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75章 下饵料,中招(求月票啊兄弟姐妹们)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小刀也进来了,他笑眯眯的摸出一把飞刀。

    安出感到自己安全了,就逼视着方醒道:兴和伯,女真人毁于你手,朝鲜人被你打的不敢吭声,你走到哪里,哪里就将会掀起血雨腥风,如今你再次来到草原,告诉我,谁将会成为奴隶?谁将会成为胜利者!

    方醒俯身提起帆布袋,拉开拉链后,拿出了霰弹枪。

    一枪在手,方醒俾睨的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大明将会一统草原,这是大势,谁挡着大势,谁就会粉身碎骨!

    小刀接着!

    方醒把霰弹枪扔给身后的小刀,再从帆布袋里拿出了自动步枪,狞笑着道:安出,若是你想给其它两卫陪葬,那本伯不拦着,不过本伯现在要离开,你有意见吗?

    方醒把几枚手雷塞进专门做的兜里,弹匣别在腰间,最后把帆布袋背在背上。

    一切就绪!

    方醒对帐外的王贺微微一笑,镇定之极。

    安出的面色百变,他不知道方醒手里的东西是什么,可看方醒那笃定的神色,他

    我现在要离开,你可以试试阻拦!

    方醒把自动步枪的枪口一摆,然后和小刀前后相互掩护,朝着外面走去。

    堵在门口的侍卫用目光请示安出,可安出却在犹豫。

    方醒嘿嘿的一笑,没有征兆的扬起步枪,一枪托就击打在侍卫的下巴上。

    噗!

    侍卫两眼一翻白,噗通一声就倒了下去。

    其他的侍卫勃然大怒,不用安出下令,都挥刀扑过来。

    方醒的眼中带着嗜血的红丝,枪口一转,手指头就准备扣动扳机。

    住手!

    安出一声喊出来,人就有些虚脱,他说道:兴和伯请坐。

    方醒松开食指,镇定的道:你救了自己一命!也救了他们一命!

    安出咬牙挥手,等人都出去后,他面容扭曲着道:兴和伯,大明究竟想要什么?

    大明要你的忠心!可你有吗?

    方醒看着安出那涨红的脸,哈哈一笑,然后右手一举。

    呯!

    安出呆呆的看着枪口的青烟,再仰头看着帐篷的顶上。

    本伯看你也没有忠心,不过大明也不需要你的忠心!

    方醒把枪收好,肃然道:本伯问你,中立能做到吗?

    安出呆呆的点点头,方醒就微微一笑:其实这些都是白问你了,今日若是你不动手,本伯就当你答应了中立,若是反悔

    方醒起身道:那本伯在这里发誓,必将让福余卫的男女为奴,若是有漏网的,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让他践行此誓!

    走出大帐,方醒看着围在外面的侍卫,轻蔑的道:土鸡瓦狗而已,咱们走!

    王贺挑眉道:兴和伯,赏赐还卸下来吗?

    不用了,一切等事后再说。

    方醒上马,回身看了站在帐篷外面目光复杂的安出一眼,喝道:我们走!

    都回来!

    安出喝住了那些准备追过去的侍卫。

    大人,明人的话不可信啊!

    一个满脸堆笑的男子走过来,提高声音说道。

    安出不动声色的道:哦!你对此倒是了解不少啊!

    那是

    回去的路上,朵颜卫和泰宁卫的人甚至还自发的把方醒一行人送到了山海关的外面,然后才惜惜而别。

    朱瞻基一直在城楼上看着,对身边的贾全说道:兴和伯果然是胆大心细,居然能把朵颜三卫的人给糊弄了。

    是啊。

    贾全附和道,可心中却想着方醒又用了什么招数把这些人给忽悠瘸了。

    来不及洗澡,方醒就赶紧把此行的事宜说了一遍。

    朱瞻基听完就问道:我军若是出击,最好就是出其不意,若是安出告密,很有可能会被反突袭。

    他不敢!

    方醒骑马多了,站在地上活动着腿,说道:安出这人看着有些优柔寡断,不然当时在帐内就是血溅三步的结局。当时他既然不敢动手,那么后面他多半会袖手旁观,并悄然戒备。

    协助朱瞻基领军的宋建然皱眉道:兴和伯,这一切都只是您的判断,可我们却不能依据判断来布置。

    宋建然跟着来的意思方醒也知道了,就是为了观摩聚宝山卫的作战,回去后依葫芦画瓢,组建全新的火器军队。

    那我倒是希望他去告密,想必会很热闹。

    方醒坐下来,真想找个人来按摩一下发麻的大腿。

    朱瞻基皱眉道:可是三卫的内部有矛盾?安出若是去提醒,会被认为是不怀好意!

    宋建然不以为然的道:殿下,除非有人能统合三卫,否则他们就是一损俱损的关系,没那么好离间。

    方醒笑了笑:我去的时候正好遇到阿札失里生病,相信我,他好不了。

    朱瞻基的心中一动,然后就起身道:既然如此,那就各自准备吧。

    殿下!此事

    宋建然焦急的道:此事还得要查证后才能定下方略啊!

    朱瞻基挥挥手,并不回答。

    哪怕宋建然是朱棣的侍卫头领,可此行的主帅却是朱瞻基,令行禁止之下,他低叹一声,行礼出去。

    等人一走,方醒这才说出了自己的手段。

    听说草原上的老鼠好吃,我本来带了些药老鼠的东西,可在泰宁卫时,被拙赤给抢走了。

    方醒一本正经的说道。

    朱瞻基差点一屁股滑了下去,他看看左右,低声道:德华兄,老鼠能吃吗?

    方醒正色道:草原上的老鼠爱偷吃茶砖,所以肉里头有茶的清香,瘦而不柴,堪称是草原第一美食啊!

    朱瞻基慢慢的平静下来:德华兄,此事小弟从没听说过。至于阿札失里父子,他们对抗王师,天谴之!

    方醒哭笑不得的道:你想多了,此事当时是金大人提出来的,早就给陛下备过案了,那药都是宫里提供的。

    朱瞻基这才彻底释然:那就好,不过此事应该是王贺来做才对。

    方醒无奈的道:王贺是内宦,若是做了这种事情,以后他还能进宫吗?

    那好吧,此事就此不提。

    朱瞻基深知这种事情不可能会出现在史书里,最好过后即忘。

    方醒出来后,小刀跟在后面低声问道:老爷,咱们换的那种药行不行啊?

    肯定行,不过别说出去,反正黑锅有人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