

    在大明教授科学,不镇住这些从小就被灌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学生,方醒觉得教学的效果会打折扣。

    而这里的读书,指的就是儒学!

    这就是垄断!

    垄断学识传播权的儒家就是一个庞然大物!

    而方醒派了马苏两人过来,就是想在这个庞然大物的身上割开一个小口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