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91章 飞出去的蒲公英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高景琰有些无措,在得知自己将跟随马苏前去苏州府后,他回家就告诉了父母。

    父亲,书院说了,以后这会形成惯例,孩儿此次要去半年,半年后就会有同窗来替换。

    高景琰的父亲搓着粗糙的手道:你长那么大也没出过远门,为父是有些担心,可兴和伯对你有大恩,你便去吧,半年后回来,也能成人了。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以前文人的梦想。

    而高景琰的父亲虽然未曾就学,可也知道一个朴素的道理:孩子要折腾,不折腾就没有出息。

    于是高景琰就带着‘要折腾’的嘱托出发了。

    苏州府堪称是大明最富庶的地方之一,同时也是赋税最沉重的地方。

    不过当马苏到了之后,却发现百姓和商贾都没有忧愁,于是就问了四海集市在这里的掌柜肖志。

    肖志气质儒雅,看着不像是个商人,他笑了笑:开始苏州府还煎熬,等后面不能完税还惶恐了一阵,后来你们也该知道了吧,欠着,这欠一欠的,就

    马苏想起了方醒曾经说过的一段话,就说道: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

    肖志愕然,然后笑道:果真是再恰当不过了,哈哈哈!

    高景琰有些懵懂的听着这些,慢慢的回味着。

    在四海集市安顿下来之后,高景琰就问了马苏:师兄,为何朝中会许他们欠下税赋呢?

    马苏看着这个颇为宽大的房间,满意的道:苏州府税赋甲天下,这个历史来由你应当知道,至于为何会允许欠下税赋,那也是朝中觉得不能把百姓逼得太紧,否则苏州府大乱,税赋收不到不说,烽烟四起之后,金陵都会受到威胁。

    高景琰仔细想想,欣喜的道:是了,税赋高只是君王的怒火,可稳定地方却是君王的责任,两者矛盾,当以稳定为主。

    两人就此安顿下来,第二天马苏就和高景琰出去访问喜欢科学的学生。

    科学以其直接的表述和实用性一经传播,就得到了那些寒门子弟的喜欢,而且不但是他们,有些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儒家学子也在偷偷的自学。

    前期有四海集市的私访,所以马苏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一位童生。

    眼前的院子看着占地不小,高景琰惴惴不安的道:师兄,咱们不会找错地方了吧?

    马苏摇摇头,然后扣动了门环。

    门很快被打开,门房看着门外的马苏就问道:你找谁?

    马苏出来时方醒就交代过,衣着要普通,要让人知道科学是不以身份论人才。

    所以门房看到马苏的衣着普通,难免就怠慢了些。

    马苏没在意,拱手道:学生来寻王辅,烦请通报一声,就说知行书院的马苏求见。

    门房皱眉道:那你且等着通报。

    门被关上了,马苏负手而立,不慌不忙的看着周围的人家。

    等了许久,就在高景琰觉得要吃闭门羹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可是知行书院的人吗?

    马苏朗声道:正是,科学独此一家,无人仿冒。

    在下王辅,见过两位师兄。

    一个年轻人从里面出来,看到马苏后,急忙躬身行礼。

    在下马苏,王兄多礼了,我们来的唐突,还请见谅才是。

    两边寒暄一通,王辅赶紧把人请进去。

    王辅的书房里,他拿出那两本数学和一本字典道:以往在下对算术并无兴趣,可自从买了数学第一册之后,就为之着迷。

    看了马苏一眼后,王辅笑道:只是学完了第二册之后,就再无寸进,今日马兄二人前来,在下是久旱逢甘霖啊!欢迎之至。

    随后王辅就请教了些问题,这也是验证身份的不二选择。

    可等马苏轻松的把下一阶段的知识点写在纸上,并用几道典型的习题做示范,王辅再无疑虑。

    马兄高才,在下恳请朝夕请教。

    马苏想起刚进来时看到的精致景色,就知道他是想请自己在王家住下。

    无需如此,在下将会在四海集市停驻一段时日,王兄可随时前往。不过

    马苏话题一转,就说道:不知王兄可否去联络一些本地喜爱科学的学子,无论贫贱高低,均可前往四海集市寻我。

    王辅面色一喜:可是兴和伯顾念着我等苦无传授?

    这是个聪明人。

    正是。

    马苏起身道:在下马苏,字复阳。此次奉恩师之命前来苏州府。

    在下王辅,尚未有字,见过复阳兄。

    哇

    嗯?

    方醒猛地一醒,然后顾不上穿鞋,就这么冲到了隔壁房间去。

    轮值的奶娘正抱着土豆在哄着,然后又给他把了尿,这才又安生的睡了。

    方醒回到卧室,张淑慧已经醒的炯炯的了。

    夫君,是尿了吗?

    方醒上床躺着,然后又陷入了迷迷糊糊的状态:恩,尿了,快睡吧。

    有了孩子之后,方醒觉得自己很快练就了一个本领。

    第二天,大清早方醒就被招进了太子宫中。

    朱高燧走了,朱高炽的心情还是不错的,所以东宫上下近几日都感受到了那个仁慈可亲的太子又回来了。

    带着可亲的微笑,朱高炽被扶着进了主殿。

    可刚进去,朱高炽就看到梁中一脸无奈的看着方醒。

    朱高炽看了一眼,没毛病啊!站的很端正。

    梁中干咳一声,朱高炽发现方醒的身体一震,然后还眨巴着眼睛行礼。

    经常看到那些太监宫女打瞌睡的朱高炽马上就明白了,等坐下后,他就问道:德华昨夜未眠?

    按理年轻小伙子,一两晚不睡觉是没问题的。

    方醒忍住打呵欠的欲/望,老实的道:家里的孩子晚上闹了两次,没睡好。

    朱高炽摇摇头,觉得方醒太过溺爱土豆了。

    土豆可好?

    好,能吃能睡能闹,好的不行。

    两人扯了几句家常之后,朱高炽就谈及了正事。

    所谓军中立志,德华是怎么想的?

    方醒马上苦脸道:殿下,臣说不合适吧?

    朱高炽弥勒佛般的笑的慈祥:说吧,本宫听着呢!不然让婉婉去问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